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告南京雨花台法院院长 江西维权人盼罚司法乱作为(组图)

2020-09-17 11:10 作者: 卢乙欣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江西维权人士肖青山常年居住在广州,并积极帮助访民及弱势群体维权。
江西维权人士肖青山(坐轮椅者)常年居住在广州,并积极帮助访民及弱势群体维权。(图片来源:维权网)

【看中国2020年9月17日讯】(看中国记者卢乙欣综合报导)南京车融汇网约车租赁公司因以未获得合法手续的网约车,诈骗承租人钱财,被受害人起诉,法院却裁定网约车公司无责,但当网约车公司起诉受害人归还银行担保借款,法院却积极地乱予以立案。为因应司法乱作为,受害人尹自花在知名江西维权人士肖青山的帮助下,将南京雨花台区法院院长陶红告上了她自己法院的法庭。

综合自由亚洲电台与维权网报导,安徽马鞍山居民尹自花于2017年6月前往江苏南京谋生,后来遭到南京车融汇汽车服务有限公司明知尹自花的车辆缺乏合法手续的情况下,故意隐瞒了事实真相,跟尹自花等2000多位消费者签订了汽车租赁合同,并以最低收取每人16万元的租车费。至于该公司在收取尹自花等人的巨额租车费之后,竟然给尹自花等人一辆缺乏合法营运手续的黑车。当尹自花等人在发现受骗上当后,要求退车退钱,但均遭拒绝。大家最后报警处理,但员警却回复说管不了此事。

尹自花于2019年6月找到了江西维权人士肖青山(身份证姓名:肖高升),肖青山随即于6月4日陪同尹自花前往南京车融汇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办理退车,并在110民警的见证下,顺利将涉案车辆退还给该间公司,当天还向建邺区法院起诉。与尹自花一同被骗的刘怀忠等人,则赴南京市雨花台区法院起诉了该间公司。不过,雨花台区法院却将该间公司没有合法手续的黑车之责任,推到了政府交通运输管理部门,帮助该间公司逃脱法律惩罚,中止了审理。

尹自花及2000多位车融汇受害人再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终止这类涉嫌欺诈的租赁关系,后续却遭法院以办理不了合法经营手续及怪不得发布要约的车融汇公司,最终仍是作出中止审理的裁定。

不过,当南京车融汇公司起诉了尹自花归还南京银行的担保贷款之时,南京市雨花台区法院却在未经审查的情况下,就受理立案了,导致已经出现巨大经济损失的受害人尹自花等人,又将再次进入诉累中。

受害人尹自花在知名江西维权人士肖青山的帮助下,将乱有作为的南京雨花台区法院院长陶红告上了她自己法院的法庭。
受害人尹自花在知名江西维权人士肖青山的帮助下,将乱有作为的南京雨花台区法院院长陶红告上了她自己法院的法庭。(图片来源:微博)

雨花台区法院现今又受理南京车融汇公司起诉尹自花,并要求她赔钱。肖青山得知实情后,决定帮助尹自花,并起诉了雨花台区法院院长陶红。虽然在法律上,诉法院院长是于法无据,但在当下无法无天的环境下,却不失为以乱诉惩治司法乱作为的一种可尝试方式。

尹自花电话:18895562813。

被誉为“轮椅上的英雄”的江西维权人士肖青山。
被誉为“轮椅上的英雄”的江西维权人士肖青山。(图片来源:维权网)

维权人士肖青山简介

2013年1月9日,肖青山在南方报业集团的楼下,抗议广东宣传部篡改了《南方周末》的新年贺词。当时的肖青山推着轮椅,手举着横幅,高声呼喊着口号。

2013年2月14日上午10点半左右,肖青山与56位广东省连州市东陂镇大洞村村民,前往天安门广场举牌抗议。除了抗议地方政府假借旅游开发之名义,损害农民合法权益,还要求释放遭到当地警方绑架的3位维权村民代表。但他们才抗议不久,立即被天安门广场公安分局带走,并被送到了马家楼救助中心,人身自由亦遭限制。肖青山等人在后续的几天内,持续强烈要求国家信访局应当解决他们的上访问题。

