【尚一专栏】守不住的底线(五-结语):体制全面崩解(图)

2018-02-11 09:00 作者: 王尚一

手机版 正体 9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8的中国经济前景扑朔迷离
2018年的中国经济前景扑朔迷离(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2月11日讯】(接前文

政策大逆转

体制虽然提出守住底线,但茫然无措。几个月的酝酿和整合后,体制决定依然采用自己熟悉的方式操作,刻舟求剑。

体制提出空泛的守住底线后,并没有相应的政策措施,系统性金融风险和底线都没有清晰定义。具体操作上,除紧缩房贷外,其他都是空泛的指导性意见。这表明,中央体制意识到形势变了,但不知道变到什么程度。各部委和地方体制仍热火朝天地惯性操作,丝毫不看中央的眼色。

几个月后,体制内两个主要派系共同制定出可执行政策。体制内由两个主要派系制定政策,一是中共传统派,二是技术官僚。传统派生长于1976年前,即思想知识和物质都极其匮乏的时代,中国历史上最黑暗最愚昧的时代之一。传统派最熟悉的模式是各种运动,比如全民大炼钢,上山下乡。技术官僚则擅长1990年代后的血汗工厂模式。血汗工厂依赖低智和凶残,对自然环境和奴工残酷压榨,走断子绝孙路,赚断子绝孙钱。面临危机时,一方面砍掉非体制核心群体,另一方面加大对血汗工厂的压榨。两个派系的力量组合起来,守住底线的政策初步形成。

政策主要包括几部分:第一,对外交,中国既反对美国,又要美国支持中国。传统派说,中国将赶超美国,夺取美国的世界霸主地位,抢占美国的势力范围。技术官僚说,中国经济需要美国,离不开美国的支持。传统派对美国一无所知,争取美国支持的动作由技术官僚执行。技术官僚延续克林顿时代的做法,去美国找华尔街和大企业,并想方设法找门路给川普个人输送好处,妄想川普支持中国。

第二、对外资,中国既要压榨外企,又要对外资流出关门,还要热烈欢迎外资来中国。中国经济状况日益恶化,体制不断对外资采取措施,从油水充足的外资身上榨取更多税费。当外资想离开,中国就采取外汇管制,后来声称以人民币结算。与此同时,体制宣布对外资更大程度开放,欢迎来到市场广阔的大中国。

第三、对整体经济,既要宣传市场经济,号召民众的自主创业,又要强化计划经济比例,增强体制垄断的剪刀差。随着经济形势持续恶化,体制能剪的羊毛和能割的韭菜越来越少,通过各种计划垄断方式打压私企和外资,支持体制单位低价买进高价卖出,以保障体制利益。

第四、对实体经济,既要大力宣传营改增给企业减税,又要对实体暗中增加各种税费。在川普税改吸引制造业回流美国之际,体制既提出高质量发展,又鼓励假冒伪劣,把山寨当创新。

第五、对体制内,既要对体制单位甩包袱减轻负担,又要提高内部计划经济比例,保持体制对经济和社会的控制。尤其在国内金融行业、基础原材料、流通和出口生产等领域,体制试图提高控制能力,断胳膊断腿求生。

第六、对体制外,既要民众下乡创业,又要建立合作社系统。城市经济已经无法维持,强压农民回乡,从事更低附加值的劳动,包括把血汗工厂转移到落后地区,鼓励农业生产,向半小农经济回归。在县域和农村建立合作社系统,强化体制对县域和农村经济的控制。

政策看起来很美,但存在致命问题,那就是体制过于一厢情愿。在政治上,中国体制正在崩溃的路上狂奔,拿什么与美国争霸?体制以为可以收买到川普,全然忘记川普不是克林顿。在经济上,体制加强对外资的压榨,阻断信息渠道,并对外资关门打狗,还期望外资流入中国。在民意上,绝大部分笃信体制的人已被榨干,少数持有较多现金的清醒富人正绞尽脑汁换汇,对体制描绘的美好蓝图无感,不进圈套。

政策对触动体制利益隔靴搔痒。守住底线意味着对体制彻底肢解、缩减和重组,才可能有一线生机,而上述政策中体制把便宜占尽,比如想让美国、外资和民资都为中国体制服务,唯独不想对自己动大手术。中央缺乏大刀阔斧的意愿和意志,权贵希望砍掉别人保住自己,中下层体制则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守住底线。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体制的既要又要还要,根本不可能实现。

体制全面崩解

中国金融系统正在快速塌方,体制正在全面崩解。

大多数人不能理解金融系统性崩溃,但若有心,轻易就能看到金融系统各环节的爆破。比如,海航的流动资金枯竭,上万亿贷款理财股票基金等资金风险全面暴露,长期号称“零不良贷款”的浦发银行成都分行曝出775亿黑洞,南京“钱宝网”高利贷爆破引发南京和周边地区千亿以上的民间高利贷倒闭,互联网金融大量跑路,大量理财和债券到期产品违约,银行全面抵制大规模债转股,股市频现闪崩跌停,大量股票接近甚至低于抵押贷款线威胁到银行资金安全……以上只是冰山之角,但足以反映金融系统多领域和多层次的连环崩溃。

