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前幕后 中国公派飞行员在美航校自尽(图)


2018年11月6日,在广东省珠海,一群K-8 猎鹰训练机飞行员走向一架飞机(图片来源: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2018年11月6日,在广东省珠海,一群K-8 猎鹰训练机飞行员走向一架飞机(图片来源: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5月3日讯】(看中国记者忆文综合报导)一名中国飞行学员两周前在美国航校训练期间自杀身亡,台前幕后的黑手浮出水面。

据CBS报导,4月16日,德克萨斯州美国航空学院(US Aviation Academy, USAG)一名21岁的中国飞行员严阳(音译,Yang Yan)在公寓内自缢身亡。

据悉,严阳2015年考入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飞行技术专业,随后和深圳航空公司签约,作为培训生被送到USAG学习。

定格的21

CBS报导说,严阳是近350名在该航空学院接受培训的中国学生之一。该校在丹顿市机场(Denton Municipal Airport)运营,与外国航空公司签订合同,培训他们未来的商业飞行员。

丹顿警方说,严的室友提到他在学校的表现可能是其死亡的一个因素。

在他去世后的一周内,一些照片和记录在网上疯传,包括该航校给中国飞行员列出的各种规章制度,例如不说英文罚款50美元、没穿制服罚款50、宿舍不干净罚款75以上,迟到罚款50、旷课罚款75,在宿舍内饮酒罚款75……

学员每天都有一张日程表,其中一张照片显示了学员一天14个小时的日程安排,其中包括为教职员工开门、清理地板上的磨损痕迹,以及在晚上清洁厕所。

在严去世后,USAG首席执行官迈克尔•赛克斯(Michael Sykes)在发给中国学员和同事的一封信中说,严阳不符合安全和质量标准,却拒绝停止培训的请求。

“这将始终是一项高技术技能,一项非常困难和具有挑战性的职业,”执行副总裁马克•泰勒(Mark Taylor)周二接受CBS采访时表示。

泰勒说,只能说英语的政策是沉浸式学习计划的一部分,因语言技能在航空通信中至关重要。

“我们不会容忍虐待,从道德的事情到商业模式。”泰勒称:“我们主要是一个国际飞行训练组织。72%的学生是国际学生。我们不会容忍这一点。”


USAG给中国公派飞行员列出的规章制度,包括不说英文、迟到、宿舍不干净等都有对应的罚款标准(图片来源:大纪元)

中国公派飞行学员的“特殊待遇”

据《大纪元》报导,知情者透露,严阳仍处于私照阶段,本应在一个月内完成,但他已在USAG航校呆了一年,期间他只接受过两三个月的正常飞行训练。严阳曾多次提出在飞行训练方面受到校方的不公正对待,但未被重视。

一名曾在该校执教的教官Jason(化名)告诉大纪元,该校管理中国公派学生的方式类似“监狱”,让人唏嘘。

USAG招收的学员分为三类,并采取截然不同的管理方式。对美国本土学员和国际自费学生,尽量满足学员要求,在训练排班安排上都以学员为主;生活上让学生自主,与普通学校一样。

对数量最大的中国公派学生则采取严苛的管理规则,例如:平时不能离开学校一定范围;不能自己买车开车;不能租车;不能随便上别人的车,只能坐学校提供的专车,从宿舍到超市买菜两周一次,每次一个半小时……

中共是个大客户

以前,USAG是一个濒临破产的小航空学校,年招生规模仅几十人。自从和中国民航局签约,其年培训的中国(中共)公派生达数百人,有时忙得找不到足够的教练。

华人生活网刊出题为《痛心!21岁中国飞行员在美国航校自杀……》的文章说,USAG航校对中国学员的严格规定是“中国民航总局对航校学员的要求”,其他非公费航校学员不受此限。

曾在USAG执教的Jason也透露,美国航校是在严格执行中共合作方的协议,否则他们拿不到合同,是中方希望用这些规定来管理中国的公派学生。

“可能中共认为极端封闭管理便于控制中国飞行学员的思想与行动,既提防学生了解外国社会和真相,还可以美其名曰‘保证学生的学习质量和安全’,”Jason说。

“如果没有中共在背后,美国的航校你给它一百个胆,它也不敢这样干;同样的,那些教官也没有胆敢区别对待中国学员!”

“航校成为中共在美国的一个执行人,”他说。

“停飞”意味着什么

大陆媒体报导称,中国航空公司最初提出的“停飞率”和“纪律性”(以淘汰部分不听话的飞行学员)等等要求成了美国航空学校要挟学生的武器,规矩越来越多,越来越苛刻。有中国飞行学员透露,出事的USAG丹顿校区的停飞率达到15%-20%,而且中国公派学生的挂科率最高。

中国飞行学员一旦被航校“停飞”,无疑等同被判了“死刑”。因为他们很难找到申诉渠道,回国后面临就业难题,甚至还得向航空公司赔付高额培训费。

“找不到人投诉,因为很多规则都是中共那边要求的,你找校方投诉也没用,反而容易遭到报复,”Jason说。如果学员找组织、中共民航局,或航空公司投诉,“可能马上成为被维稳的对象,立马找个理由要你停飞回国。”

Jason说,在没有正常的疏导机制下,中国公派飞行员承受的心理压力极大,心里的苦难以描述。尤其是没有训练安排,一拖再拖,拖几个月,“你们体会不到,如坐针毡啊,时间长了不练习,会生疏的,训练考试肯定会差,然后再等待,恶性循环……”

本地和其他国际学生

相比之下,飞行教官们会比较照顾本地和其他国际学生。Jason说, “那是他们的客户,必须要照顾得非常好。无论排班还是别的,都要迁就本地和国际学生,且教官态度要好,如果人家不来上课或出去给负面评价,学校就没办法再招人。”

他说,但到中国公派学员,学校机制就完全不一样了,“他们受了委屈,只能自己往肚子里咽”。

中国公派学员照样付学费 但中共成了航校客户

Jason强调,公派学员也照样付费学习。中国的航空公司与这些公派飞行员都签有合同,并鼓励他们进行学生贷款,学成工作后按月从工资中扣除,作为还款。转手支付操作的结果是,航空公司或中共民航局成了外国航校的直接客户,把学生的命运掌握在它们手中。

他解释说,其实美国航校跟汽车驾校一样,在哪个学校学都行,最后都是去美国政府考试。申请后就能参加考试,达到标准即可通过。

“10小时学不出来,就再增加时间,多花点钱,最后总能出来,”Jason说。“但中国学生不一样,尽管他也有贷款、自己出钱,但钱被别人拽着,你的未来、前程甚至被利用成为架在你头上的那把刀。”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