同年4月22日下午3点左右,肖青山来到深圳市中级法院门口,呼吁政府应该要落实执行官员公开财产制度,他亦展开标语横幅,上头写有“要求该院的院长霍敏公开财产”。活动顺利进行,直至晚间6点,深圳中级法院姓曹立案庭庭长突然指使着6名法警去抢夺肖青山手中的标语,接着开始殴打、驱赶他,导致肖青山的牙齿出血。

事发后,肖青山拨打了110报警,但到场员警却以现场监控录影坏掉,无法取证为由,拒绝立案。

同年10月3日上午10时左右,肖青山、江西省宜春市访民廖佳华及胡湘银、山东省枣庄市滕州市的访民苏士芹及冉崇碧、江西省新余市访民应力钢等6人,前往北京火车西站举牌维权,除了诉说宜春市长蒋斌欺骗人民、强征土地、 强拆私房外,还诉说滕州市政府使用暴力强拆私人厂房之侵权事实。

同年10月4日,肖青山及苏士芹等人,在军事博物馆及中央电视台抗议山东省滕州市政府,被20多位官员冒领私吞等情况。

同年10月6日下午13点10分,肖青山及江西新余访民应立钢一同走在路上时,遭到北京市月坛派出所两辆警车、多名员警拦截,警方还在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书的状况下,就将人带走。

2014年3月2日,肖青山在长沙举牌抗议湖南大学迫害从该校退休的物理老师佟适冬,并要求还八旬老人的退休待遇。佟适冬因组建中国民主党湖南大学委员会,而遭到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九年有期徒刑。在佟适冬老师入狱期间,湖南大学竟收走了他的财产、房屋及书籍。佟适冬出狱后,湖南大学甚至扣压了他的退休待遇,不愿归还佟的私人财物,每个月也只发给高龄80岁的佟适冬1000元的生活费。

2020年7月16日,肖青山就新干县法院行政庭法官肖东宇的胡裁乱判行为,向该法院院长谌学珺邮寄建议函,希望该法院能够将新时代的司法败类肖东宇,从法院清理出去。

同年7月16日,肖青山为了寻求公益诉讼突破,欲进一步实现社会的公平正义,遂将长期以来浪费资源的吉安市中级法院的黄建文院长,告上了由黄建文领导的吉安市吉州区法院。

常年居住广州的肖青山,是江西省吉安市人。他今年已经54岁,早年在广州市打工谋生,后来因工伤事故致残之后,就开始自学法律,并在广州成立了法律服务所,并专门为弱势群体的农民工维权。由于后续遭受当地公安的打压,被迫赴北京上访。在此期间,他成立了肖青山维权团队,辗转在中国各地替弱势群体维权。他虽然是一名坐着轮椅的残疾人士,但因长期以来从事维权活动,并积极帮助访民及弱势群体维权,遭受当局长期迫害,是一名具备知名度的人权捍卫者。大家都称肖青山为“举牌哥”,并赞誉他为“轮椅上的英雄”。

此外,经常参与街头集会活动的肖青山,也曾针对上访、上街,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他于2014年4月24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信访人之所以“信上不信下”,与认为上面的官员能够“压住”下级的现实情况是不无关系的,也跟当地各级政府沆瀣一气的维稳是有关系的。但无论是“逐级上访”或是“越级上访”,都是无法真正的解决问题,民众最佳的反抗方式就是走上街头。肖青山强调:“如果信访管道都堵死了,那访民都上街丶抗议丶示威了。上访的问题都要地方政府去处理,但中央政府管不了地方,地方阳奉阴违,欺骗老百姓丶欺骗上级政府,上级政府又要指望下级政府来维稳,所以现在这个乱套了。对社会来说,上街比上访的效果更好。我一直不支持那些人去上访,因为上访没意义,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肖青山电话:189-7964-5473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