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去春来(五)相约黄昏(图)

2018-12-13 12:00 作者: 黄靓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两人并肩坐在石头上,强烈的幸福使牧云晕晕乎乎,如坐云端中。(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接续〈冬去春来(四)村姑遗情〉。

第二天早早坐在写字摊前,不久看她款款走来,走到桌边,正想借故与她搭话,没想到,她却趁人不留意,悄悄把一个小纸团放到小桌上。他左右望望,小心打开纸团,只见:“今日黄昏,在城西桃林见,不见不散。”牧云把纸团小心放在袖筒里,马上收拾了桌椅回到了家,把纸条拿出来又反复读了几遍,又惊,又喜,又怕,又疑惑,一天坐卧不安,本来要收拾行装,可什么事也做不了。

黄昏将近,牧云早已按捺不住,洗漱一番,披上一件旧斗篷,向城西赶去。这桃林在城西护城河畔,面积广大,春天桃花盛开之时,远远望去,真如一片粉红色的烟霞,再配上河边脆绿柔美的柳条,真是绚丽美艳,吸引满城的人前往,游人如织。桃林边有几个零零散散的石桌石凳,春季过后,平日也有些人来游玩。

今日牧云赶到时,因为是傍晚,加上已是夏末秋初,有些凉意,游人很少。只有几个老人在林边下棋,或坐或站,正专心盯着棋子。牧云绕过他们,从旁边小道走进树林。他在河边的一棵柳树下站定,倚在树干上出神。站了一会,估计她快到了,他取下腰中的竹笛,吹了几声,声如鸟鸣。果然不一会,他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连忙转过身来。

只见她穿着紫色丝绸披风,飘飘然向他走来。两人对面站着,没有言语,只是对望着,然后并肩向桃林深处走去。走到一个幽静处,这里悄无人迹,一个长方形的黑色巨石挡住了他们的去路。石面平整,瑞雪要坐下,牧云拉住了她。他掏出手帕擦了擦石面,解下斗篷铺在石头上。

两人并肩坐在石头上。尽管平日早晚碰面,但二人单独约会,又在这神秘的桃园里,又相约黄昏后。牧云的心狂跳不止,强烈的幸福使他晕晕乎乎,如坐云端中,他望着她的俏脸,情不自禁地拉住她的手,第一次拉着女人的手,又是朝思暮想的女人的手,一股甜蜜的热流通透全身。可是她的手却冰凉,还有丝丝颤抖,他望着她:“你怎么了?”

“我……我……,”竟哽咽地说不出话。良久忍住泪,说:“这是此生中咱俩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面,今天我是向你辞行的。”说完泪如雨下,牧云心疼无比,泪也止不住地流。

他替她擦着泪,说:“你别哭,别哭,慢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止住泪,说:“你认识马大将军吗?”“谁不认识他?就凭着救过皇上一次,做威做福,一跺脚,京城都要抖三抖。我看他每天都来听你唱戏。”“一个月前他逼我嫁给他,做他的第六房姨太太。我死活不肯,他急了,昨晚,带了几个侍卫竟冲到我家,把我父亲从卧房拖出来,说:‘不识抬举的东西!’说着,把一把匕首插在桌子上,‘你们看着办,三天后,我来抢人!’说完,扬长而去。又威胁老板,不准我再登台唱戏。我已抱定必死的决心,死也不嫁给他。”

听到这里,牧云气得脸发黄,“谑”地站了起来,一拳打在树干上:“真是无法无天,我恨不得杀了这个老贼!”站在那里直喘粗气。瑞雪走到他身边,安慰他:“别生气了,这世上除了皇上,谁也无法治他,咱们是弱者,是任人宰割的羔羊。”瑞雪接着说:“我来到此地近一年,平日围着我转的人很多,但我唯一值得信赖的人是你,我想托你办几件事,行吗?”牧云深深点头,说:“当然,我愿意为你粉身碎骨。”

瑞雪凄然一笑,“第一件事,我只有老父一人,我们父女相依为命,我死后,望你帮助我父用一副薄板草草将我埋了。”说到此处,两人相拥哭泣。“第二件事,把我们租的房子退了,你请人把你的房子修一下,把我父亲接到你家去住。”牧云点头。“这第三件事,……我……我想……”瑞雪满脸绯红,欲说又止,最后鼓足勇气说:“我想咱两成亲,现在。”牧云瞪大惊异的眼睛望着瑞雪,瑞雪说:“这件事做了,前两件才顺理成章。”牧云想了想,点了点头,说:“是,是。”

瑞雪见他点头答应,娇羞地扑向他怀中,并旋即在他耳边悄声含羞的说着心里话。看到她如花的俏脸,听到她深情的话语,牧云又爱,又疼,又怜,两行热泪流了出来,紧紧地把她抱在怀中。触到她温润柔软的肉体,霎那间,像触电般,全身酥麻。瑞雪解开了自己的上衣,牧云低头一望他只感到热血喷涌,浑身战栗。可是霎那之间,只听他小声说:“不,不,不要这样,不要这样……”抱住她的双手也松了下来。瑞雪感到他的拒绝,如同几个鞭子同时狠狠地抽了下来,顿时一种钻心的疼痛从里传到外。她感到奇耻大辱,她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她倒退几步,靠住一棵大树,双手捂住胸脯,泪流满面,悲愤地说:“你根本就看不起我这个戏子,你认为我下贱无耻。我自作多情,几个月来,我只是自己在做春梦!我真是瞎了眼。”说完向外跑去。

