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 韓愈潮州退鱷魚(附譯文)(數文)

2019-11-20 04:46 作者: 陸文農整理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一、兩首歌頌吏治的歌謠

烏古孫澤,字潤甫,臨潢人。皇上下旨提拔他為海北海南道廉訪史。他關心百姓的疾苦,勤政助農,治理有方,家家富足。當時老百姓歌唱道:「斥鹵成田兮,孫父(稱孫澤為父)之報;渠水泱泱兮,長我良稻。」

(《元史•烏古孫澤傳》)

岑彭,字君然,南陽棘陽人。其玄孫彭熙,任魏郡太守,到郡治理兩年,聽車伕唱道:「郡有枳棘,岑君伐之;郡有蟊賊,岑君治之。」

(《後漢書•岑彭傳》)

二、長者之言

劉昆,字桓公,陳留東昏人。被提拔為光祿勛。皇上問劉昆說:「以前,你任江陵太守時,反向而來的大風,扑滅了大火,百姓得免受災。後來,你擔任弘農太守時,猛虎渡河,避你北去。這是因為你施行了哪些德政?而致此!」

劉昆回答說:「這都不過是偶然罷了。」

大臣們都譏笑他,並責其(劉昆):「笨拙,不會說話!」

皇上讚嘆道:「這是長者之言!」並讓史官,將此記錄於史冊。

(《後漢書•劉昆傳》)

三、韓愈潮州退鱷魚(附譯文)

韓愈被貶為潮州刺史,到任之初,問潮州人民:「有何痛苦?」

百始都說:「惡溪中有鱷魚,幾乎把老百姓所養的牲畜,都吃光了。所以貧困!」

過了幾天,韓愈親自往惡溪視察,讓其部下秦濟,把一隻羊、一隻豬,投到溪中,並對溪中,作文祈禱(韓愈作《祭鱷魚文》附後)。

當晚,暴風雷電,從溪中而起,數日後,水盡而涸,鱷魚向西遷移六十里。從此,潮州再無鱷魚之患。然後,溪水恢復。

(《唐書•韓愈傳》)

四、鱷魚難網今順網

陳堯佐,任潮州通判(州副長官)。潮州百姓張氏之子,與其母在江邊洗澡,鱷魚尾隨其後,而將張氏之子吞食。其母發覺,但不能從鱷魚口中,救出自己的孩子。悲痛哀哭不已。

陳堯佐聽到此事,非常傷痛,便命令兩個差人,駕著小船,拿網捕捉這條鱷魚。鱷魚性情凶暴,平日絕非用網可以捕到!但此刻,由於陳堯佐的德威,鱷魚卻乖乖地進網就捕。於是,陳堯佐寫文章公布於街市,並將這條鱷魚烹煮掉,以絕後患。

(《宋史•陳堯佐傳》)

五、別駕之功

徐州刺史呂康,推薦王祥為別駕(州副長官的通稱),讓他掌管州中的全部政事。政績顯著,民風大變。當時人唱道:「徐州之康,實賴王祥。郡縣不空,別駕之功!」

(《晉書•王祥傳》)

六、洛州大道邊的棠棣碑

賈敦實,曹州冤句人,曾任洛州剌史,實行德政,甚有功績。當初其兄賈敦頤,任洛州刺史時,百姓共同為其在郡城大道邊,樹碑。

後來,賈敦實離任,百姓又為賈敦實,刻石立碑於前碑之側。當時的人,稱為「棠棣(用棠棣之花,比喻兄弟)碑」。

(《人鏡》)

七、西漢大小馮

馮野為兄,與其弟馮立,先後出任太守,又都有政績惠民。當時的民歌,唱道:「大馮君,小馮君,兄弟接踵相因循。聰明賢智惠吏民,政如魯衛德化鈞,周公、康叔猶二君(說大小馮如周公與康叔)。」

(《漢書•馮野傳》)

附錄【韓愈《祭鱷魚文》】(原文略,今譯如下,並附「集評」等)

【今譯】

某年某月某日,潮州刺史韓愈,派軍事衙推(官職名)秦濟,用一隻羊,一頭豬,扔進惡溪的水潭裡,把它送給鱷魚吃,而且告訴它說:

