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玉堂春》瑣談(圖)

2020-07-29 08:30 作者: 園丁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京劇《 棋盤山》 劇照
京劇《 棋盤山》 劇照。(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1624年明朝文學家、戲劇家馮夢龍的《警世通言》出版。其中有篇小說,叫《玉堂春落難逢夫》,這是一個根據真人真事創作的小說。故事梗概是:

吏部尚書王瓊因得罪宦官劉瑾,被貶陪都南京。王瓊命三公子王景龍留居燕京收債,叫他收畢債務,然後去南京。王景龍在京收回白銀三萬兩。王景龍事畢,一日閑逛到妓院,見妓女蘇三才貌雙全,這對少年一見鍾情,立下山盟海誓。從此,王景龍經常到妓院揮霍銀兩,與蘇三約會。不到一年,他所收取的債銀,全部揮霍殆盡。妓院老鴇見無利可圖,就把他趕出了春樓。

蘇三攜帶私銀,到王景龍棲身的廟裡,會見情人、贈銀,要他回南京發奮讀書,蘇三誓言等候他成就功名。王景龍浪子回頭,二次進京。這次是來應試趕考,得中進士,任職真定府理刑判官。他的父親做主,令他娶了劉都堂的女兒為正室。

老鴇把王景龍趕走後,把蘇三賣給了山西洪洞縣的馬販子瀋洪。瀋洪把蘇三帶回洪洞縣。蘇三堅持不與瀋洪同房。因瀋洪常年在外經商,其妻皮氏與鄉紳監生趙昂私通。皮氏與趙昂合謀,毒死瀋洪。卻誣陷蘇三,並以銀賄賂知縣及衙役。

知縣貪贓枉法,對蘇三嚴刑逼供,蘇三忍痛不過,含冤屈召,被囚死牢。衙役劉志仁,得知蘇三冤枉實情,暗中保護蘇三。王景龍原任滿期,改任山西八府巡按,得知蘇三犯案,便微服私訪洪洞縣,得知蘇三冤情。令押解蘇三一案全部人到太原複審。

為避嫌。王景龍委託劉推言來代審。劉監禁了皮氏、趙昂,得實情。最後劉推言判蘇三無罪,將罪犯正法。貪官被撤職法辦。蘇三與王景龍團圓。

京劇《玉堂春》,就是根據馮夢龍的這個小說改編的。最早是在清朝嘉慶七年,三慶班的魯龍言演過其中的折子戲,後來京劇四大名旦,都演過《玉堂春》的折子戲。到1924年,經過荀慧生和陳墨香合作,按照馮夢龍小說故事情節,在折子戲的基礎上,刪繁就簡,又去掉一些不健康的台詞和表演,改編成全本《玉堂春》,戲中人名與小說相比也有變化,如瀋洪改稱瀋雁林,王景龍改稱王金龍等。荀慧生在1926年在上海大新舞臺首演成功,後來又在北京演出,譽滿京城。

當時荀慧生演的《玉堂春》,全劇共十五場。包括《嫖院》、《定情》、《廟會》、《起解》、《會審》、《探監》、《團圓》等。在《定情》一場戲中,王金龍為蘇三取藝名玉堂春。《廟會》一場戲,蘇三去城隍廟裡贈銀給王金龍,要他回南京發奮上進。《起解》一場戲,演了皮氏在面中下毒藥,本想毒死蘇三,不料想面被瀋雁林吃了,中毒身亡,於是皮氏便誣陷蘇三害死其夫。在《會審》一場戲,審問蘇三的是,藩司劉秉義和皋司潘必正二人。在《探監》一場戲演了王金龍探監,被劉秉義遇到,劉才知道王金龍與蘇三的實情。之後他判蘇三無罪。

陳墨香生於1884年,卒於1943年。他是著名的京劇票友、劇作家。他與荀慧生合作,始於1923年,當時荀慧生在《春生社戲班》,已經成為該戲班旦角主要演員。陳墨香為了與荀慧生結識,他搬家到荀慧生家就近,與荀為鄰。從此二人經常切磋京劇技藝,二人還同臺演出。荀慧生演的全本《玉堂春》,是他們二人共同編劇,由陳墨香執筆寫成劇本。陳墨香為荀慧生編寫過許多個劇本,他還為程硯秋編寫過劇本。他一生共編寫100多個劇本,其中半數是為荀慧生寫的。他的著作有《陳墨香劇話》、《梨園歲時記》等,《梨園外史》是他和潘鏡芙合寫的。