牧云紧追几步,从后面抱住了她。“不,不是的,不是的!你是世上最纯洁的女孩,最高贵的姑娘,我第一眼看到你,就对你深深迷恋,我早已爱上了你,不能自拔。我是个低贱的穷书生,你是天上的星星,我只能可望不可及。正因为我爱你,敬你,看重你,我才不愿就这么苟且的草草的……要了你。”瑞雪感到滴滴热泪掉到自己的后颈上。他的双臂正有力地搂住自己的腰。

她缓缓地转过身,定定地望着他,只见他满脸热泪,诚挚的目光热切地望住她。这种目光如此的熟悉,如此的温暖,如此深深地打动过她。她相信他说的话是真的。是发自肺腑的。她惨然一笑,说:“很好,你今天没要了我的身体,却给了我真挚的情爱,足矣!我死亦瞑目了。”说完,掰开他的双臂,毅然地回过头,大义凛然地向外走去。

牧云急跑两步,张开两臂拦住了她。“你能容我讲两句吗?”“你说。”“为什么只想到死?你还这么年轻,不能逃吗?”“逃?他势力大得很,各个州郡都有他的人,我们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的。”“我们往海外跑,逃到外国去。”瑞雪凄然一笑:“都火烧眉毛了,你还开这种国际玩笑。”牧云拉她坐下,把刘大哥约他出海的事说了一遍。瑞雪听了,大喜,眼睛一亮,“真是天助我也!看来我命不该绝,太好了!我明天跟你走。”牧云凝视她,良久,说:“你明日跟着我这一跑,别人怎么看?这意味着什么?你可要想好了。”“这还用问?”牧云说:“我可是个穷光蛋,两袖清风,一无所有。你愿意往火坑里跳吗?”“我将义无反顾。”“我也许会去讨饭,不但要忍饥挨饿,还要受尽屈辱……”“我愿与你一起承受痛苦与屈辱。”牧云无比感动,把她拉入怀中,紧紧地抱住她:“我看咱俩都是不可救药了。”

两人终于冷静下来。瑞雪说:“咱两一走了之,我爹怎么办?能一起逃吗?”“不行,那恶棍一看没人了,准是逃了,一怒之下,会全国通缉,动静就闹大了,再想其他办法吧。”沉默了一会,牧云说:“你看这样行不行?你把你的鞋子衣服扔到你家附近的护城河边,制造你跳水自尽的假像。然后让你父亲演一场戏。让他老泪纵横,哭着求告街坊四邻,说你昨晚哭了一夜,今早不见了。求邻居帮忙找找。肯定有人会找到护城河,说你跳河自尽了。等邻居们拿来你的衣物,你爹就嚎啕大哭,众邻居会来劝慰。然后,你父亲在几位邻居的陪同下,去见马将军,报告消息。众说一词,马将军也许会相信你投河自尽,也许能蒙混过关。再说,那恶棍只是爱上你的美貌,也没有深厚的感情,哪里会再深究?”

瑞雪听后一笑:“看你平时傻傻的,你倒很聪明伶俐的。”牧云也笑笑,自我解嘲:“我这叫大智若愚,不露内秀。”二人约好,明日凌晨卯时在轮船码头相见。瑞雪说:“今晚还有很多事要做,快点回去吧。”这时天完全黑下来。牧云说:“你先走,我在后面跟着你,保护你。”

第二天凌晨,牧云带着行李急急地赶到码头。只见刘大哥和他们的人也陆陆续续地赶来。牧云不时往对面马路上张望。不一会,只见一位少年美公子,后面跟着一位挑夫,向这边走来。牧云定睛一看,那眉眼那身段,正是她!怎么今天女扮男装了?扮成男孩更加清秀俊爽了。这时已走到他身边,挑夫拿了钱,转身离去。她喊:“表哥,你来的好早,我没来迟吧?”牧云说:“表弟,不迟,正好。”俩人相视而笑。牧云走到刘大哥身旁,低声说:“大哥,有一事相求。我的小表弟听闻我要到海外,昨晚缠了一夜,非闹着要跟我来,你看!”回头指着瑞雪,“她把行李都带来了,你说这怎么办?”刘大哥沉吟不语。牧云说:“我这个表弟比我有本事,又会唱曲,又会抚琴,她要到了船上,一定有趣得很,热闹得很,她带了银两,吃住船票都自付。”刘大哥说:“这些都不让他付。只是咱们这是出公海,要经过海关,他们要查看通关文牒的,那上面可是写了人数的。”两人顿时慌了,面面相觑。

这时,忽见一位四五十岁的大叔走了过来,说:“巧了,昨晚小杰捎信说,他妈忽然病了,今天不能来了,这位小公子,正好顶他的空缺。”刘大哥笑了,“好!既然如此,我倒是十分欢迎的。”牧云、瑞雪连忙向二位行礼。不久,人已到齐,两人随着人流上了船。

(欲知后事如何,且待下一回分晓。下一回为:〈冬去春来(六)睡觉的烦恼〉)

 

《冬去春来》的系列文章

冬去春来(一)祸不单行
冬去春来(二)艳遇知音
冬去春来(三)雨中拾遗
冬去春来(四)村姑遗情
冬去春来(五)相约黄昏
冬去春来(六)睡觉的烦恼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