国内金融系统全面快速垮台。金融系统各领域连环崩溃,金融危机已经爆发,只不过体制通过限制媒体报道和系统分析淡化金融危机。在金融危机中,如果实体经济健康发展,能很大程度上承受冲击。但在中国,体制是通过金融系统,以各种手段和方式推动实体经济走向末日,然后爆发的金融危机。而且,中国的金融危机不是少数领域的危机,而是各层级、各领域、各环节集体爆发危机。在实体末日的背景下,处处爆发的金融危机,即是整个金融系统垮台。

体制无力阻止大势。2017年12月,体制采取更加严厉的资金措施稳定金融系统。2018年1月,体制进行超大规模的贷款(传闻2.7万亿),但除了通胀加剧股市指标股上涨之外,并没明显效果。与此同时,美联储加码缩表,美元对人民币大幅贬值,川普开始对中国具体采取贸易制裁行动。体制被迫急刹车,随即A股开始暴跌。在其他金融环节,收紧贷款也产生直接影响,金融系统完全失去自我运转能力,大势已去。

随着金融系统垮台,体制随之土崩瓦解。每个体制单位都对应相关金融环节,接受相应金融部门的资金支持。当金融系统各部门各环节连锁爆破,各体制单位即失去相应资金来源。由于大多数体制部门都债务压顶,没有资金来源马上瘫痪。如果中央不及时救援,各单位将不听中央指挥,铤而走险以求自保。各单位各自为政,必然爆发严重利益冲突,进而发展成不可调和的敌我利益矛盾。至此,体制内部完全失控,分崩离析。

必须再强调的是,实体末日意味着经济上山穷水尽。如果实体经济能健康运转,甚至部分健康运转,体制内部的敌我矛盾即使非常尖锐,还可通过压榨实体延长寿命。然而实体已死,川普政府又促使美资回流,体制家底吃尽当光,还欠下巨债。没有实体经济,体制无可压榨,只能等死。

能源危机使形势雪上加霜。体制终于正视中国的环境危机,2017年推进环保风暴。从整体的合理性角度,环保风暴首先应该关闭资源消耗和污染严重的国企,但体制为了自身利益,假装看不见胡作非为的国企,只整治私企和民众,关闭私企和煤改气成主要手段。2017年,华北地区实施大规模突击式改造,压缩取暖煤生产和消费。由于煤改气的推广规模过大过快,脱离中国多煤少气的国情,以至于燃气严重供应不足。进入取暖季后,出现更严重的气荒。西南、东南甚至广东等地,牺牲当地的工业生产,减少各种燃气消耗,以支持北方。

小冰河期加剧能源危机。地球进入小冰河期,冬天变得极其寒冷。2018年1月寒流多次南下,全国气温骤降,用气用电需求大增。燃气和煤的低库存推高价格,创出历史最高价。 如果小冰河期趋势过强,寒冷时间将延长,气荒煤荒将迫使更多燃气和燃煤锅炉停转。届时,不仅工业生产大范围停工,居民生活也受很大影响。能源危机进一步提高社会成本,加速体制崩解。 

中国体制崩解的后果将远超前苏联解体和委内瑞拉。前苏联解体的主要原因是各加盟共和国无法从中央得到利益而和平分手,中国体制表面上大一统,内部却矛盾丛生且尖锐,远超前苏联,关键前苏联没有对欧美负债。前苏联解体后,美国给予前苏联国家大量援助,俄罗斯继续给欧洲供应能源,有来有往。而中国不仅自身走到穷途末路,还对美欧日等国企业欠下巨债,届时这些国家将对中国落井下石严厉收债,而不会伸出援手。委内瑞拉是天主教国家,土地肥沃资源丰富,中国的自然资源和环境为发展经济早已破坏殆尽,社会状况和自然环境都远比委内瑞拉恶劣。随着体制崩解,中国社会毫无自组织能力,民众互害更加惨烈,局面更加混乱。

中国体制崩解令世界目瞪口呆。中国是世界人口第一和GDP第二的国家,也是世界最大的净投资引进国。2008年后,中国被视作世界经济的主要发动机,被普遍认为将赶超美国。中国出现的各种问题,都被世界解读为发展中的正常现象,中国体制具有超强动员能力,能解决西方国家都无法解决的问题。所以,一旦中国体制崩解,将震撼整个世界,不仅是心理上的惊讶,更涉及到巨大的实际利益。西方国家对中国的投资瞬间化为乌有,与中国联系紧密甚至严重依赖中国市场的国家和企业,将遭受重创甚至破产。

(全文完。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供稿,2018年2月6日)

PS:本文不是《守不住的底线 (五)》的正版分析,只是对分析版的关键结论予以阐述。考虑到详尽分析版可能会被某些不可言说者参阅,暂时不发。对于我的长期读者来说,迄今为止所发布的内容已经足够参考。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