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错标点扣全年奖金 中国基层官员叫苦(图)


中共一贯奉行独裁,一切都是老大说了算。独裁暴虐官风层层传导到底层。
中共一贯奉行独裁,一切都是老大说了算。独裁暴虐官风层层传导到底层。(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12月2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北京当局近年大搞“运动式”扶贫,不少地方拿出空前严厉的“问责”。西部某省一名贫困县驻村干部,只因为扶贫手册写错两个标点符号就遭处分,还被扣了一年的绩效奖励金,引发怨气冲天。迹象显示,中共官场因官不聊生而陷入政权另类危机

扶贫“大跃进”致官不聊生 写错两标点扣全年奖金

大陆今年加大力度脱贫攻坚,官场由上到下莫不严厉问责,结果到了基层陆续闹出许多“官不聊生”笑话。

据中共官媒《新华每日电讯》11月30日报导,大陆西部某省一个县,规定每份“扶贫手册”不能有填写错误,涂改的地方不能超过两处。

今年上半年,在一次检查中,县检查组发现一份“扶贫手册中有两处标点符号错误”。随后,填写资料的驻村官员不仅被全县“通报”,还被扣了一年的绩效奖金。

对此,广西行政学院教授凌经球表示:“写错两个标点符号就被问责,(中共官员)太任性!”

今年下半年,西南某省一名市领导到村里一家农户调研“脱贫”工作,发现一名驻村扶贫官员正盯着手机看;调研结束时,市领导发现他又在看手机。

市领导顿时恼羞成怒,认为驻村官员不把“领导调研当回事”,要求县里处分之,结果该官员果然被处分了。

8月,安徽省全椒县扶贫办下发通知,要求全县帮扶责任人做好接受省脱贫攻坚巡查组电话访谈准备。8月23日晚上7时31分至7时35分,省巡查组4次拨打县农村公路局副局长张伟的手机,他未接听电话。

结果,张伟被依所谓“给我县脱贫攻坚工作造成严重不良影响”为由,给予党内警告处分。他事后委屈表示,当时正在洗澡,洗毕立刻回拨电话没人接听。

据中部某县一名镇长说,省组织各县成立检查组交叉检查扶贫成效,进行打分排名。每个县都怕排名垫底,所以想尽办法查别县的问题。

报导说,部分基层干部对此感叹“诚惶诚恐、又累又怕”;一些基层扶贫干部甚至戏谑打趣说:“不干不作为,少干慢作为,多干乱作为。”

不但在扶贫方面,官方在各领域的所谓“督查”也让基层官员抱怨。

官方《半月谈》杂志披露,泛滥的督查已经成为中共基层官员的“不能承受之重”。

据称,“由于各类督查太多,基层一些日常工作只能放到晚上和周末做”。一些中共基层官员还在文章中自曝因应对诸多督查而“身心疲惫”:“从2017年9月开始,仅乡上的2个锅炉,各级部门就查了10多次。”“我一年中有200多天在迎接、陪同检查,有时候这个检查组还没走,另一个又来了。”很多乡镇官员感叹:“上级检查的时候过分重视台账,开会多、研究多分值就高,对工作的结果反而不太重视。”

文章解释原因称,这是因为在中共官僚政治体系中,由于庞大的政治规模和悬殊的政治层级,中央和高层考察下级官员政绩主要依赖于纸面上的“数据”。各级官员为了政绩,督查过程中都要建立台账,留下“痕迹”。

独裁暴虐官风层层传递

中共一贯奉行独裁,一切都是老大说了算。不只是这些处级以下官员会被上级随意问责,就是部级官员,也会被其上司随便问责,甚至“打骂”。

比如,11月9日被终审维持判刑17年半的安徽司法厅原副厅长程瀚,曾长期把持合肥市公安局,其被曝不但腐败淫乱不堪,并且作风霸道。

程瀚曾到某派出所视察,一名警察在电脑前忙工作没看见,没及时起立敬礼,被程瀚一个耳光打上去,骂其“不长眼”,还多次在内部大小会议上斥之为“不懂规矩”。

另一次是因一次公务接待上的琐事,程瀚嫌一位下属副局长“没陪好”他的客人,当众大骂后动手打人,用力过猛打掉该副局长一颗牙。

2012年2月6日出逃到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寻求庇护的王立军。就在出逃前,这位副部级的重庆副市长王立军,因为与时任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翻脸,不仅被薄打了两个耳光,而且还被薄违规免去市公安局局长的职务。

而中共官场不和谐的上下级关系,反映到时下的政局,已引发政权另类危机

绿豆芝麻官不愿成中共牺牲品 牢骚满腹

事实上,在中共治下,历来充当工具的最基层官员,一直直接是老百姓对政权的愤怒发泄对象。

自由亚洲电台评论员史东今年5月18日撰文分析中共官员的特点时,谈到多得数都数不清的基层绿豆芝麻官。

史东认为,在中共庞大的多、闲、烂的官僚体制中,最倒霉的是那些最基层的乡镇基层干部。这些人替上面催公粮,逼税款,强制执行计划生育,被老百姓深恶痛绝,而又往往得不到上级的奖赏和表杨,所以他们自我解嘲地说:“共产党是恩人,各级政府是好人,乡镇干部是罪人”。

这些无品无级的芝麻官,是目前政治制度的牺牲品,替共产党跑腿卖命,反而吃力不讨好,日子也不好过,难怪他们发牢骚说:“青春献给共产党,周围群众得罪光,没日没黑拚命干,老了还要儿女养”。

史东表示,替共产党当顶梁柱的基层干部都这么悲观沮丧,这个政权还有什么希望?

官场流行混日子 中共“底部”发软

据官媒间接披露,面对上级官员施加的层层压力,基层官员已出现以“混日子”状态对抗。

中共《新华每日电讯》6月份曾刊文指责基层官员出现“混日子”暗流,许多人身居一线有“退休情结”。

文章说,有的官员“磨道拉车”,出工不出力,“二线变离线”,平平安安占位子,松松垮垮混日子;有的官员进入体制内自称“只图面子不求里子”,就要个公务员身份“镀镀金”,不贪不占也不干……。

一些基层官员甚至告诉记者,进入体制内什么也不图,就图个公务员身份,以后亲朋好友办事好说话、自己出门有面子。也有受访官员说,“在体制外闯荡打拼多年后,财务上已经实现自由,想来想去,还是想进体制内‘养老’,既体面又稳定,并不在乎钱挣多挣少。”

一些官员“怕问责”,信奉“不做不错、多做多错”的官场哲学,宁肯不出事也不愿做事,热衷“以退为进”。这类官员干工作全靠请示,上面推一推,下面动一动。

不止基层官员,整个中共官场近年更出现让中南海无计可施的怠政情形。

中共党媒《人民日报》5月21日刊文批评称,现在有一些官员失去追求、无所作为,反以“无求”自况。把意志消沉、尸位素餐,视为“淡泊”者有之;把为官平庸、毫无建树,视为“超脱”者有之;把怕事推诿、圆滑逍遥,视为“旷达”亦有之。

公开的陆媒报导显示,近年整个中共官场怠政懒政乱象频现。官员被曝在上班时间赌博、吸毒、打游戏、网购、看色情片、甚至通奸等。

“怠政”“懒政”也被认为是各级官员对反腐的一种另类抵挡方式,正成为让当局无计可施的政权另类危机。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