現在人們在京劇舞台上看到的《玉堂春》,是在荀慧生演出劇本的基礎上,又進行了加工改編,場次更少,使原戲中的精華更突出。現在人們的藝術欣賞標準高了,隨著科技進步,演員的服裝、服飾更美,舞臺設計效果更佳。1949年張君秋與俞振飛、馬崇仁、馬盛龍等演出有電影記錄片,雖然保留了這些演員當年演出實況,但是由於當時音像保存技術條件差,現在看來,影像就有不清楚的畫面,就不如當時舞台上真人演出效果。對比之下,再看2018年北京京劇院青年演員演出的實況錄像,就感到音像清晰的多,故事性也比較連貫。從錄像上還可以看到文場樂器伴奏場面。

關於蘇三的家鄉在哪裡,有三種說法,現在也無從考證。有一種說法是她家鄉在蘇州;還有一種說法是在河北廣平府(今邯鄲市);第三種說法是在山西大同府周家莊。蘇三原名叫周玉潔,也有說叫頋立春的。她5歲時父母雙亡,少年時被拐賣到燕京的蘇州妓院,因妓院老闆姓蘇,在她之前已經有兩名女孩,故給她取名蘇三。蘇三天生麗質,聰慧好學,到妓院後,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可以說是才貌雙全。但是她潔身自好,只賣藝,不失身。玉堂春是王景龍為他起的藝名。她對王景龍(王金龍)的真情始終如一。

蘇三當年在洪洞縣坐牢的牢房,至今還在作為旅遊景點展出,不過是原建築還是後來複製的,筆者沒有去過洪洞縣,所以也不知這景點的真假。從明朝蘇三坐牢開始算,時間延續到今天,已經有500多年,即便有歷史遺蹟,到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後,中國有許多文化古蹟都被破壞了,現在中國大陸有許多旅遊景點都是山寨冒牌貨,例如著名的黃鶴樓,最早在三國時,由吳國的孫權在長江邊的夏口修建,後來雖然經幾次改建、重建,都沒有離開原址,而到中共掌權後,在修建武漢長江大橋時,就是遷址重建的。

我也喜歡看《玉堂春》的折子戲。最常看的是《女起解》和《三堂會審》。在上個世紀40年代,蘇三那句西皮流水唱腔:「蘇三離了洪洞縣,將身來在大街前….」是當時的「流行歌曲」,人人都會哼哼幾句。

愛聽胡琴伴奏清唱的,我認為音像效果最好的是,2013年李維康唱,王彩雲京胡伴奏的《女起解》反二黃慢板錄像,雖然這錄像已經配上了交響樂,我看,交響樂在這兒僅僅是襯托。按劇情是解差崇公道,到獄中押解蘇三上路前,蘇三拜別獄神,向獄神傾訴衷情,蘇三長嘆一聲「天哪!」緊接著胡琴緩慢悠揚的反二黃慢板「過門」,引入蘇三的起唱:「崇老伯他說是(「過門」)冤枉能辨,」接下來是一大段旋律非常美妙動聽的「大過門」,然後是蘇三的抒情:「想起了王金龍負義兒男」…….。這一大段唱腔最後結尾是「此一番到太原洗清冤案,得生時修廟宇再塑金顏」。這段唱腔結束以後,她就跟崇公道啟程去太原。李維康的嗓音特好,唱腔吐字清析,腔調隨劇情變化。王彩雲拉胡琴,她擅長使用長弓,全神投入,指法嫻熟,運弓的動作大方,琴音隨曲剛柔相濟。她為李維康的伴奏裹字、托腔珠聯璧合。

從談李維康清唱《女起解》,想到她在中國戲曲學校的同學,旅美京胡演奏家楊柳青。他是一個京胡天才,戲校畢業後,在大陸發展不順利,七十年代以後到香港,在香港藝術發展局工作,他還在業餘傳授京劇藝術,兼任香港大學藝術系客座教授。後來到美國。在香港他曾經寫過許多介紹京劇和昆曲的文章。他還為京劇胡琴曲牌的傳播,作了一件好事,現在YouTube網上,有他的《京劇曲牌集錦》錄音,共有20多個京劇京胡曲牌,他的琴音悠揚動聽。楊柳青學京胡,也曾得到著名京胡演奏家楊寳忠的指教。七十年代初他曾經為山東京劇團的方榮翔操過琴。他也曾為李維康拉過胡琴,傳說他手裡有一把徐蘭沅曾經用過的京胡。我當年學拉胡琴,就是從練習拉徐蘭沅的京胡曲牌琴譜開始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