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郭台铭在美投资变局的背后(图)

2019-02-07 08:48 作者: 《上报》何清涟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8年6月28日,富士康总裁郭台铭(Terry Gou)和威斯康辛州州长沃特(Scott Walter)
2018年6月28日,富士康总裁郭台铭和威斯康辛州州长沃特合影。(图片来源:Andy Manis /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2月7日讯】台湾富商郭台铭在美国威斯康辛州的投资计划有变,原拟在该州设厂生产液晶显示面板(LCD),现准备将该地变为一个科研基地,从事医疗和工业的高新科技产品研发,计划聘请的员工当中大多数是工程师和研究人员,而非原来许诺的1.3万名制造业工人。这一消息让乐见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振兴制造业计划失败的媒体与观察者非常高兴,立刻畅想这将成为他2020年败选的关键因素。这种观察完全忽视了郭台铭投资变局背后各种复杂的因素。

郭台铭在美投资选项改变是明时势之举

上述媒体评判彰显了评论者的愿望与无知。近两年美国就业形势非常好,据美国劳工部最新报告,美国失业率现在降至49年以来的历史最低水准,工资则创下近十年最大涨幅。即使是政府关门停摆的2019年1月,美国企业也新增31.2万个工作岗位,失业率虽然从3.7%上升到3.9%,但总体来看,富士康在威斯康辛设厂计划有变,于美国全国的就业形势影响不大,最坏的后果只是川普总统树的这面“红旗”褪色,不再那么鲜艳而已。

我认为美国确实应该考虑如何因应郭台铭投资计划之变。今年1月下旬,富士康发表声明称,富士康在调整其重点以顺应全球市场环境的“新情况”,并大致描绘了计划内容,包括LCD面板模组后段封装厂,高精密模组成型厂,系统整合组装厂以及其它项目。但投资计划发生大的调整是可能发生的,因为富士康声明的“新情况”,包含机器人将取代人工这一无法避免的趋势。

人工智能将让1/4的美国劳动者遭遇失业

2019年1月下旬,位于美国华盛顿的布鲁金斯学会发表调查报告《自动化与人工智能如何影响美国的劳动力市场》(Automation an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How machines are affecting people and places),报告基于对美国3600万工作岗位现状的调查,指出美国将有1/4的工作将被人工智能取代。这些工作岗位集中于办公室行政管理、产品生产、运输业与食材准备等领域,这些工作者面对失业风险,必须尽快提升、更新自身技能,甚至更换工作才能避免风险。上述领域的失业风险有的将在未来几年出现,有的则可以再拖上20年左右。

美国中西部受到的失业影响更大。风险最高的是印第安那州与肯塔基州,这两个州有一半人口在制造业与运输业工作。此外,威斯康辛、俄亥俄与爱荷华州也将遭遇极大的失业压力。东北部的大城市也无法幸免这种压力,在华盛顿地区、费城、纽约与波士顿的制造业中,也将出现大面积的机器人取代人工的现象。年轻人、男性、受教育不足的人群,以及西语裔工人将成为高失业群体。

郭台铭的工厂正好设在威斯康辛州,他两年前承诺的1.3万个制造业岗位对那个州确实相当重要,这也是威斯康辛州希望富士康来本州落地的原因,州政府为此不惜投入钜资,为每个就业机会付出20万(批评者称高达150万)美元的投入。但是,资本到某地投资并不是办慈善事业,而是追逐利润,郭台铭经过再三权衡后改变主意,体现了他的精明,这种精时正是他商场征战屡屡获胜的原因。

川普在入主白宫前作过许多承诺,包括发誓要让美国的“铁锈带”——即美国大湖区到中西部陷入萧条的传统工业地区恢复生机。但人算不如天算,人工智能的挑战让恢复传统制造业繁荣成为不可能之事,他也应该通晓这一时势。

欢迎郭台铭之前要研究他的投资模式

郭台铭没兑现在威斯康辛州的投资承诺,英文主流媒体对此幸灾乐祸,除了他们刻意忽视了人工智能这一革命之外,还表明他们对郭台铭的投资模式缺乏基本了解。

中国广东深圳是郭台铭的发祥之地,他在该地的投资模式成为他在世界各地的固定模式。这个模式有其特点,除了让企业员工长期超时工作、让企业工会成为摆设之外,就是郭台铭特别重视与当地政府的关系,想方设法得到政府扶持,让政府对该公司存在劳工权益问题视而不见,但这远非郭台铭与政府关系的全部。

直到富士康发生N连跳事件之后,媒体采访当地政府,才发现深圳当局对郭台铭有说不出口的严重不满:拥有40万员工的富士康,给深圳贡献的税收远不如只有4万人的华为。根据深圳市税务部门的公开资料,鸿富锦作为富士康的主体,2009年纳税5.99亿元,在深圳828亿地税中只占0.7%,而华为当年的纳税则是22.7亿元。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郭台铭善于合法避税。郭的公司除了在原料进口与产品出口之间玩各种抵扣冲销的把戏之外,还能把中国对外资的税收优惠政策如“五减三免等用到极致。在华外资企业的税收优惠有限期,郭台铭会隔三岔五地注册一批新企业,让富士康能够持续地享受各种税收优惠。

据深圳税务部门统计,自1988年在深圳地区投资建厂以来,截至2009年,富士康一共拥有22家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下属企业,其中执行“免抵退税政策”的企业有11家,2007年度这些企业共申报出口退税额10亿元,免抵调库30亿元,共缴纳增值税1亿元。一个规模如此庞大的企业,税收上缴得如此之少,地方当局一直咬牙维护的原因,只是因为官员政绩考核有GDP和出口收入这样的指标。在富士康发生员工N连跳事件之后,深圳再也不想挽留富士康,任其外迁。

中国政府难打交道是国际资本界熟知的“秘密”,一个能与中国政府长期周旋而占尽便宜的富商,走到哪国投资,在与政府的打交道中都不会吃亏。川普及美国几个州政府,因振兴经济心切,轻信郭台铭的许诺,实在不算意外。

郭台铭改变投资项目对2020美国大选影响有多大

郭台铭在美投资专案的变化,实则浓缩了西方国家带有普遍性的困境。这一困境在世界经济论坛日前发布的《2019年全球风险报告》中终于被正视。该报告承认以往的全球化导致很多美国人和欧洲人感受到失业的威胁,失去工作和安全感的人在本国遇到贫富差距不公和移民竞争的压力,全球化受到严重挫折。

美国民主党一向不关心经济领域的生产(做蛋糕),只关心分蛋糕并力主全球化,今年该党有十余位2020大选的参选者,他们在近期活动中尽情展示了身份优势(比如自己是印度裔与拉美裔混血、非裔等)、LGBT的“性别优势与政治理想优势”(欢迎非法移民、全民医保等)之后,让本党选民深感失望。据NBC2月4日发布的消息,在民主党选民的最新民调中,有56%的民主党选民想选能够击败川普的挑战者做总统候选人,价值观排在第二位;只有33%的民主党选民认为价值观必须作为候选人的优先考量。

发达国家在疲于应付国内的各种矛盾之时,人工智能的挑战又悄然降临,法国总理马卡宏为了保住工作岗位,提出向机器人征税的办法。如何吸引外国资本来美投资以增加工作岗位,本来就不是民主党的强项。就算郭台铭的投资专案发生变化,民主党除了攻击川普并幸灾乐祸之外,并无任何高招挽回此局。因此,2020美国大选总统宝座花落谁家,并不由郭台铭这个项目决定成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