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五年扫荡五大帮 地方帮派已消亡?(图)

2018-05-25 13:01 作者: 林中宇

手机版 正体 3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有分析指,江泽民、曾庆红及其亲信等“帮主式”人物未被触动,中共帮派难说“消失”。(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5月25日讯】(看中国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在中共官场,“同乡变同党”、“同僚变同党”,所谓“上海帮”、“山东帮”、“山西帮”的说法一直存在,在习近平扫荡多个“地方帮派”的和实行中央集权之后,官场帮派是否就消失了呢?

地方大员频异地空降 习防山头帮派

在今年3月的两会结束后,各地方大员频繁调动。3月份,有10余省份的省级党委常委“班子”出现人事变动,其中,河南、青海、江西、四川、广西等5省份的省级党委“一把手”调整。其中,广西、四川、河南新任省级党委书记均由异地调任。

进入5月之后,多省省市常委密集调整。在省级常委层面,在5月上旬,曾经在短短一周之内,就有9位省部级官员职务调整,而其中多数也是“异地调任”。

在这些人事调整后,有一个在中共十八大后就呈现的变化再次凸显,就是突出异地调整,打破山头主义和地方派系。

对此,《多维》刊文称,在习近平扫荡官场“地方帮派”的和集权之后,中国官场正进入新一轮结构性的重新洗牌,地方派系的走向“消亡”。

据悉,中共建政后,对于整个官场的架构都是省委书记多由中央选派,行政首长大多选自当地,省级常委班子和下行县市的领导也是多省内异地调动、升迁,中央不过多干预。

这种“外来书记,本土省长”情况,频繁地被适用在新疆、西藏、内蒙古三个大的民族自治省,以及贵州、甘肃等省内的民族自治州。再有两个特点鲜明的代表省份就是“经济重地”广东和上海。

在过去二十余年,伴随江泽民贪腐治国,中共官场也进入了帮派林立的乱局。最为知名且已在习近平反腐中不同程度触动的有广东帮、四川帮、上海帮、江苏帮和山西帮等。当然,这些地方帮派往往不止限于籍贯或出生地,经常还以官员在仕途经历之地的势力根基有关。

但据长期观察中共官场政治的人士认为,习近平时代,只不过是出于掌权需要不同程度清理了一些地方帮派,真正横跨多地的帮派,因为势力直通未被拿下的前中南海大老,不见得已消亡。

广东帮本土势力被整肃

中共十八大之前,广东地方势力盘踞的一个例证就是省长一职紧攥在手,未曾旁落外地人。

按传统说法,广东本土的地方势力主要分为客家、潮汕、广府三大势力,其中又以1949年后曾任广东省政府主席的叶剑英为代表的“客家帮”势力最大。在1980至1990年代后,广东本土的地方势力一度发展到顶峰,广东书记入政治局一度成为惯例。从上世纪90年代起,北京开始压制广东地方势力,最早是李长春1998年空降广东,从李长春、卢瑞华,到张德江、黄华华,再到现在的胡春华、朱小丹(生在广州的外省人)都是如此。而近十多年来,广东遭整肃高官中,除深圳市长许宗衡是湖南人外,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省纪委副书记钟世坚、省人大副主任于飞、欧阳德、省政协主席陈绍基、副主席兼统战部长周镇宏、中山市长李启红、茂名书记罗荫国、揭阳书记陈弘平、肇庆市长邓耀华等,都是本省籍。

所谓“广东帮”,在经历李长春和张德江把持广东,以及曾庆红、周永康长期培植势力,大批本土官员已是江派势力的一部分。

而目前广东省省委班子12名常委,只有4人——中央候补委员,省常委、常务副省长林少春;省常委、政法委书记何忠友;省常委、秘书长江凌;省常委、统战部部长曾志权算是“本土官员”,其中何忠友也并非广东本省人,而是安徽官员,只是有长期在广东工作的经验。

上海帮大本营变局微妙

据《看中国》记者盘点发现,最早为人所知的是江泽民为首的上海帮。

相比广东,上海政坛“水泼不进”的情况更为明显,从1981年汪道涵开始,直至今天的杨雄,33年8任上海市长都是上海本地人或者来自受到沪影响辐射的宁波地区,并发迹于十里洋场的官员。

江泽民虽不是上海人,却众所周知是以上海为政治大本营。

台湾《风传媒》去年9月24日刊发旅美学者吴祚来的文章披露,在江泽民任中共总书记,李鹏任总理时,曾有个笑话。李鹏从中南海开完会后回家,夫人朱琳问李鹏,今天开会是什么内容啊?李鹏回答:他们都讲上海话,我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而到胡锦涛主政中南海的时候,知情者说,举目所见,都是江的上海帮人马。

