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一專欄】守不住的底線(五-結語):體制全面崩解(圖)

2018-02-11 09:00 作者: 王尚一

手機版 简体 1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2018的中國經濟前景撲朔迷離
2018年的中國經濟前景撲朔迷離(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2月11日訊】(接前文

政策大逆轉

體制雖然提出守住底線,但茫然無措。幾個月的醞釀和整合後,體制決定依然採用自己熟悉的方式操作,刻舟求劍。

體制提出空泛的守住底線後,並沒有相應的政策措施,系統性金融風險和底線都沒有清晰定義。具體操作上,除緊縮房貸外,其他都是空泛的指導性意見。這表明,中央體制意識到形勢變了,但不知道變到什麼程度。各部委和地方體制仍熱火朝天地慣性操作,絲毫不看中央的眼色。

幾個月後,體制內兩個主要派系共同制定出可執行政策。體制內由兩個主要派系制定政策,一是中共傳統派,二是技術官僚。傳統派生長於1976年前,即思想知識和物質都極其匱乏的時代,中國歷史上最黑暗最愚昧的時代之一。傳統派最熟悉的模式是各種運動,比如全民大煉鋼,上山下鄉。技術官僚則擅長1990年代後的血汗工廠模式。血汗工廠依賴低智和凶殘,對自然環境和奴工殘酷壓榨,走斷子絕孫路,賺斷子絕孫錢。面臨危機時,一方面砍掉非體制核心群體,另一方面加大對血汗工廠的壓榨。兩個派系的力量組合起來,守住底線的政策初步形成。

政策主要包括幾部分:第一,對外交,中國既反對美國,又要美國支持中國。傳統派說,中國將趕超美國,奪取美國的世界霸主地位,搶佔美國的勢力範圍。技術官僚說,中國經濟需要美國,離不開美國的支持。傳統派對美國一無所知,爭取美國支持的動作由技術官僚執行。技術官僚延續克林頓時代的做法,去美國找華爾街和大企業,並想方設法找門路給川普(特朗普)個人輸送好處,妄想川普支持中國。

第二、對外資,中國既要壓榨外企,又要對外資流出關門,還要熱烈歡迎外資來中國。中國經濟狀況日益惡化,體制不斷對外資採取措施,從油水充足的外資身上榨取更多稅費。當外資想離開,中國就採取外匯管制,後來聲稱以人民幣結算。與此同時,體制宣布對外資更大程度開放,歡迎來到市場廣闊的大中國。

第三、對整體經濟,既要宣傳市場經濟,號召民眾的自主創業,又要強化計畫經濟比例,增強體制壟斷的剪刀差。隨著經濟形勢持續惡化,體制能剪的羊毛和能割的韭菜越來越少,通過各種計畫壟斷方式打壓私企和外資,支持體制單位低價買進高價賣出,以保障體制利益。

第四、對實體經濟,既要大力宣傳營改增給企業減稅,又要對實體暗中增加各種稅費。在川普稅改吸引製造業回流美國之際,體制既提出高質量發展,又鼓勵假冒偽劣,把山寨當創新。

第五、對體制內,既要對體制單位甩包袱減輕負擔,又要提高內部計畫經濟比例,保持體制對經濟和社會的控制。尤其在國內金融行業、基礎原材料、流通和出口生產等領域,體制試圖提高控制能力,斷胳膊斷腿求生。

第六、對體制外,既要民眾下鄉創業,又要建立合作社系統。城市經濟已經無法維持,強壓農民回鄉,從事更低附加值的勞動,包括把血汗工廠轉移到落後地區,鼓勵農業生產,向半小農經濟回歸。在縣域和農村建立合作社系統,強化體制對縣域和農村經濟的控制。

政策看起來很美,但存在致命問題,那就是體制過於一廂情願。在政治上,中國體制正在崩潰的路上狂奔,拿什麼與美國爭霸?體制以為可以收買到川普,全然忘記川普不是克林頓。在經濟上,體制加強對外資的壓榨,阻斷信息渠道,並對外資關門打狗,還期望外資流入中國。在民意上,絕大部分篤信體制的人已被榨干,少數持有較多現金的清醒富人正絞盡腦汁換匯,對體制描繪的美好藍圖無感,不進圈套。

政策對觸動體制利益隔靴搔痒。守住底線意味著對體制徹底肢解、縮減和重組,才可能有一線生機,而上述政策中體制把便宜佔盡,比如想讓美國、外資和民資都為中國體制服務,唯獨不想對自己動大手術。中央缺乏大刀闊斧的意願和意志,權貴希望砍掉別人保住自己,中下層體制則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守住底線。

「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體制的既要又要還要,根本不可能實現。

體制全面崩解

中國金融系統正在快速塌方,體制正在全面崩解。

大多數人不能理解金融系統性崩潰,但若有心,輕易就能看到金融系統各環節的爆破。比如,海航的流動資金枯竭,上萬億貸款理財股票基金等資金風險全面暴露,長期號稱「零不良貸款」的浦發銀行成都分行曝出775億黑洞,南京「錢寶網」高利貸爆破引發南京和周邊地區千億以上的民間高利貸倒閉,網際網路金融大量跑路,大量理財和債券到期產品違約,銀行全面抵制大規模債轉股,股市頻現閃崩跌停,大量股票接近甚至低於抵押貸款線威脅到銀行資金安全……以上只是冰山之角,但足以反映金融系統多領域和多層次的連環崩潰。

