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人情味的莎士比亚书店(组图)

2018-07-27 10:07 作者: 彭静文(文/摄影)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旅行不需要答案,我走在塞纳河畔,需要的是光影流动的那一瞬间。(摄影:彭静文)
旅行不需要答案,我走在塞纳河畔,需要的是光影流动的那一瞬间。(摄影:彭静文)

走在巴黎的街头,走在塞纳河畔,我想起了海明威……。在1950年秋天海明威给朋友的信上曾经这么写着,“如果你够幸运,在年轻时待过巴黎,那么巴黎将永远跟着你,因为巴黎是一席流动的飨宴。”

1957年,那时候50多岁的海明威,带着他第四任妻子,到巴黎丽池(Ritz)饭店住宿,这时一名饭店的行李员,提了两个箱子,箱内是他自从1927年便存放在旅馆的物件,收集的是海明威年轻时在巴黎留下的一堆笔记与随意写下的手札,那时候他整个人沉浸在回忆里,穿梭在时光隧道间。

巴黎像是一席流动的飨宴,美好的回忆永远跟着你。(摄影:彭静文)
巴黎像是一席流动的飨宴,美好的回忆永远跟着你。(摄影:彭静文)

回到古巴后,接下来的几年,他便根据装在箱内30年前的手札与鳞毛片角的记忆文字写成了【流动的飨宴】(A Moveable Feast),记录起1921至1926年间他在巴黎的年轻岁月,那段生活很穷却很快乐的日子。

到左岸咖啡馆朝圣,双叟咖啡馆昔日有着许多诗人与文学家在这出没,包括海明威也曾在这留下“煮字療饥”的写作身影。(摄影:彭静文)
到左岸咖啡馆朝圣,双叟咖啡馆昔日有着许多诗人与文学家在这出没,包括海明威也曾在这留下“煮字療饥”的写作身影。(摄影:彭静文)

在20年代,有相当多的美国文人选择到巴黎,过着自我放逐的日子。海明威与第一任新婚妻子海德莉(Hadley)在此时也移居巴黎,年轻的海明威只维持短暂新闻特派员的工作,便开始过着在左岸咖啡馆“煮字疗饥”的写作日子。

莎士 比亚书店代表 一 种 人 文 精 神 , 维 持 自 1919 年以來独 立 书 店 的 精 神。說出自己 作品的优点, 并把作品给老 板阅讀,就能 在此住宿,是 一间超越书店 角色的书店。(摄影:彭静文)
莎士比亚书店代表一种人文精神,维持自1919年以來独立书店的精神。說出自己作品的优点,并把作品给老板阅讀,就能在此住宿,是一间超越书店角色的书店。(摄影:彭静文)

某天,海明威突然发现一间宛如宝库的“莎士比亚书店”(Shakespeare and Company),书店女主人对他提供许多帮助,他在莎士比亚书店借了许多书,他把书店当作是图书馆,在这里海明威吸收不少文学养分也创作出许多文学灵感。

莎士比亚书店中间的图样。(摄影:彭静文)
仿佛陈述书店悠久历史的标志中间,挂着一幅绘有莎士比亚的玻璃画像。(摄影:彭静文)

海明威在【流动的飨宴】里描述,莎士比亚书店是个温暖、愉快的地方,冬天有个大暖炉,满桌满墙的书籍,橱窗里的新书,墙上挂满各个时代伟大作家的照片。莎士比亚书店,它是书店,任何冷门的期刊女主人都会帮你弄来;它是图书馆,供人们尽情借阅;它是出版社,出版全世界没人敢碰的禁书;它是银行,穷苦的作家若有急需,可以赊帐借款;它是邮局,流浪的作家以此为通讯地址。这间书店,在那个年代早已超越了书店的角色,它所提供的是一种支持和人情味。

书店旁的小巷发现的涂鸦,猫咪的剪影感觉有点孤寂,红色的大伞却 给了暖暖的庇护,感觉像是书店的精神。(摄影:彭静文)
书店旁的小巷发现的涂鸦,猫咪的剪影感觉有点孤寂,红色的大伞却给了暖暖的庇护,感觉像是书店的精神。(摄影:彭静文)

接续:〈巴黎‧莎士比亚书店(下)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