上海帮早年代表黄菊和陈良宇一病死一入狱。中共十八大之后,上海官员拿下了上海副市长艾宝俊、原检察长陈旭等,江家亲信杨雄退休,但韩正却进京任政治局常委。

目前主持上海工作的市委书记李强、市长应勇,都是习近平的亲信旧部。

李源潮“裸退” 江苏帮总后台却是江泽民

据香港《争鸣》2007年3月号报导,江泽民虽被外界称为上海帮帮主,但上海人却认为他应该被称为是江苏帮帮主。

江苏是江泽民老家。近年落马的大批高官都属于江苏帮,包括赵少麟、杨卫泽、王珉、仇和等一大批仕途经历江苏的官员。十九大和两会后完全出局的李源潮也是江苏帮大佬。

在十八大后,江苏官场地震不断,继有江泽民“扬州大管家”之称的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于2013年10月17日被查,南京市原市委书记杨卫泽、江苏省委原常委兼秘书长赵少麟、江苏省连云港市原市委书记李强及南京市委常委、建邺区委书记冯亚军等接连落马。不仅如此,从江苏官场崛起、后外调他省的云南省委原省委副书记仇和以及辽宁省委原省委书记王珉也分别于2015年两会和去年两会期间下台。。

四川帮随周永康落马遭深度清洗

四川地方官场的整肃最明显的特点是原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案的延伸。在2013年之后,四川政坛出现以原四川省文联主席郭永祥,原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为代表的官员集体落马情况。

周永康在地方浸淫多年的官员上调中央,进入决策层后,曾追随他的基层干部也容易获得升迁。但一旦周遭撤职查处,就牵连甚大。

据官方报导,四川省官场几年间已经过深度清洗。

山西帮与令计划“西山会”基本覆灭

“西山会”以山西籍高官为主,已曝光的骨干有令计划及其二哥令政策、杜善学、金道铭、陈平川等山西落马副省部级高官;还有中科协书记申维辰、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高铁一姐”丁书苗等原籍山西的官员、令计划之弟令完成等;此外还包括中共前政协副主席苏荣等。由于令计划与周永康结盟,也使这一帮派卷入政变传闻。

2014年的下半年,山西省委原常委、副省长杜善学,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山西省委常委、秘书长聂春玉和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陈川平等多名山西高官在同一时间落马,担任省委书记的袁纯清被勒令“赋闲”,由山西籍官员组成的神秘组织“西山会”被曝光,这个山西政商所构建出的“黑金帝国”一夕之间鸟散鱼溃。

还有大帮派未清理 新帮派又将来?

其实据说参与官员人数最为庞大的是曾庆红为首的华东帮,当中也包括了江西帮,江西正是曾庆红的老家。不过,这一帮派,由于曾庆红至今未被真正拿下,只是动了原国安副部长马建等一些人员,其神秘面纱尚未揭开。

另外,河南帮在军队中势力最为壮大。军中河南帮起源于前中共总政副主任张树田。张被指与徐才厚密切,是早年中共军中河南帮贪腐集团核心人物。

1939年出生的张树田是河南商丘人,1999年获江泽民提拔为总政副主任,次年授予上将军衔。2002年任军纪委书记兼中纪委副书记。张树田任职期间大肆提拔河南籍官员,包括2012年被查的总后副部长谷俊山。

张树田退休后,曾贴身跟随江泽民20多年的江秘书贾廷安成为新一任河南帮帮主。贾廷安一度包庇后来涉贪落马的河南叶县人、前海军副司令王守业。

军改后任军委政治工作部主任的贾廷安在今年两会上已转任人大闲职。

福建晋江帮则是近年冒起的一个引人注目的帮派。2016年8月25日曾在海外热传的网文“比山西帮更牛!揭秘坐拥万亿的官僚资本集团晋江帮”披露,老家在福建泉州晋江的江派前常委张高丽,已在晋江形成一帮独大的政商帮派势力。

至于中共官场其它大大小小的帮派,有些仍不为外界所知。

在去年中共十九届中央委员会产生后,就有人特意分析204名中央委员的籍贯地域,结果发现中委产生第一大省是山东省,有30人;第二大省是湖北,有25人;排第三位的是两省比肩,江苏省和山西省都有18人;其次是辽宁省、安徽省和浙江省并列,都有13人;再往后才是人口大省河南,有11人。

尽管北京当局这几年强力清理所谓“山头主义”“团团伙伙”,但在根深蒂固的腐败官场文化影响下,高层换届后的中共官场将形成什么新的帮派势力引人关注。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