從前,先王已經佔有天下,焚燒山野河澤的草木,以此消滅凶蟲毒蛇等害人的東西,把它們驅趕到中原以外地方去。到後來的君王,仁德衰落,不能與有邊遠地方,就是長江漢水之間的地方,尚且都丟棄給邊遠民族和楚國、越國,何況潮州在五嶺與南海之間,離京城萬里呢!鱷魚在此潛藏繁殖,也本來是他們適當的地方。

現在,天子繼承了唐朝的王位,才能出眾,仁慈威武,中原以外,宇宙之內,都安撫而佔有它;何況大禹的足跡所經過,揚州的鄰近,刺史、縣令所管治,上貢納稅,以供祭祀天地祖宗和各神靈的地方呢!鱷魚不能和刺史同住在這塊地方。刺史接受天子的任命,守護著這塊地方,治理著這裡的人民。

但是,鱷魚鼓著眼睛,不安心在惡溪潭水中,在盤據處,吃人民的家畜、豬、鹿、獐子,以此養肥它們自己;繁殖了它們的子孫。它們和刺史抗拒,爭長稱霸。刺史雖然無能、軟弱,怎能向鱷魚低頭屈服,恐懼不敢正視,羞對官吏百姓,而苟且活在此地呢?況且接受天子的任命,來這裡做官,因為這種情況,不能不和鱷魚明辨是非。

鱷魚有知覺,你就聽刺史的話:潮州,大海在它南面,大到鯨魚鵾鵬,小到小蝦小蟹,沒有不容納歸依,藉以生存飲食。鱷魚早上出發,晚上就能到達。現在和鱷約定:三天後,請率領你們這幫惡類,向南遷移到大海,以避開天子所任命的官吏;三天做不到,五天;五天做不到,七天;七天做不到,就是死也不肯遷移。這是你們眼裡沒有刺史,不服從他的命令;否則,就是鱷魚愚昧、頑固。刺史雖然有話,你們不聞不知。這是看不起天子任命的官吏,不聽從他的話,不遷移而迴避他。這些以愚昧頑固的態度,甘當人民和動物的坑害者,都要殺死。我刺史,就選拔有才能有技術的官吏、民眾,拿著強弓毒箭,來同鱷魚戰鬥,一定要殺盡才罷休。那時,你們不要後悔!

【集評】

明•茅坤:「詞嚴義正,看之便足動鬼神。」

清•何焯:「浩然之氣,悚懾百靈,誠能動物,非其剛猛之謂。此文曲折次弟,曲盡情理,所以近於六經。辭旨之妙,兩漢以來未有。」

清•吳楚材:「全篇只是不許鱷魚雜處此土,處處提出『天子』二字、『刺吏』二字,壓服他。如問罪之師,正正堂堂之陣,能令反側子,心寒膽栗。」

清•瀋德潛:「從天子說到刺史,如高屋之建瓴水,一路逼拶而來。到後段,運以雷霆斧鉞之筆,凜不可犯。」

清•朱宗洛:「文勢一路追逼而下,末一段如萬弩齊發,一時措手不及,光景真覺異樣奇觀。」

清•曾國藩:「文氣似《諭巴蜀檄》。彼以雄深,此則矯健。」

【筆者附言】《新唐書•韓愈傳》曾記載:韓愈被貶潮州後,聽百姓說:「惡溪有鱷魚,食民畜產且盡,民以是窮。韓便以豬、羊祭祀,並寫了這篇文章,而且,「自是潮無鱷魚患。」從中可以看出韓愈對人民的利益十分關心,這種疾「鱷」如仇,為民除害的精神,也是人民所歡迎的。全文敘述了鱷魚猖獗的表現,強調當今天子「神聖慈武」,既命刺史「守此土,治此民」,豈能容忍鱷魚「與刺史亢拒,爭為長雄!如鱷魚「不徙以避之,與冥頑不靈為民物害者」,則「皆可殺」!並且「必殺盡乃止」。這裡明指鱷類,暗指惡人!(中共邪黨惡徒,皆似鱷魚!)「閃電轟雷,一齊俱發。沒有一片忠愛心腸,既做不出此事,更寫不出此文。

全文寫得認真嚴肅,既分析了鱷類「固其所」的原因,又為其安排了出路,更威之以勢。行文時緊時松,逐層逆卷,真有千岩萬壑之勢,可謂。「浩然之氣,悚懾百靈。」(何焯語)。最後則戛然而止,志不可移。文中用詞貼切,語言形象,如形容鱷魚的樣子令人難忘。世上一切鱷魚之類的惡徒,如共黨邪魔,皆必驅之!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