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公司总裁:“我们要正视美国的强大”(图)


【看中国2018年6月16日讯】华为公司董事、高级副总裁陈黎芳不久前在新员工座谈会上提到,她想把总裁任正非最近和团队说的话也分享给大家:“我们要正视美国的强大,看到差距,坚定地向美国学习,永远不要让反美情绪主导我们的工作。在社会上不要支持民粹主义,在内部不允许出现民粹,至少不允许它有言论的机会。全体员工要有危机感,不能盲目乐观,不能有狭隘的民族主义。”

任正非
华为总裁任正非(图片来源:Getty Image)

为什么要坚定地向美国学习?有待探讨,不过近些年来,外界一直质疑华为的背景。华为前员工曾对外媒透露,华为的内部运作如同特务机构,在商贸活动、人员调配上都听命于中共,并为中共军方的一支精锐网络战部队提供服务。

而华为公司的两位灵魂人物--现任总裁任正非、副总裁孙亚芳的出身背景十分特殊。据美国防部2008年对国会的调查报告指出,任正非在中共军方工程部门任职十四年后退伍,创办华为公司之后,凭借其岳父四川省副省长孟东波的势力,在中国西南军区取得程控交换机庞大市场,奠定华为公司成为“电信帝国”的基础。

报告说,华为现任董事长孙亚芳,大学毕业后在中共国家安全部(MSS)从事通信工作多年,与华为一直有深度的联系,在国安部安排下,1992年加入华为,实际负责与各国政府和军方之间的业务。

另据《华盛顿时报》报导,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公开调查报告揭露:华为公司过去三年(2016年以前)从北京政府拿到二亿二千八百万美金的资助,提供中共政府“如同KGB(前苏联国安会)一般的情报服务”。中情局的资料显示,华为协助非洲、中亚、南美以及中共政府建构监听及定位设备。

碰巧,公众号“北斗局”对此段谈话有独特的见解,我们来看看:

真正的美国了解多少?

我们不要小富即安,不要以为手头有几个活钱就了不得,若产业没有增长潜力、没有精钢钻、没有附加值,光做牛仔裤和运动鞋,不管做得多好,做得多大,都还是农民工进城。

想赶上美国,不但要有中国自己的波音、通用电气、洛克希德・马丁,也要有中国自己的通用汽车、通用电气、陶氏、孟山都、惠普和安捷伦、IBM、3M、英特尔、杜邦、思科、摩托罗拉、固特异、施乐、艾默生、惠而浦、朗讯、辉瑞等等。

上述的这些企业加上普林斯顿,哈佛、耶鲁、伯克利、斯坦福、加州理工、麻省理工、芝加哥、哥伦比亚等多所大学才是美国综合国力的支柱、骄傲的本钱,以及强大的原因。

与美国制造差距仍然远矣

中国经过30年的追赶,与美国距离虽然不是差十万八千里了,但还差得远。举例来说,在复合材料领域,杜邦所积累的工艺数据,就是目前中国已经掌握的数据25倍以上;在涡扇发动机领域,中国做完的材料和工艺试验数量,不过是通用电气的5%而已。

其它领域差距同样大,尤其是微电子、精密仪表仪器、传感器、精细化工、特种金属材料、复合材料、精密陶瓷材料等等。单单机械制造领域,在高档数控系统、涡扇发动机智能控制系统、高档DCS、FCS和PLC、数字化工具系统及量仪,与美国就有20年的差距。

在精密和智能仪器仪表跟试验设备方面差距更大,中国基本依靠进口。比如在高稳定性、高精度、智能化压力、流量、物位、成份仪表跟高可靠执行器,材料分析精密测试仪器与力学性能测试设备,智能电网先进量测仪器仪表(AMI),国防特种测试仪器,新型无损检测及环境、安全检测仪器等各类试验设备。

至于高可靠性磁敏、力敏等传感器,新型复合,光纤,生物传感器,MEMS,色谱、光谱、质谱检测器件,仪表专用芯片;高参数、高精密和高可靠性轴承、齿轮传动装置、液压/气动/密封组件,及大型、精密、复杂、长寿命模具;高档(特别是军品级别)的电子器件及变频调速装置等,都只能依靠进口或特殊手段取得。

美国依赖资源的石油煤炭产业以及消耗能源的汽车产业,两者占比都不高。让人意外的是化工和机械这两个产业占比很高,而且美国在这两个产业的技术上有绝对领先优势。

美国的制造业目前结构的优化程度是超出想象的,不要小看。若没有美国的制造业,中国的数控机床,电子工业,精细化工业,能源工业和部分军工产品全部或部分要歇菜或者性能大打折扣。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