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届国产黑社会不行(图)

2018-09-02 09:20 作者: 王五四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甭假装黑社会,中国就没有黑社会。”(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8年9月2日讯】这届国产黑社会不行,主要是越来越不敢自称黑社会了,都叫自己社会人儿。泛国产黑社会的现状是,水浅王八多,遍地是大哥,不是社会人儿,净唠社会嗑。他们的很多表现的确让人笑掉大牙,连龙哥自己也笑掉了砍刀,被路人拾刀反抗横尸街头,别低头,王冠会掉,别手软,菜刀会掉。这届黑社会不行,主要是不懂规则不守规矩,黑社会讲究三不:一不勾结官府、二不出卖兄弟、三不勾引二嫂,现在的社会人儿,哪一点能做到。

从以墨子老师为首的短衣帮开始,中国的黑社会从未像今天这么土鳖过。短衣帮以扶贫救弱为己任,后来的水泊梁山更是侠肝义胆天天跟政府对着干,政府不允许吃耕牛,他们天天吃牛肉。到了元明清,黑社会繁荣发展,出现了白莲教、天地会、哥老会等大型黑社会集团。到了近现代,随着资产阶级革命的兴起和现代政府的建立,黑社会逐步具备了现代性,他们参与公共事务的方式不再仅仅是颠覆性的,慢慢有了建设性,比如上海的青帮、四川的哥老会。而到了现如今,这帮国产黑社会,血性、人性、江湖性、独立性、建设性……,屁也没有,可以说他们除了性,啥都没有了,可能还剩点娱乐性吧。

丐帮不是啥黑社会,现实中也不存在,少林寺在现实生活中存在,但人家是门派不是帮派,少林寺里的和尚虽然跟龙哥和他的兄弟们一样都是光头,但和尚不是黑社会,他们一个是戴着大金链子,一个是戴着佛珠,一个纹身在身上,一个纹身在头顶,更何况和尚讲究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龙哥是放下屠刀了,但没立地成佛,倒地成尸了。一千五百年前少林寺还是个门派,一千五百年后,当五星红旗在少林寺里冉冉升起迎风飘扬时,少林不再是少林派,而是无党派,他们都是无党派爱国社会人士。发迹于快手的天安社负责人就曾说过“我们天安社的宗旨就是爱党爱国”,还是那句话,你以为你说爱国爱党,党国就看不出你是个小混混了吗?

在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里,警察对参与斗殴被抓进来的马小军说,“瞧你这德性,还镇王府井,镇动物园,镇地安门,告诉你,公安局全镇!”这就是国产社会人士们不得不面对的尴尬处境。不过,处境再尴尬也总不至于公开说自己是走法治社会路线的,《阳光灿烂的日子》里,两大帮人约架,来势汹汹,看样子不砍死对方几个都不能停手,但最终却没能打起来,反而坐在一张桌子上喝酒,王朔演的小坏蛋起身一举杯:四海之内皆兄弟,五洲震荡和为贵!国产黑社会就是讲究个社会范儿,谁真砍人啊。所以,现在的国产黑社会都是走以和为贵路线的,就像杜琪峰拍的经典黑社会影片《黑社会2:以和为贵》那样。或许,社会人儿龙哥正是秉持着这样的和平理念,才会被路人砍死了,黑社会越来越和平,路人却越来越暴躁。

路人越来越暴躁这一点,是国产黑社会人员没有想到的,这也令国产黑社会从业者十分尴尬,我上初中时,我们镇上几个小混混,常年横行于我镇的娱乐行业和餐饮行业,早上吃蓬莱小面、晚上吃猪肉烤得羊肉串从来不付钱,吃完就去录像厅兼歌舞厅唱《男儿当自强》,别说路人不敢惹他们,老板也不敢惹他们,那时候根本不用掏刀子,理个光头、弄个纹身、戴个墨镜、骑个太子摩托,随便哪一个要素都预示着你是社会人儿,随便哪一个要素都可以让人欲言又止躲着你走,那时,就连小镇小混混级的黑社会从业者都是风光无限,别问我为什么知道,我也是永字辈。

