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不仁 以百姓为刍狗(图)

2019-03-25 09:00 作者: 李华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校园
某校园食堂(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9年3月25日讯】曾经有人形容:“中国人通过一次次食品安全事故学习到了不少化学知识,从三聚氰胺牛奶、苏丹红鸭蛋到瘦肉精猪肉……”

中国,几乎每时每刻都有人受到黑心食品的伤害,轻者腹泻不止,重者食物中毒。也正是在这样一个高度危险的环境下,中国人似乎正在进化出“百毒不侵”的免疫力。曾经听人讲过一个笑话:“国外的一家中餐馆,因为食物不卫生,结果用餐的西人都倒下了,而中国人却没事。”

这个笑话虽然是杜撰,但是却透露出不少中国人的无奈和自嘲。如果从进化论的角度看,这样的说法也不是没有道理。自然界中有生态隔离,它指的是同一物种的不同种群生活在同一区域内的不同生态环境内,久而久之积累了不同的遗传性,以适应不同的生存环境,而造成的群体隔离。当然这样的隔离还没有造成物种分化的生殖隔离,只不过有了某方面的天赋异禀,比如生活在高原地区的藏人血液中的一氧化氮含量明显高于平原地区,所以才不会有高原反应。

笔者家乡有一位怪人,大家都称呼他为“大仙”,他的厉害之处是吃什么不卫生的食物都不会得病。他经常吃一些人家倒掉的馊水,有时混进了死老鼠也大快朵颐,简直令人不可思议。在一些农村地区,农民经常用一些臭味扑鼻的馊水拌饲料喂猪,猪好像也没有生病,还一天天膘肥体壮,我们会认为猪天生就喜欢吃不洁净的食物。其实据生物专家介绍,猪并不喜欢吃变质的食物,它们有时也会生病,但是经常给它们吃,它们的胃貌似变强大了。笔者真不希望中国人将来的胃也变得强大,毕竟病从口入,累积的毒迟早有一日会爆发。

谈起中国人对吃的讲究,那可是一点不含糊。刚开始有四大菜系,后来又有了八大菜系,每个菜系又是包罗万象,外国人说食在中国一点都不假。中国人吃的虽然丰富,但是卫生方面总是不尽如人意。晚清末年,西方传教士来华笔记中记录的中国人的饮食卫生状况普遍很糟糕,以至于仍然给今天的西方人留下刻板印象。去年底,瑞典电视台拍摄的一段“辱华视频”里还出现了禁止中国人“一边端着饭碗一边方便”的提示牌。

外国的月亮并不比中国圆

晚清以来,随着中国人口的快速增加,土地资源日渐匮乏,而工商业吸纳的就业人口非常有限,中国从此陷入了积贫积弱的深渊。肚子都填不饱的人,怎么还会在乎食物有多卫生呢?

今天中国人过上了中共所说的小康生活后,温饱已经不成问题了,今后是如何吃得更好的问题。但是如今中国食品安全问题多发,中共却无所作为,如果将食安问题归结于民族的孽根性,恐怕说不过去。

食品安全问题其实不是中国独有,欧美等西方国家也曾经发生过严重的食安问题。美国一部纪录片叫做《食品工厂》,揭露了大型食品公司经营者为了获取高额利润不惜改变动植物的生长方式和生长周期,在看似清洁的食品加工流水线上,沙门氏菌和希氏大肠杆菌毫无阻碍渗透到食物当中,毒害着人类的生命。

资本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属性并没有国界,但是美国政府后来通过制定一系列严格的食品安全法,出重拳打击不法行为,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而今天中国发生食品安全危机后,地方政府首先是维稳思维,不是想着怎么去解决问题,而是挖空心思去解决提出问题的人,这次四川学校食堂发霉食物事件依然如此。事情如果真闹大了,习近平、李克强出来讲几句重话,找几个替罪羊,过一段时间又岁月静好了。

该管的没管好,不该管的管不好

今天中国的食品安全问题为什么总解决不好呢?笔者认为有以下几点:

首先,政府的手伸得太长,该管的没管好,不该管的管不好。

在理想的共产主义国度里,国家包办国民的一切生活,领导掌握一切“生杀大权”。今天的中国虽然走的是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依然没有背离这一基本原则。

