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严控高校教师言论 一次看懂“奥韦尔时代”(图)

2018-07-09 05:41 作者: 李文隆

手机版 正体 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历来把高校视为意识形态的“阵地”,近年更为严厉。
中共历来把高校视为意识形态的“阵地”,近年更为严厉。(图片来源: Adobe stock)

【看中国2018年7月9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中国大陆4月至今接连有多名大学教师因言论问题遭处分,甚至遭解聘。中共对校园言论控制日益严苛。

中央社7月8日盘点了今年以来多桩大学校师因言获罪的案例。

一、北京建筑大学副教授许传青事件

5月31日,网上流出一份北京建筑大学的行政记过处分决定,受处分的理学院副教授许传青,被指在去年9月18日上“概率论”课程时,“将日本民族和中华民族进行不恰当对比,宣泄个人不满”,课后被学生检举并流传在网络上,“造成较恶劣的影响”。

文件并指,许传青的言行“背离教学大纲,或教学内容错误”,这项处分自4月4日执行。

但是根据网传许传青在6月1的回应,当时学生上课都在看手机,她很生气,因此举出自己过去担任助教时看到日本学生很努力的例子,说:“如果你们不努力,日本就会成为优等民族,而我们就会成为劣等民族。”许传青认为学生对她的讲话断章取义。

据美国之音报导,许传青是责备班上的中国同学上课不认真,称日本将成为一个比中国更优秀的国家,遭学生举报,并受到行政惩处。

二、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翟桔红事件

翟桔红4月因在政治学原理课上,批评中共全国人大修宪案,并介绍他国政治制度,也遭学生举报。

由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中共校党委发布的文件显示,翟桔红被处分的理由是“在课堂上违反课堂纪律,讲授错误观点,发表不当言论,产生了错误影响”。

翟桔红被指“妄议”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不但被校方记过、开除党籍并调离教学工作,还被提报注销教师资格。

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官网上可以看到,早在2015年4月该校就公布了“学生教学信息员制度实施办法”,每个行政班原则上设立一名教学信息员,其任务包括收集并回报“课堂教学和教学管理各环节中存在的问题”。

外界认为,翟桔红被处分,就和学生教学信息员有关。

三、厦门大学嘉庚学院教授尤盛东事件

据美国之音报导,在大学主讲国际贸易、世界经济学的71岁教授尤盛东表示,他是因校方所称的“偏激”言论遭解聘,但是校方没有说明他们所说的“偏激”具体何意。尤盛东说,他是被学生举报。

尤盛东表示,这是他第一次遇到麻烦。他自1980年代以来在中国许多大学教书,包括党校。

数以百计的学生随后在网络联署支持尤盛东,要求厦大改变解聘决定。许多人在新浪微博上痛斥尤盛东受到不公正对待。

据报导,厦门大学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禁止教职员发表被认为是违反中国宪法或中共政策及所谓社会主义价值观的言论。被指控的教职员可提出行政复议。

美国之音报导,厦门大学嘉庚学院没有响应对此案的询问,以及是否进行过调查。

四、河北工程大学临床医学院副教授王刚事件

最新一起案例是王刚7月6日被校方解聘。自由亚洲电台(RFA)中文网报导,校方的理由是他违反劳动纪律,迟到早退,言论违反师德等。

王刚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时则说,真实原因可能是他经常在微信上发表批评政府的言论。

2012年,他曾发表致中共中央的公开信,呼吁政治改革。王刚最近建了两个微信群“中国百姓维权”和“上海百姓维权”;在一系列文章中号召移民;并认为中国不会走上民主宪政的道路。

据报导,他曾在5月被警方传唤,威胁他退群,并派所谓“科研助手”监视他。

中国进入“奥韦尔时代”的荒唐

本是作家、笔名梁惠王的史杰鹏,曾是北师大古籍与传统文化研究院副教授,去年7月被解聘。他遭校方解聘的理由是,他频繁透过微博和微信公众号发表不当言论,“逾越意识形态管理红线,违反政治纪律,给学校声誉带来很大影响。”

已到日本担任访问学者的史杰鹏5月22日接受中央社采访时表示,当局的言论箝制还在不断收缩,相信未来这种事情会层出不穷,“大学将会像坟墓一样寂然无声,没有人敢说话。”他说,历史已经无数次证明,这种状况是国家最大的不幸。

美国之音(VOA)中文网曾引述观察人士表示,越来越多的事件表明,中共正不断加强在大学校园推动意识形态,防止“外国渗透”,控制言论自由

前香港立法会议员、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何俊仁表示,这种作法将中国带入一个“奥韦尔时代”的荒唐。

“奥韦尔式(Orwellian)”是极权主义代名词。这个词源于已故英国作家乔治奥韦尔(George Orwell),涵义出自他1949年所出版、描绘未来世界反乌托邦极权国家的知名小说“一九八四”(Nineteen Eighty-Four)。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