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吹倒香港1.5万棵“缺本”树 来看台湾如何管理树木(组图)

2018-09-22 14:51 作者: 钟灵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这棵树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这么大的树,根部居然如此细小。
这棵树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这么大的树,根部居然如此细小,这是香港市区倒塌树木的共同特征。(网络论坛截图)

【看中国2018年9月22日讯】(看中国记者钟灵综合报导)超强台风“山竹吹袭后,香港塌树处处、更有人被倒树压中不治,暴露出香港当局在树木管理的诟病--几乎都没有妥善管理。距离香港不远的台湾也经常被台风光顾,但树木管理获得国际高度肯定,台湾有什么经验值得香港参考呢?

以“盆景式”栽种 根部细小营养不良

超强台风“山竹”吹袭香港,全港录得1.5万宗塌树报告,值得留意的是,当中大部分树都被连根拔起,露出令人震惊的一幕:一棵树冠巨大、树干粗壮的大树,根部竟然如此细小!这种“盆景式”栽种法,正是香港树木管理一直以来的诟病之一。

有“树博士”之称的教育大学地理与环境科学研究讲座教授詹志勇,连日来出席多场访谈,为有关情况提供分析。詹志勇指出,一场台风造成15000棵倒树数量,而且大部分位于市区,其实相当惊人,反映香港树木生长环境恶劣。他形容,“树冠大的树是需要有相应大小、伸延够深广的树根支撑”,但自己看到,这次大部分倒塌的树,是连着体积细小、呈方形的土壤倒下,根部如同被困在细小的“盆景花盆”中,更可能导致树木根部及内部腐烂,“我形容这为‘缺本之树’”。

香港市区人均居住面积是全世界最小,而同样居住在市区的树木也不例外,例如位于香港湾仔道及庄士敦道交界的三角位的一棵、由70年代红极一时的美国田园唱作人约翰丹佛(John Denver)在1994年种下的细叶榕树,高近10米,但根部被困在狭窄的树穴中,生长空间只有不足2平方米。

美国田园唱作人约翰丹佛(John Denver)1994年来港时种下榕树,生长空间只有不足2平方米
美国田园唱作人约翰丹佛(John Denver)1994年来港时种下榕树,生长空间只有不足2平方米,犹如生长在水泥地上。(图片来源:Google地图)

詹志勇指出,除了生长空间狭小,自己也曾进行土壤研究,发现当局使用的土壤大部份是沙石,当中有很多建筑废料,如水泥和混凝土,导致土壤碱性极高,营养亦不足,“大部分都是在非常恶劣的土壤中生长”。

这次风暴中倒塌的其中一棵知名大树,位于尖沙嘴前水警总区总部古迹(“1881 Heritage”),该树名列香港古木名册,而且倒塌后,根部仍然完整。詹志勇指出,其实该树可以扶正及以金属支架支撑,但负责部门仍然选择将之当作废物丢弃。

事实上,港府早前也表明,除了少部分树木会送往指定加工厂外,其余大部分都将当成废物送往堆填区。有回收加工厂向港媒透露,过去倒塌树木的回收率不足10%。

绿色力量副主席文志森博士向《HK01》表示,大树树冠可以遮荫、反射阳光热量、降低附近温度,树木本身可以吸收废气、净化空气,这次香港一下子损失了大量树木,市区的热岛效应或许会更加严重,令香港市区平均温度提升。

“山竹”中倒塌的大树
“山竹”中倒塌的大树和细小的根部。(网络论坛截图)

距离香港不远的台湾,也经常被台风光顾,不过台湾都市绿化与树木管理却是世界闻名的好榜样。不少人觉得,植物只要种在泥土内、给予阳光和水就能生存,但其实看似简单的种树工作,是一门相当高深的学问。

中央社最近对市区绿化树进行了专题报道,报道开首就指出,都市丛林生存不容易,市区绿化树未必能够轻松活到百岁。

大安森林公园之友基金会副执行长陈鸿楷指出,台湾绿化过去失败的经验也不少,才归纳出正确的管理方法。他举例指,市区自来水管、光纤电缆、瓦斯管等地下管线交错纵横,很容易缠绕树根,加上树穴如果不够大,就很容超出负荷;树种如果选择错误,例如早年为了快速绿美化而大量种植豆科植物:凤凰木、盾柱木、铁刀木、羊蹄甲等都很容易折断;此外,木棉、白千层等也会带来敏感问题。

遗憾的是,上述的树种,都是香港最常见、种植范围最广泛的树种。这也是香港环保团体、树木专家一直指出的诟病。

台湾台东“金城武树”生病的时候,日本的树医师曾前来妙手回春。
台湾台东“金城武树”生病的时候,日本的树医师曾前来妙手回春。(图片来源:中央社)

树艺师:政府管理不善 对树木专业无知

此外,不少台湾人应该还记得,台湾台东“金城武树”生病的时候,日本的树医师曾前来妙手回春。

台湾大学植物医学硕士学程兼任教授、前行政院农委会林业试验所长黄裕星表示,这个职业名为“树艺师”,在台湾,有230人是国际树艺协会(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Arboriculture,ISA)认可的“树艺师”,也有考获日本“树木医”资格的人士。他们负责管理树木生理、生态、构造,树木分类及监别,土壤诊断,树木栽植、移植、修剪,树木诊断及治疗,以及树木保护等,是管理市区树木不可多得的人才。

台湾有完善的“树艺师”教育及求职阶梯,这一点与香港大相迳庭,在香港,树木管理往往被划分为注重美感的建筑科目,例如“园景建筑师”及“城市规划师”。

根据政府资料,香港目前仅有不足40人考获ISA牌照。

欧永森是香港第一位“树艺师”。他去年接受《HK01》专访指出,2007年以前,香港没有“树艺师”这树医的衔头,只有按规章斩树的园艺工人,“树艺是我带回来香港的。‘树艺’亦是我译出来的。当时我(在外国)考完牌回来,打电话去康文署,问他们谁负责Arboriculture(树艺)?他们问我(这字)怎样拚?之后就给了我一个博物馆的电话,说有一个culture of Aboriginal(澳洲土著文化)的展览,我才知香港对树艺一无所知。”

欧永森指出,香港市区的绿化“令自己气愤”,他说:“大树种在小洞中、种得很密、种错树种、树木健康差、营养不良......他有认一次错吗?没有。”

对于问题根源,欧永森直指负责都市绿化的“树木办”部门:“它(树木办)是一个园境师主理的。他们读的是美学和建筑,他们又怎会懂树木科学呢?他们怎会懂得树木法律呢?你找一个化妆美容师去管理一个卫生部门,是不是搞错了?”

在欧永森这名专业树艺师眼中,香港城市里的树木管理,以至从业人员的培训都乱成一团。对此他提出一个具体方法:“我常说,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将树木办由发展局抽出来放去环境局,他们就不敢斩树,这是治标又治本的方法。发展局为了发展就不断斩。搬了会有不同,因为由局长决定。局长说不准,谁也不敢斩,香港的所谓专业报告,全是看上司的意思。你以为自己真的是独立专业吗?没有这回事的。”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