以学校食堂为例,以前都是学校自主经营,不仅经常亏损,提供的饭菜品质还不怎么样。后来一些学校索性承包给私人老板经营,每年不仅可以为学校创收,还提高了饭菜品质,在当时来看也算是一种进步。

不过近些年来,中国地方教育局增加了对城乡中小学校的管理权限,比如将原本由学校自主选择食堂供应商的权力收回,改为由教育局统一招标全市中小学校的食堂供应商,美名其曰:统一招标、统一采购食物,可以让食堂更安全。地方政府的职能部门扩大自己的权力,无疑对自己最有利,在中国特殊的国情里,手中有权就有了寻租的机会。

去年以来,媒体相继报道了中国中小学过期牛奶的问题,这里的牛奶还有一个特殊名称叫“学生牛奶”。一般这样的牛奶也是由当地的教育主管部门选择供应商,然后要求下面学校统一订购,有些学校为了完成上级销售任务,也为了自己赚点推销费,强制订奶的现象比比皆是,笔者上学时就经历过。

权责一般都是对等的,一个政府掌握了多少权利,也要承担多少责任。每次学校食堂发生食品安全事故,当地的教育主管部门自然脱不了关系,但是手握执法大权的食安部门和教育部门本来就是一家,你能希望它站在哪一边呢?

笔者居澳这些年,发现澳洲的中小学根本没有什么学校食堂,也没有什么学生牛奶,学生午餐都是自己带,自然也不会有学校食品安全的问题,从当地教育主管部门的角度来看,这实在也是明智之举。

有限政府与有为政府

西方国家一直以来都奉行有限政府,近些年中国提出了“有为政府”的概念,主张政府应该有所为,这本没有错。但是笔者觉得一个政府更应该有所不为,不应该去插手的权力,不要去管,管不好,最后自己落得一身骚。

其次,规章制度形同虚设,监督效果完全不彰。

在中国的政府和企事业单位,我们经常能看到所谓的“制度上墙”,一些规章制度和工作流程用精美的图文印制成看板挂在墙上。不过这样的“制度上墙”还一直停留在书面,并没有深入人心,很多时候是为了应付上级检查或领导视察。

在中国特色的国情里,多少规章制度都抵不上领导一句话。领导钟意哪家供应商,就算他报价再高、质量再差也要入选,下面的学校只能照单全收,就算遇到有变质的食物也要当做没看见,继续用,这样才算配合上级工作,当然这一条绳上的“蚂蚱们”也会雨露均沾。

这次四川负责食材采购的女领导,被一些学生家长围追堵截讨要说法,视频中的她穿着价格不菲的大衣,拎着限量版奢侈品包包,一身珠光宝气。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上面的领导都是如此腐败,还能希望下面的工作人员有多尽心尽责呢,“蚂蚁搬家”、“蜻蜓点水”那都是常事。

笔者的一位邻居曾经在中学的食堂工作,她经常光明正大地将食堂里的一些品相好的蔬菜水果带回家分给街坊四邻,据她讲:“每次食堂送来蔬菜水果,里面的员工都会悄悄挑出好的带回家,一锅菜烧出来,他们挑好的先吃。”她把这些完全当做理所当然,没有一丝愧疚感。

最近中国的官媒大幅报道了日本学校食堂的经验,其中提到日本学校提供的午餐要让校长先吃,校长吃完半小时没事后,才会让学生吃。日本人其实并不是天生就有规则意识,而是他们在日常生活中慢慢养成,天长日久规章制度早已内化于心外化于行。

今天中国校园食安问题不过是中国食安问题的一个缩影。老子《道德经》有云:“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意思是天地是无所谓仁慈的,它没有仁爱,对待万事万物就像对待刍狗一样,任凭万物自生自灭。圣人也是没有仁爱的,也同样像对待刍狗那样对待百姓,任凭人们自生自灭。今天中共似乎也是没有仁爱,在食安问题上任由人民自生自灭。

本文为《上报》独家授权《看中国》,请勿任意转载、抄袭

原文链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