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应?跟党走的人都应该看看这个故事!(图)

2018-04-09 08:30 作者: 李建华

手机版 正体 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文革中的批斗大会。
文革中的批斗大会。(网络图片)

我要说的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是我的一门亲戚,论辈分是我的爷爷辈,他在民国时期是一名中学教员。那时他就加入了共产党。共产党在那时候的革命行动就是“杀老财,劫富济贫”。据说,他在一个夜晚带领学生把一个地主的头砍了下来。革命就是革别人的命,杀别人的头。别人的血染红了革命者的红顶子和官袍,这就是红色革命。但是他还“心存仁义”,没有斩草除根,没把“地主狗崽子”一并杀尽,所以留下了后患。没像处置党的叛徒顾顺章一样将其全家灭门,以致这位革命者在二十年以后用自己的生命偿还了这笔血债,这是后话。

中共建政以后,他就做了官。他是教书先生,字好、文章好,在一省会城市当党报主编,行政级别挺高。真是功成名就。

在五十年代初,有一个老革命“换妻运动”,这个“换妻”不是互换,而是把以前的糟糠之妻休弃,换上一位年轻有文化的妙龄美女。真是做官抱得美人归,荣登官衙又入洞房做新郎,人生得意须尽欢。

在历次运动中始终是立场坚定跟党走,他的手能操刀去杀人也能写笔锋锐利的文章,他从未对党的事业有半点怀疑,在前十七年的阶级斗争的战场上披荆斩棘从未跌过跟头,确实是一个百分之百的布尔什维克。

1966年,毛泽东发动了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次运动不同于从49年开始的历次运动,以前运动斗争对象是反革命、地主、富农、资本家、知识分子,而文革的矛头是对着党内曾经的同志,从党外杀向党内。文革初年清理阶级队伍,弄清每一个人的历史问题,其方法有面对面揭发;背对背揭发;查被怀疑者的个人档案;内查外调,从各个角落寻找以前的历史罪证。

在那时他被关进了牛棚,人身受到了非人的摧残,被打得遍体鳞伤。专案组认定他是国民党员,是国民党特务打入共产党内。专案组声称掌握着加入国民党的证据,要他老实交待自己的反革命罪行。他百口难辩,承认了也是死路一条,不承认那就是顽抗抵赖不认罪,反正是没有生路。说他是国民党特务确实冤枉他了,他始终不承认自己加入过国民党,这样就被关押多年。后来他感到绝望,向专案组提出见见他的亲属,专案组发扬革命的人道主义精神同意了他的要求,也希望通过他与家属见面能得到有价值的线索。

他的新娇妻在他被关进牛棚的时候就与他脱离了关系,不可能去看他了。他那被休弃的糟糠妻在他患难时候来看他,他百感交集,内心很自责,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前妻。他的一个本家侄子是中央部委一名干部,也获准来看他,侄子来的时候身边有两人陪着,实则是盯梢。叔侄见面也不能多讲话,侄子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他的绝望但只能开导他。他与亲人见面之后在一个夜晚他就在牛棚自缢身亡,就这样走完自己的人生之路。

毛泽东去世之后,粉碎“四人帮”,经内查外调证明他是被冤枉的。那个揭发他是国民党员的人,正是当年被他杀头地主的儿子。中国有句话:“报仇等机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人家报这个杀父之仇等了二十多年。人家还不是亲手杀他而是向党揭发,而是借党的刀来杀他。他的一些晚辈认为这是“阶级报复”,试想:国家如是民主宪政的社会,他还能搞“阶级报复”吗?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