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限電原因很簡單 根本沒有所謂的金融戰(圖)


中國多個省份拉閘限電。
中國多個省份拉閘限電。(圖片來源:Pixabay)

【看中國2021年9月29日訊】9月下旬以來,中國多個省份拉閘限電。山東、江蘇、浙江、廣東和東北三省等地,限電限產的聲音此起彼伏。受「拉閘限電」影響的不止工廠用電,還包括居民用電。從9月23日開始,東北三省在用電高峰時段部分拉閘限電。

在社交媒體上,不少中國民眾表示,因為停電,手機沒有信號、城市主幹道紅綠燈無法正常運行、部分商鋪只能點蠟燭營業……

拉閘限電愈演愈烈的情況下,以至於一篇從限電講到世紀通脹、中美金融大戰的文章一度在中國網路上瘋傳。

其實此次限電,原因很簡單——供需失衡。一方面,受中國性煤炭緊缺、煤價高企、煤電價格倒掛影響,目前不少省份出現供電緊張局面。另一方面,用電需求增加也是此次限電潮的重要原因之一。

限電帶來的影響,最早發生於企業生產。

從9月22日晚上起,多家上市公司先後發出公告稱,由於供電緊張,上市公司本身或旗下的子公司的生產線臨時停產。

分地區來看,江蘇省內,晨化股份、聚傑微纖、雙樂股份、紅寶麗、藍豐生化、錦雞股份、南京化纖、康平科技等A股公司發公告稱,受供電影響臨時停產。

浙江省內,迎豐股份、西大門等企業為降低供熱負荷,被迫臨時停產。

雲南省內,*ST澄星、天原股份、神火股份、雲鋁股份等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減產停產影響。

山東省,上市公司中農聯合於9月26日發布公告表示,其位於山東省泰安市岱岳區範鎮的子公司,收到國網山東公司泰安供電公司岱岳供電中心的通知,要求公司降低用電負荷,導致山東聯合部分生產線開車時間減少,預計將對公司產銷量造成一定影響。

在製造業大省廣東,東莞等地的工業企業被要求「開三停四」、「開二停五」甚至「開一停六」錯峰用電。

9月26日,廣東省能源局和廣東電網有限責任公司聯合發布用電倡議,提出「辦公場所3層樓及以下停用電梯」、「商場、娛樂場所等要縮短廣告燈、景觀燈照明時間」等號召。

比較有代表性的是上市公司桃李麵包,其在9月27日公告稱,全資子公司江蘇桃李、東莞桃李、長春食品、瀋陽桃李、大連桃李、山東桃李、天津桃李、丹東桃李、哈爾濱桃李均接到當地政府限電通知。

*ST金正亦在27日公告,公司及子公司菏澤金正大生態工程有限公司、安徽金正大生態工程有限公司、雲南中正化學工業有限公司分別接到當地發改委或者當地供電公司通知,通知要求公司及子公司降低用電負荷或限時限產。

被限電的不僅是工業用電,也包括居民用電。

從9月23日起,東北三省部分地方開始在用電高峰時段部分拉閘限電。

遼寧省瀋陽市瀋北新區、渾南區多地突發停電,持續時間4-6個小時不等。

吉林省長春市也出現了居民區停電的情況。

黑龍江省多個市表示,因電路設施檢修,數個區域停電,時間從早上7時到晚上8時不等。

限電給當地居民生活生產帶來巨大影響:

停電時間越來越早,手機也沒有信號。還有民眾提到,因為停電導致城市主幹道的紅綠燈無法正常運行,部分商鋪只能點蠟燭營業。因為停電導致電梯停運,有孕婦爬了24樓才返回家中。

據央視新聞,因突發限電導致排風系統停運,遼寧澎輝鑄業有限公司在9月24日發生高爐煤氣中毒事故。事故中,共有23人送至遼陽市中心醫院救治。截至27日,23人仍在醫院接受觀察治療,暫無生命危險。

電力短缺還帶來用水問題,9月26日晚間,吉林市新北水務有限公司官方微信表示:「不定期、不定時、無計畫、無通知停電限電,這種情況將持續到2022年3月份,停電停水變為常態」。27日,該水務公司因「措辭不當,內容不准」而道歉。

9月26日晚,吉林省常務副省長吳靖平表示,受中國性煤炭緊缺、煤價高企、煤電價格倒掛影響,目前不少省份出現供電緊張局面。

事實上,從今年上半年開始,電煤價格始終高位運行。中國電煤採購價格指數(CECI)編製辦公室指出,截至8月23日,CECI進口指數到岸綜合標煤單價已經連續7期上漲。

中電聯9月16日發布的《中國電煤採購價格指數(CECI)分析週報》顯示,9月9日,5500大卡、5000大卡電煤離岸綜合價為1060.57元/噸、845.13元/噸,已經破千。

在此背景下,電廠盈虧平衡被打破。

9月初,大唐國際、北京國電電力等11家燃煤發電企業聯名呼籲漲價,讓煤電企業虧損的現狀再次受到關注。京津唐地區某燃煤發電企業持續多日出現「發一度電,賠一毛錢」的情況。

今年電煤價格上漲期間,中國存煤量也在同步減少。

根據中國煤炭工業協會9月3日發布的《2021年上半年煤炭經濟運行情況通報》顯示,6月末,中國煤企存煤約5000萬噸,同比降26%;中國主要港口合計存煤6298萬噸,同比降8.3%;中國火電廠存煤約1.1億噸,同比減少2100萬噸,可用約18天。

9月27日,中煤集團表示,為進一步落實發改委保供穩價要求,中煤集團繼低於市場價格10元/噸向江蘇利港供應煤炭後,再次以低於市場價格10元/噸向浙能集團供應煤炭(「明州76」輪),保障重點電力用戶用煤需求。

風電驟減供應下降,水電受季節性影響。

而外貿企業的實際生產量,很可能遠大於訂單量和成交量。

今年大宗原材料價格上漲,以及海運費暴漲,導致很多外貿企業訂單量充足,利潤率卻在下滑。還有不少外貿企業接到海外客戶的通知,要求延遲發貨,甚至取消訂單。這些訂單的成品都積壓在庫房,生產它們卻確實耗費了人力、物力和電力。

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向媒體表示,電力供應緊張,不排除可能有「能耗雙控」的原因。但遼寧省出現給居民拉閘斷電,就肯定不是「能耗雙控」能解釋的。一是居民用電量佔比小,僅佔總用電量的15%;二是負面影響太大。「‘能耗雙控’只會控工業,控高耗能,不可能動居民,壓得再緊也不可能。」

責任編輯:辛荷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