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干着急 “中国芯”如扶不起的阿斗(图)

2018-05-26 06:14 作者: 李文隆

手机版 正体 3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习近平为核心技术突破三番四次发声。
习近平为核心技术突破三番四次发声。(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5月26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中兴遭制裁事件持续引发人们对中国芯的思考,北京最高层也表现出很着急。但为什么中国近年砸重本、拼并购的芯片产业还在原地踏步?目前各方意见均归结到中共的体制之弊。

据《多维》5月24日报导,在中兴事件发生后,中国有关方面立即向媒体宣布官方对半导体企业所谓“帮到底”的决心——据一份名为《2019年中央国家机关信息类产品(硬件)和空调产品协议供货采购项目征求意见公告》显示,中国企业自行研发的龙芯、申威、飞腾的CPU被列入中国中央机关采购名录。

三款“中国芯”据说已经能够满足政府机关基本办公需求。微信公众号“科工力量”认为,国产CPU要想完成对英特尔CPU的替代,必须要以应用为牵引。

事实上,近几年,中国震惊世界、四处收购、入股半导体企业,均始于2014年6月,中国国务院批准的《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

该《纲要》除了设立了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简称大基金),另一大重点是培养人才。直接在中科大、北大、清华等25所重点大学,成立“示范性微电子学院”。

但这并未给中国这一产业带来真正的突破,故此才导致今日中兴面临的危局。

在业界看来,大陆半导体业至今仍处于“草创”阶段,与世界顶尖技术仍有差距。其中中国最大晶圆代工厂中芯,成立至今已将近20年,但与台积电技术的差距却丝毫没有缩短。业界估计,至少落后5年以上。

《多维》前述文章也表示,中国一直在支持“中国芯”的研发项目,遗憾的是最终让这个“亲生儿子”成了“扶不起的阿斗”。

此前,因中兴违反禁令,将美国含有本国零部件的产品卖到受到联合国制裁的伊朗,美国商务部4月向深圳的中国高科技企业中兴开出了长达7年出口禁令。中兴将不能采用任何来自美国的零件和技术来生产产品。核心元器件依赖美国的中兴,受到直接冲击,事件并震动中南海。

在中兴事件发生以来,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已经五次表态加快核心技术突破,显然因为大受刺激。包括他在4月21日的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会议上、4月23日的中共政治局会议上,在4月26日三峡考察期间,5月2日视察北京大学时,以及在5月16日视察负责中国军事科研的军事科学院时。

中央社5月17日报导说,中兴通讯遭美国制裁事件让外界再次看到中国对科技自给自足的渴望。近日官方出版的新书披露,早在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提出要中国掌握核心技术的想法,称“在关键领域、卡脖子的地方要下大功夫”。

在中兴事件爆发之初,中共官媒《人民日报》已在4月17日曾发表文章,称中共“将不计成本地加大芯片投资”。目前已有消息说,中共本来就已大幅投入的相关科研基金更加受到重视。

英国路透社4月27日报导,有官方支持、成立于2014年6月的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已接近完成1200亿元人民币的二期募资。

报导说,大基金最近宣布成立一个新基金,专注于支持中国本土芯片生产及技术,将面向三个领域,包括记忆芯片、集成电路设计和复合半导体。

《华尔街日报》5月初也引述知情人士说,中国近期可望宣布在这一领域加码投资人民币3000亿元。

不仅如此,在中国民间,一些企业大佬纷纷表示,要“跨界”进入芯片产业。此外,一些地方政府也加快上马集成电路基金。

就在可能“全民搞芯片”的时候,也有人对此泼冷水。

陆媒《新财富》早前报导批评,中国在半导体领域并非缺少资金,问题在于钱花到不该花的地方去了。中国科研经费的分配体系有问题,造成资源配置效率低、浪费大。

中国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今年4月在公开场合警告:不惜一切代价发展芯片产业是危险的。吴敬琏认为,这个关于芯片的争论,开始使得“国家主义”更加取得优势,这种倾向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接受,市场化改革有点走回头路的意思。

《多维》前述文章援引观点分析认为,“中国芯”如果由政府主导,那么必然是官员来选择他们中意的企业,此时讨好官员的能力而非创新的能力更加重要,不难想象无数“中国芯”必将应运而生:面对这样的机会,造假动力可想而知。

FT中文网首席财经评论员徐瑾也认为,掌握核心技术的过程,最大的力量一定不是由政府主导的所谓的各种攻关,而是由自由企业自己进行的海量试错。“这个过程一定是由企业作为主要的攻城大军,而不是由一个充满着官僚气息的政府部门的意志与公文能够决定的。”

《天下杂志》近日刊发陈良榕文章称,除了是因为无法依靠中国市场的优势,中国要以国家力量发展半导体,还有一个结构上的限制──传统政府体制。

文章认为,中国的产业政策基本上可说是“中央出政策,地方来执行”。加上地方政府习惯“为成长而竞争”,结果就产生乱象,各省市争相投资政策支持、动辄百亿资金需求的半导体厂。比如中芯有不同国营背景的股东,各有各的意见、人马,演变成中芯内部派系斗争频繁的最坏结果,绩效自然不彰。

北京经济学教授胡星斗则对美国之音表示,芯片不但涉及到中国的发展模式和创新体制。还因为国家没有信仰,只崇尚权力和金钱,没有契约精神和诚信概念。在假大空盛行的环境下,在一个盛行自我吹嘘、同时人们说话都胆颤心惊的地方,要形成创新精神、要能够在芯片方面自主创新,并不现实。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