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鉴今 韩愈潮州退鳄鱼(附译文)(数文)

2019-11-20 04:46 作者: 陆文农整理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一、两首歌颂吏治的歌谣

乌古孙泽,字润甫,临潢人。皇上下旨提拔他为海北海南道廉访史。他关心百姓的疾苦,勤政助农,治理有方,家家富足。当时老百姓歌唱道:“斥卤成田兮,孙父(称孙泽为父)之报;渠水泱泱兮,长我良稻。”

(《元史•乌古孙泽传》)

岑彭,字君然,南阳棘阳人。其玄孙彭熙,任魏郡太守,到郡治理两年,听车夫唱道:“郡有枳棘,岑君伐之;郡有蟊贼,岑君治之。”

(《后汉书•岑彭传》)

二、长者之言

刘昆,字桓公,陈留东昏人。被提拔为光禄勋。皇上问刘昆说:“以前,你任江陵太守时,反向而来的大风,扑灭了大火,百姓得免受灾。后来,你担任弘农太守时,猛虎渡河,避你北去。这是因为你施行了哪些德政?而致此!”

刘昆回答说:“这都不过是偶然罢了。”

大臣们都讥笑他,并责其(刘昆):“笨拙,不会说话!”

皇上赞叹道:“这是长者之言!”并让史官,将此记录于史册。

(《后汉书•刘昆传》)

三、韩愈潮州退鳄鱼(附译文)

韩愈被贬为潮州刺史,到任之初,问潮州人民:“有何痛苦?”

百始都说:“恶溪中有鳄鱼,几乎把老百姓所养的牲畜,都吃光了。所以贫困!”

过了几天,韩愈亲自往恶溪视察,让其部下秦济,把一只羊、一只猪,投到溪中,并对溪中,作文祈祷(韩愈作《祭鳄鱼文》附后)。

当晚,暴风雷电,从溪中而起,数日后,水尽而涸,鳄鱼向西迁移六十里。从此,潮州再无鳄鱼之患。然后,溪水恢复。

(《唐书•韩愈传》)

四、鳄鱼难网今顺网

陈尧佐,任潮州通判(州副长官)。潮州百姓张氏之子,与其母在江边洗澡,鳄鱼尾随其后,而将张氏之子吞食。其母发觉,但不能从鳄鱼口中,救出自己的孩子。悲痛哀哭不已。

陈尧佐听到此事,非常伤痛,便命令两个差人,驾着小船,拿网捕捉这条鳄鱼。鳄鱼性情凶暴,平日绝非用网可以捕到!但此刻,由于陈尧佐的德威,鳄鱼却乖乖地进网就捕。于是,陈尧佐写文章公布于街市,并将这条鳄鱼烹煮掉,以绝后患。

(《宋史•陈尧佐传》)

五、别驾之功

徐州刺史吕康,推荐王祥为别驾(州副长官的通称),让他掌管州中的全部政事。政绩显著,民风大变。当时人唱道:“徐州之康,实赖王祥。郡县不空,别驾之功!”

(《晋书•王祥传》)

六、洛州大道边的棠棣碑

贾敦实,曹州冤句人,曾任洛州剌史,实行德政,甚有功绩。当初其兄贾敦颐,任洛州刺史时,百姓共同为其在郡城大道边,树碑。

后来,贾敦实离任,百姓又为贾敦实,刻石立碑于前碑之侧。当时的人,称为“棠棣(用棠棣之花,比喻兄弟)碑”。

(《人镜》)

七、西汉大小冯

冯野为兄,与其弟冯立,先后出任太守,又都有政绩惠民。当时的民歌,唱道:“大冯君,小冯君,兄弟接踵相因循。聪明贤智惠吏民,政如鲁卫德化钧,周公、康叔犹二君(说大小冯如周公与康叔)。”

(《汉书•冯野传》)

附录【韩愈《祭鳄鱼文》】(原文略,今译如下,并附“集评”等)

【今译】

某年某月某日,潮州刺史韩愈,派军事衙推(官职名)秦济,用一只羊,一头猪,扔进恶溪的水潭里,把它送给鳄鱼吃,而且告诉它说:

