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察“反水”了:我现在是抗争者(图)

2020-01-06 13:49 作者: 明思

手机版 正体 1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月5日下午,香港民主党多名北区区议员与市民联合举行“新春上水和你行”集会及游行,表达对区内水货问题的关注。
1月5日下午,港民主党多名北区区议员与市民联合举行“新春上水和你行”集会及游行,港警在街头搜查。(图片来源:李天正/看中国摄影)

【看中国2020年1月6日讯】(看中国记者明思综合报导)反送中运动至今,警暴问题使全民仇警情绪蔓延。1月5日,香港一名29岁的前警员Canaan Wong除罩接受港媒采访,他表示,他曾经是一个警察,现在是一名抗争者,当他脱离警队的时候,有一种失恋的感觉,很痛苦,但他觉得他现在这么做是对的,因为现在警员在政府的纵容下,他们的行为完全是违规的。

据《立场新闻》报导,自2015年香港雨伞运动后开始任职警察的Canaan在镜头前说道,“我曾经是警察,现在是抗争者”。

29岁的Canaan表示,在决定脱下警服,加入抗争者行列时,自己并没有太多挣扎。也明白此决定的代价是,警界朋友对他行为难以理解,因此与他断绝交往,甚至对他憎恨、敌视。

他强调,必须在友谊与公义间做出抉择,虽然很痛苦也很伤感,内心很重视这群警界的朋友,但他仍希望能站在公义的这边。

谈到警方违规滥暴、滥捕行为,港府却摆明要姑息放纵,Canaan说,大多警员都认为,使用武力制伏那些表达诉求的市民,是很正常的作法,甚至有警员认为,警方的威信不容挑战,因此要求“一定要绝对的制伏”。

Canaan说,很多警员因为身边亲朋好友的不解、加上警民冲突的对立,陷入一种完全孤立的境地,承受莫大的精神压力,甚至产生怨念,因而将不满情绪发泄在抗争者或市民身上。

Canaan透露,也有警员对于社会时事并不关心也不了解,只是单纯喜好枪械等武器,将镇压行动视为有趣而刺激的游戏。

Canaan强调,即使被昔日同袍疏离、被警界朋友视为外人,他也坚持自己的决定,他选择除下面罩,接受传媒访问,为的是增强说服力,让更多人知道,仍然有人愿意站出来以真面目示人,从而推动反送中运动发展,寻找更多突破点。

Canaan也希望能借此机会,在镜头前告诉警界的朋友们,“其实你可以有选择的”。

 

Canaan此前在接受《洛杉矶时报》访问时,同样没有蒙面,他说自己的现职是教学助理,在转投抗争者行列后,有许多个周末,他都在街头与前同袍们相逢对峙。

Canaan说,当彼此的身份角色已不再相同时,他与抗争者站在同一阵线,渐渐明白警方如何失信于市民。他曾目睹警员挥棍打向抗争者,令曾经接受过训练的他,感到畏惧。

他批评警方的暴力、不专业,及犯错却能逍遥法外。而警队上司回应示威的做法无法令人信服,因此他决定站出来受访。

他还提到,学堂教导警员必要时,只可以使用最低武力。根据警方内部训练指引,当警员面对“主动攻击”,方可出动警棍,但是近月的情况远超于此。

连月来Canaan曾多次劝说警队朋友离职,但是终究未能成功劝退一人。甚至有人表明,丰厚的加班津贴是他愿意留在警队的原因。

如今,Canaan大部分的前同袍都不再回复他的讯息。

他认为,市民对警方的不信任日益发酵,而部分人其实是知道警察做得不对,但他们为了生存而噤声。

据香港政府去年底的文件显示,在过去半年中,发放给纪律部队逾时的工作津贴总开支约已高达9.5亿元。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