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因斯坦笔下做牛做马的中国人(图)

2018-06-28 09:00 作者: 李华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经济快速增长,国家累积了巨额的财富,这些都是像矿工一样的血汗工人做牛做马换来的。(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8年6月28日讯】“你手脚太慢了,这么多客人在等着呢,你要像一个机器人一样。”

当这句话从我的老板娘嘴里脱口而出,我听了很不是滋味,心想:人怎么能像机器人一样呢?

联想到我们大学里里学的《管理学》,里面有一个著名的“霍桑实验”,提出了“社会人”的概念,他强调金钱并非刺激员工积极性的唯一动力,满足工人的社会欲望,提高工人的士气,才是提高生产效率的关键。为什么这么多年人过去了,中国的老板依然把员工当做机器人,甚至牛马一样?

最近,爱因斯坦1922年至1923年间到远东、巴勒斯坦和西班牙旅行的个人日记出版,里面有关中国的记载引发了中国网友的热议。有些人认为爱因斯坦把中国人形容为“勤劳、肮脏、愚钝”,涉嫌歧视中国人。有些人认为那是当年的中国人,现在的中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人早已不可同日而语,这一切正是有了广大光明正确的党的领导。

我从爱因斯坦当年日记中对中国的记载,也发现了中国人做牛做马的原因。

爱因斯坦抵达香港后写道:“还有受苦的人们,男人、女人,为了一天5分钱砸石头、背石头”。“中国人的繁衍甚多就这样受到经济机器的无情压榨。在他们的麻木中几乎察觉不到这一点,但却是令人难过的景象”。

在次年初再次来香港重登山顶时,爱因斯坦还写道:“沿途都是中国男人、女人和孩子,呻吟着把砖背上山。地球上最可怜的人民,受到残酷的虐待和压榨,待遇还不如牲畜。这就是他们的隐忍和安于现状所获得的报答。”

几天后,他抵达上海,在中国人街区散步,街道越来越狭窄,满是行人和苦力的小车,满是尘土,空气中有各种气味。他的印象是,在极为艰苦的生存斗争下,这些备受忽略的人们看上去温和、大多数麻木,没有争吵。甚至做苦力的人也从未流露出痛楚的表情。总是忍耐,时常更像是机器而不是人。

从他的记述中我们不难发现中国人之所以会成为地球上最可怜的人,一方面是因为繁衍甚多导致人口过剩,另一方面是因为科技的落后。

每次看中国清末到民国的老照片,总是让我像当年的爱因斯坦一样,被深深震撼到。以前长江上有一群靠体力拉动驳船为生的纤夫,他们大多光着身体,弓着腰,拴着僵绳,一瘸一拐地往前迈。当年抗战初期,国民政府为了以空间换取时间,将长江下游地区的大量物资设备逆流而上运往重庆,就是靠着这群令人敬佩的纤夫,有时前面的人累倒了,后面的人还要硬着头皮继续向前。

还记得我上小学时,曾经学过冯骥才先生的一篇散文《挑山工》,里面生动描述了一位有登山技巧和坚韧不拔攀登精神的挑夫。在交通不是很便利的时代里,挑夫像牛马一样挑着沉甸甸的货物走在崎岖的山路上。

在中国的旧社会里,诸如纤夫、挑夫、车夫这样做牛做马的人很多。中国的妇女自古有“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说法,遇到好的人家过去做太太,遇到不好的人家何尝不是做牛做马。中国传统的小农经济里,人们用最原始的方法进行精耕细作,没有牛来耕地的话,就用人力来充当,以此换来勉强糊口的食粮。          

人多有时也阻碍了科技的发展,因为劳动力的低廉让资本家没有动力去引进机器。但是如果一天机器取代了人力,又会让大量的工人丢了饭碗,所以旧社会的中国陷入了这样一个苦难的循环。

今天“站起来”的中国人,真的不需要做牛做马了吗?

我曾经看过一部在中国被禁的电影《盲井》,里面讲述了两个在私矿打工的农民,他们为了发财致富,拉拢打工无门的外地农民认作“亲人”带到井下工作,在下井时制造矿难将“亲人”害死,然后找矿主和遇难矿工家属用钱私了。

这部电影不仅反映了中国人丑陋的劣根性,也揭露了中国矿工悲惨的遭遇,他们为了养家糊口,在没有安全防护措施的情况下,从事高危工作,最后很多人不幸罹患尘肺病,有些甚至命丧井底。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经济快速增长,国家累积了巨额的财富,这些都是像矿工一样的血汗工人做牛做马换来的,每个GDP 都滴着血。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有许多地方的老百姓流行着卖血,以河南省最为严重。我们从当年的一些影视作品中可以看出端倪,里面经常有人因为生活拮据,被迫到医院卖血的桥段。

当时河南的地方政府甚至大力推行这股“血浆经济”,鼓励农民卖血,还喊出了“要想奔小康,赶紧卖血浆”的口号。后来因为没有管理好血液安全的问题,导致爱滋病大面积传播,给当地人带来的噩梦,至今依然没有完全消除。

一个政府为了发展经济竟然鼓励人民去卖血,恐怕翻遍古今中外的史书都没有这样的记载。中国人在中共眼里不过是可以挤奶的牛羊,他们的命如此轻贱。

也许从事体力劳动的人,看起来更像是做牛做马,那些穿梭在城市高端CBD的“白骨精”( 白领、骨干、精英)们就是自己的主人吗?

据统计,中国每年有55万人猝死,过劳的人不计其数,超过90%的年轻人都是亚健康状态,超过7成的白领有过劳死的风险。

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数据,现在大部分的中国人都在为工作和生活做牛做马,他们中有些人尽管身为白领,收入不错,依然要为天文数字的房贷做牛做马。很多中等收入的人,不仅要为房贷、车贷做牛做马,还要为子女的教育和家人的健康做牛做马 。

当今的中国,在一些人眼中:城市建设越来越国际化,生活越来越数字化。为什么依然留不住人呢? 很多人宁愿放弃中国优越的工作,也要拼了命地移民海外,就算在国外的餐馆里洗碗、农场里摘水果也心甘情愿,也许他们真的不愿在中国过着做牛做马的日子。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