國內金融系統全面快速垮臺。金融系統各領域連環崩潰,金融危機已經爆發,只不過體制通過限制媒體報導和系統分析淡化金融危機。在金融危機中,如果實體經濟健康發展,能很大程度上承受衝擊。但在中國,體制是通過金融系統,以各種手段和方式推動實體經濟走向末日,然後爆發的金融危機。而且,中國的金融危機不是少數領域的危機,而是各層級、各領域、各環節集體爆發危機。在實體末日的背景下,處處爆發的金融危機,即是整個金融系統垮臺。

體制無力阻止大勢。2017年12月,體制採取更加嚴厲的資金措施穩定金融系統。2018年1月,體制進行超大規模的貸款(傳聞2.7萬億),但除了通脹加劇股市指標股上漲之外,並沒明顯效果。與此同時,美聯儲加碼縮表,美元對人民幣大幅貶值,川普開始對中國具體採取貿易制裁行動。體制被迫急剎車,隨即A股開始暴跌。在其他金融環節,收緊貸款也產生直接影響,金融系統完全失去自我運轉能力,大勢已去。

隨著金融系統垮臺,體制隨之土崩瓦解。每個體制單位都對應相關金融環節,接受相應金融部門的資金支持。當金融系統各部門各環節連鎖爆破,各體制單位即失去相應資金來源。由於大多數體制部門都債務壓頂,沒有資金來源馬上癱瘓。如果中央不及時救援,各單位將不聽中央指揮,鋌而走險以求自保。各單位各自為政,必然爆發嚴重利益衝突,進而發展成不可調和的敵我利益矛盾。至此,體制內部完全失控,分崩離析。

必須再強調的是,實體末日意味著經濟上山窮水盡。如果實體經濟能健康運轉,甚至部分健康運轉,體制內部的敵我矛盾即使非常尖銳,還可通過壓榨實體延長壽命。然而實體已死,川普政府又促使美資回流,體制家底吃盡當光,還欠下巨債。沒有實體經濟,體制無可壓榨,只能等死。

能源危機使形勢雪上加霜。體制終於正視中國的環境危機,2017年推進環保風暴。從整體的合理性角度,環保風暴首先應該關閉資源消耗和污染嚴重的國企,但體制為了自身利益,假裝看不見胡作非為的國企,只整治私企和民眾,關閉私企和煤改氣成主要手段。2017年,華北地區實施大規模突擊式改造,壓縮取暖煤生產和消費。由於煤改氣的推廣規模過大過快,脫離中國多煤少氣的國情,以至於燃氣嚴重供應不足。進入取暖季後,出現更嚴重的氣荒。西南、東南甚至廣東等地,犧牲當地的工業生產,減少各種燃氣消耗,以支持北方。

小冰河期加劇能源危機。地球進入小冰河期,冬天變得極其寒冷。2018年1月寒流多次南下,全國氣溫驟降,用氣用電需求大增。燃氣和煤的低庫存推高價格,創出歷史最高價。 如果小冰河期趨勢過強,寒冷時間將延長,氣荒煤荒將迫使更多燃氣和燃煤鍋爐停轉。屆時,不僅工業生產大範圍停工,居民生活也受很大影響。能源危機進一步提高社會成本,加速體制崩解。 

中國體制崩解的後果將遠超前蘇聯解體和委內瑞拉。前蘇聯解體的主要原因是各加盟共和國無法從中央得到利益而和平分手,中國體製表面上大一統,內部卻矛盾叢生且尖銳,遠超前蘇聯,關鍵前蘇聯沒有對歐美負債。前蘇聯解體後,美國給予前蘇聯國家大量援助,俄羅斯繼續給歐洲供應能源,有來有往。而中國不僅自身走到窮途末路,還對美歐日等國企業欠下巨債,屆時這些國家將對中國落井下石嚴厲收債,而不會伸出援手。委內瑞拉是天主教國家,土地肥沃資源豐富,中國的自然資源和環境為發展經濟早已破壞殆盡,社會狀況和自然環境都遠比委內瑞拉惡劣。隨著體制崩解,中國社會毫無自組織能力,民眾互害更加慘烈,局面更加混亂。

中國體制崩解令世界目瞪口呆。中國是世界人口第一和GDP第二的國家,也是世界最大的淨投資引進國。2008年後,中國被視作世界經濟的主要發動機,被普遍認為將趕超美國。中國出現的各種問題,都被世界解讀為發展中的正常現象,中國體制具有超強動員能力,能解決西方國家都無法解決的問題。所以,一旦中國體制崩解,將震撼整個世界,不僅是心理上的驚訝,更涉及到巨大的實際利益。西方國家對中國的投資瞬間化為烏有,與中國聯繫緊密甚至嚴重依賴中國市場的國家和企業,將遭受重創甚至破產。

(全文完。中國經濟文化研究所供稿,2018年2月6日)

PS:本文不是《守不住的底線 (五)》的正版分析,只是對分析版的關鍵結論予以闡述。考慮到詳盡分析版可能會被某些不可言說者參閱,暫時不發。對於我的長期讀者來說,迄今為止所發布的內容已經足夠參考。

責任編輯:宇真 来源:看中國首發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