到了今天,社会风气变了,路人居然变得穷凶极恶起来,露光头露纹身露金链子就连露砍刀都不好使了,路人居然不退让。当然,这跟国产黑社会的社会地位越来越低有关,以前他们还算是江湖儿女,现在基本沦为强拆事件里的打手了,从江湖儿女堕落成官府鹰犬,这也难怪大家看不起你们。有个段子“听说在东北,有一种恐吓就是拿刀背砍你,砍你两刀故意把刀甩飞,(意思就是让你快点滚,老子也不想惹事),趁大哥去捡刀的时候,路人赶紧跑,大哥既有面子你又不出事。”所以有人把这次龙哥被路人反砍定义为南北文化差异,其实不是,这是社会阶层差异,是底层人民的一次压力释放,只是一不小心演绎成了火山爆发,殃及龙哥。龙哥也不是无辜的,在他身上有太多本不属于他的另外一个阶层的东西闪现出来,可以称之为装逼,这大大刺激了路人,其实龙哥跟路人,本质上是一个阶层的两种表现,这次,龙哥装逼被刀劈了。

身为国产黑社会从业人员,不能再养尊处优撸串泡妞了,更不能再用老一辈的思维和眼光行事,一定要多学习多更新知识,多关心这个国家的社会动态,就比如说路人这个词,以前代表着弱者、被欺凌恐吓的对象,以前他们看见你们就要绕着走,而现在的“路人”,你们根本不知道他们情绪有多焦躁,内心有多视死如归,多需要找一个发泄出口,你遇到的路人,孩子可能刚刚打了假疫苗,家里的存款可能刚刚被P2P平台卷走,老婆可能刚刚跟开着宝马顺风车的男人私奔,家里的老人可能刚被卖保健品的骗了十几万,自己创业可能刚刚公司倒闭……,他们对生活感到绝望,他们对社会充满怨气,他们甚至可能想一死了之,路人身上还有很多可能性,但每一种可能性你都惹不起。

你们要记住,路人就算是韭菜,那也不是你们在烧烤摊上吃的烤韭菜,韭菜是国有资产,不是你们国产黑社会从业者想割就割的。所以,你们要以龙哥事件为鉴,尽快转变思想和工作作风,为了人身安全,不要随便招惹路人,一般晚上不要上街最好,实在想出去撸串,最好团伙行动,万一与路人发生碰撞摩擦,一定第一时间报警。

在社会转型期,有一种模式国产黑社会从业者可以借鉴:天安社,它其实是一个商会组织,商人重利轻离别,商人讲究和气生财,江湖儿女投身商海支援祖国经济建设,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只是别像天安社那帮人为了赚点国产啤酒钱,天天在快手上哗众取宠卖弄装逼就好,不过有一点他们倒是很聪明,往往只在线上活动,这样做可以最大限度的避开路人,风险控制做得很好。

还有一种商会组织也挺适合你们,大学。龙哥去世后,很多兄弟都纷纷发了朋友圈,“龙哥,加油”、“龙哥,来生还做兄弟”、“龙哥,一路走好”,兄弟情义感天动地,这情份像极了湖畔大学的同学对柳青的情谊,在柳青为滴滴顺风车司机杀害花季少女一事公开道歉后,她湖畔大学的同学们给了她社团成员般的温暖:“心疼柳青”、“柳青加油”、“我们都在,加油”,我特别能理解有些人对这种商业社交机会的渴望,也对包裹在同学情谊下的商业谄媚表示理解,毕竟中国的企业家,特别是那些所谓的互联网新贵,有真才实学的没几个,品行端正的更是少之又少,只是,咱能不能提升一下文化水准,别用词用的都跟兄弟会一样,柳青只是发了一封道歉信,那位说心疼柳青的企业家,请问,有什么好心疼的?良心疼了?当然不是。你指望他们反思?指望他们承担社会责任?指望他们做出有价值观的互联网产品?我们还是多关心关心龙哥这样弱势的国产黑社会群体吧。

你们不必为龙哥的死假装悲伤,也不必说什么人死为大的蠢话,人死要真为大,那那么多死去的普通人,怎么没见他们得到尊重?人活着都不大,死了还想大,别闹了。罗伯斯庇尔在法国大革命期间杀人如麻,后来他自己也上了断头台。有人在他的墓碑上写了一段调侃的话,“过往的人啊,不要为我的死而悲伤,如果我还活着,那么你们谁也活不了”。我想说的是,过往的人啊,不要为龙哥的死而悲伤,因为你们也好不到哪去。

2001年有部喜剧电影叫《大腕》,葛优在里面有句台词是,“甭假装黑社会,中国就没有黑社会。”对此,我深信不疑,因为国外的黑社会老大叫教父,国产的黑社会老大叫干爹,以干爹的社会地位,能叫黑社会吗?

所以,真正的黑社会我们依然是惹不起的,形似者成了替代对象,底层的“路人”把怨恨发泄在看似黑社会的“龙哥”身上,那也是因为龙哥的刀掉了。就像我们把所有的矛头都对准了“柳青”,是因为“柳青”手里看不见刀,身后却刀光闪闪。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