从前,先王已经占有天下,焚烧山野河泽的草木,以此消灭凶虫毒蛇等害人的东西,把它们驱赶到中原以外地方去。到后来的君王,仁德衰落,不能与有边远地方,就是长江汉水之间的地方,尚且都丢弃给边远民族和楚国、越国,何况潮州在五岭与南海之间,离京城万里呢!鳄鱼在此潜藏繁殖,也本来是他们适当的地方。

现在,天子继承了唐朝的王位,才能出众,仁慈威武,中原以外,宇宙之内,都安抚而占有它;何况大禹的足迹所经过,扬州的邻近,刺史、县令所管治,上贡纳税,以供祭祀天地祖宗和各神灵的地方呢!鳄鱼不能和刺史同住在这块地方。刺史接受天子的任命,守护着这块地方,治理着这里的人民。

但是,鳄鱼鼓着眼睛,不安心在恶溪潭水中,在盘据处,吃人民的家畜、猪、鹿、獐子,以此养肥它们自己;繁殖了它们的子孙。它们和刺史抗拒,争长称霸。刺史虽然无能、软弱,怎能向鳄鱼低头屈服,恐惧不敢正视,羞对官吏百姓,而苟且活在此地呢?况且接受天子的任命,来这里做官,因为这种情况,不能不和鳄鱼明辨是非。

鳄鱼有知觉,你就听刺史的话:潮州,大海在它南面,大到鲸鱼鹍鹏,小到小虾小蟹,没有不容纳归依,藉以生存饮食。鳄鱼早上出发,晚上就能到达。现在和鳄约定:三天后,请率领你们这帮恶类,向南迁移到大海,以避开天子所任命的官吏;三天做不到,五天;五天做不到,七天;七天做不到,就是死也不肯迁移。这是你们眼里没有刺史,不服从他的命令;否则,就是鳄鱼愚昧、顽固。刺史虽然有话,你们不闻不知。这是看不起天子任命的官吏,不听从他的话,不迁移而回避他。这些以愚昧顽固的态度,甘当人民和动物的坑害者,都要杀死。我刺史,就选拔有才能有技术的官吏、民众,拿着强弓毒箭,来同鳄鱼战斗,一定要杀尽才罢休。那时,你们不要后悔!

【集评】

明•茅坤:“词严义正,看之便足动鬼神。”

清•何焯:“浩然之气,悚慑百灵,诚能动物,非其刚猛之谓。此文曲折次弟,曲尽情理,所以近于六经。辞旨之妙,两汉以来未有。”

清•吴楚材:“全篇只是不许鳄鱼杂处此土,处处提出‘天子’二字、‘刺吏’二字,压服他。如问罪之师,正正堂堂之阵,能令反侧子,心寒胆栗。”

清•沈德潜:“从天子说到刺史,如高屋之建瓴水,一路逼拶而来。到后段,运以雷霆斧钺之笔,凛不可犯。”

清•朱宗洛:“文势一路追逼而下,末一段如万弩齐发,一时措手不及,光景真觉异样奇观。”

清•曾国藩:“文气似《谕巴蜀檄》。彼以雄深,此则矫健。”

【笔者附言】《新唐书•韩愈传》曾记载:韩愈被贬潮州后,听百姓说:“恶溪有鳄鱼,食民畜产且尽,民以是穷。韩便以猪、羊祭祀,并写了这篇文章,而且,“自是潮无鳄鱼患。”从中可以看出韩愈对人民的利益十分关心,这种疾“鳄”如仇,为民除害的精神,也是人民所欢迎的。全文叙述了鳄鱼猖獗的表现,强调当今天子“神圣慈武”,既命刺史“守此土,治此民”,岂能容忍鳄鱼“与刺史亢拒,争为长雄!如鳄鱼“不徙以避之,与冥顽不灵为民物害者”,则“皆可杀”!并且“必杀尽乃止”。这里明指鳄类,暗指恶人!(中共邪党恶徒,皆似鳄鱼!)“闪电轰雷,一齐俱发。没有一片忠爱心肠,既做不出此事,更写不出此文。

全文写得认真严肃,既分析了鳄类“固其所”的原因,又为其安排了出路,更威之以势。行文时紧时松,逐层逆卷,真有千岩万壑之势,可谓。“浩然之气,悚慑百灵。”(何焯语)。最后则戛然而止,志不可移。文中用词贴切,语言形象,如形容鳄鱼的样子令人难忘。世上一切鳄鱼之类的恶徒,如共党邪魔,皆必驱之!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