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讲的故事 让人啧啧称奇!(组图)

2022-01-28 14:43 作者: 莲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母亲 老人
母亲姓辛,祖籍山东省海阳县大辛庄。(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母亲姓辛,祖籍山东省海阳县大辛庄。据母亲讲述,祖上清朝时有人在朝廷做官,后由于家族里出现了纨绔子弟,被人上奏皇帝,皇帝大怒,把全国九府一百零八县的辛氏集中在一起,在山东海阳县成立一个辛庄,后来由于人口过多又成立了一个小辛庄,朝廷派专人管理。

虽然家族不穷,但由于管理的非常严格不太自由,后来母亲祖上不想再受管制,老哥四个(辛仕仁、辛仕义、辛仕礼、辛仕杰好像是这哥四个名字)就偷偷跑到口外(张家口以外),然后哥四个分头而行,到民国的时候有一个国民军官姓辛,和母亲祖上谈话,才知道是当时从山东过来的哥四个其中的一枝,辽宁老建平一枝、通辽一枝,还有军官家族一枝,军官说经常在国内随部队辗转,剩下的那一枝还未找到,后洒泪而别,说会继续寻找另一枝的人。

太姥姥生于清朝末期一个贾姓官宦人家,后嫁入辛家育四子,姥爷是老四,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姥爷有个舅舅是著名的中医,一次,姥爷的舅舅来到太姥姥家,太姥姥希望兄弟能给外甥治病,姥爷的舅舅说可以,就是药不好找、不好配,得花不少钱。太姥姥说没事,就给兄弟一千二百两雪花纹银,期限三年把药配齐,过程不行催问。

转眼之间三年即将要到,太姥姥也没听到兄弟要来给姥爷治病,就派姥爷去他舅舅家看看,姥爷去了一看舅舅没在家,就问他徒弟:舅舅去哪里了?徒弟说师父几乎不在家,骑着驴去各个地方采药,采药特别不容易,得分地区、节气、时辰,比如某省、某山、某季节、日出前得采这味草药刚出的芽,真的是特别难,这些不同草药采回来就喂了一些不同的虫子,姥爷一看有些恶心就回家了。又过了很长时间姥爷的舅舅就给姥爷送药来了,一共十丸,告诉姥爷吃好了就停药,姥爷吃到第六丸药的时候就完全康复。

后来姥爷就对他舅舅说:“你给我配的什么药啊这么管用?”姥爷的舅舅说:“我用三年多的时间一年四季都在在全国各地采药,钱主要花在路途食宿上了,而且花费很多,我并没赚你啥钱,如果是别人我肯定不会给治,路途之艰辛,遇见豺狼虎豹还有性命之忧啊,把采来的草药喂虫子,然后用不同虫子拉出来的屎给你做成药丸,一共做了十丸,怕你知道是虫子屎做的药丸不肯吃,所以也就没告诉你。”

姥爷听了也很感动,又向舅舅道了谢。姥爷把剩下的两丸药送给了一个当老师的朋友,这个朋友是位刘姓老师,被学生气出心脏病了,吃两丸药也就好了,剩下的两丸药分别送给另外两个朋友,都心脏有点毛病,也都好了。

姥爷有文化是家乡官办学校校长,教学生及子女琴棋诗书画,不管顶着多大的压力也不许女儿裹脚,因此九十多岁的母亲是天然足,会下象棋会吹箫,在姥爷的教育下也会观星。姥爷的家庭深受传统文化的影响,父慈子孝,善待下人,远近闻名。姥爷的家庭地处交通要道,有不少官员路过此地都要在姥爷家休息,姥爷家的厨师也是清朝尚书家厨师的徒弟,厨艺一流,每当贵客临门,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位置,有贵客赞叹的说:“真没想到口外竟然有这样的人家!”

姥爷二十四岁的时候比他大一岁的张学良将军也在姥爷家做过客,东北战将吴佩孚更是经常来家里做客,由于祖上家规不许后人做官,姥爷也拒绝了许多升官发财的机会选择了教书育人,无论穷富只要认真学,姥爷就会尽力指导,有个不爱学习的学生气走了几任老师,后托人送到姥爷的门下,姥爷教啥都不肯学,后来姥爷想起他家出中医,就试着教他读医书,没想到这回他学进去了,最后成了一个非常出名的中医大夫。以前有个热河省的省长、和一个二甲医院的退休院长都是我姥爷的学生。母亲经常说她小时候吃的海带有一巴掌厚,吃的对虾两个一斤等等,都是姥爷的学生发达以后回来看姥爷给送的。

姥爷为人忠厚善良,四九年以后,中共窃取政权,一个军人指导员叫姥爷家的羊倌忆苦思甜,带头批判姥爷,羊倌上台说自从给姥爷家放羊,终于过上了吃饱穿暖的日子,人家对我非常照顾,还没等说完就被赶下台了,让一位女厨师批判,女厨师姓冷,女厨说姥爷家根本没把她当作下人,吃饭的时候她和家里长辈一起吃,姥爷的晚辈需要给她盛饭、添饭,就这样批判会也就不了了之。

姥爷年轻的时候幸遇奇人,送给他一本奇书,这本书看的时候平放到桌子上用手拍,拍到哪页看哪页,如果被别人看见此书,就必须烧掉。

奇书
这本书看的时候平放到桌子上用手拍,拍到哪页看哪页,如果被别人看见此书,就必须烧掉。(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母亲的堂姐对这本书非常好奇,就在姥爷离开书房的时候带母亲去找这本书,母亲小时候过目不忘,就看了一页记得几句大致意思是:国民党总有雄狮百万,到头竹篮打水一场空⋯⋯。没等看多少姥爷就回来了,远远的看到门口有变就咳嗽几声,等晚辈偷偷离开他才进去,看奇书被动,姥爷也就守信含泪把书烧了。

姥爷本人也是奇人,在姥姥生我舅舅的时候,姥爷说:“这个孩子能文能武,是我在一个大庙后边的花朵上抱来的,我抱着跑的时候一个人还在后边追我,说叫我放下孩子,这个孩子不是我的,我没听抱着孩子就跑回来了。”我大舅在十二岁的时候生了一次大病,好像就要离去似的,姥姥急得够呛,姥爷却无动于衷,他说:“死不了,人家来换魂了,送过来的孩子饥黄面瘦的,此子以后忠厚老实也没啥本领。”我大舅的一生也真是这样。

还有一次,姥爷一觉醒来就对姥姥说:“大姐够呛了!”姥姥说:“昨天大孙子还到他姑奶奶家去了,看见他姑奶奶挺好的,净瞎说。”姥爷说:昨晚入睡就见一个人把他带到一个大庙里,有人过来在他面前放了一张桌子,不一会儿就带上一个人来,姥爷一看是他大姐,马上就喊了一声大姐,立即有人就拍了一下桌子说道:这里有什么大姐!等第二天的时候真的就接到姥爷大姐的死信了。

姥爷等中共执政以后发现传统被破坏殆尽,经常叹气说迫害了几代人,从此寡言少语了。大约六十年代,姥爷寿终正寝盘坐而逝。

责任编辑:穆瑶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