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26名富豪收入超过38亿穷人总和


【看中国2019年1月22日讯】英国非政府组织乐施会的2018年度报告统计,全球有26人的收入比全球最贫穷的38亿人的收入加总还多。而瑞士信贷与富比世亿万富翁的数据显示,比较2017与2018年3月到6月间的平均收入,全球首富群的平均收入每天增加25亿。反观,全球收入分布下半区的人们的平均收入加总却以每天减少五亿元的速率在缩水。报告表示:“全球贫富分布极度不均。目前全球有数百万人持续处在极度贫穷的状态,而大量的财富则进到少数人口袋。”

乐施会指出,虽然过去几十年,全球处在极度贫穷状态的人数有减少的趋势,但世界银行数据显示,2013年起此幅度也逐渐趋缓。该报告警告:“政府得在顾及全体人民尊严与持续让社会中极少数人增加财富之间做抉择。”

乐施会的建议

乐施会建议政府应全面施行免费健保、教育跟其它公共服务、停止推动公有事业民营化、提供各种社会福利制度、确保妇女能受惠于各项社会福利。

减少妇女每天花在照料家庭的时间、让从事底层工作的人能参与预算制定过程、用政府预算让妇女有更多时间专注在其他事上、投资更多预算在水、电及育儿等公共服务上。

提高对有钱人与企业的税收、避免让有钱人与企业逃税、设计一套各国都愿意采用的公平税制。

具争议性的报告

然而,专家认为乐施会的报告因为研究方法并非特别精细,所以各国政府也不该完全采纳它们的建议。乐施会是以净资产计算贫富差距,而这样的算法并没有包含个人收入。这个算法最大的问题是,被认定为最贫穷的社会群体并不是无收入的人,而是名下没有财产且还得偿还巨额学贷的年轻人。举例来说,如果一个刚从哈佛毕业、且有稳定收入的年轻人被认为比名下没债务的非洲或东南亚人还穷,这有点不合理。

英国智库经济事务的研究主任怀特(Jamie White)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乐施会报告中的缺失并不是将负债纳入计算中,而是没把这些债务的附加价值算进去。他说:“一位刚从哈佛法学院毕业的年轻人或许扛着大量学贷,但乐施会的缺失是没把他哈佛学历的价值算进去。”

他认为乐施会的报告时常有类似的缺失。例如它们并未将个人资产或社会保障纳入个人财富的计算中。乐施会去年认为社会保障金不该被算入个人平均财富中,而这与全球经济趋势背道而驰。数据显示,社会保障过去几年在全球经济中占的比重越来越高,而各国也在扩展社会保障基金的比例。如果将这个项目从报告中删除,会导致个人资本资产的计算结果有误。

如何客观计算贫富差距

怀特认为如果根据乐施会建议,把全球最有钱26个人的财富分给最贫穷的那群人,也不会改善他们的生活。他表示:“这个做法只会增加个人资本净值,让每个人财富多750美元,但这并不是真的收入成长,而是一笔一次性的增加。这并不会改变他们的生活。”

然而,其他经济学家认为贫富差距扩大也是个不争的事实。麻省理工学院的经济学家奥托尔(David Autor)研究发现,全球贫富差距扩大的主因,可能来自巨星级私人企业,因为它们在营收上明显超越其他企业许多。研究显示像在谷歌与脸书这样的大型科技公司,贫富差距并不是在老板与员工之间,而是在巨星级企业的员工与其余的劳动人口间。

因此怀特认为,政府应该专注在增加企业间的竞争与降低进入市场的门槛,因为一个竞争激烈的市场会使经济繁荣,并以更有效的方式抑制权贵资本主义的现象持续扩张。他相信这样的做法比乐施会的提议有效。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