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限电原因很简单 根本没有所谓的金融战(图)


中国多个省份拉闸限电。
中国多个省份拉闸限电。(图片来源:Pixabay)

【看中国2021年9月29日讯】9月下旬以来,中国多个省份拉闸限电。山东、江苏、浙江、广东和东北三省等地,限电限产的声音此起彼伏。受“拉闸限电”影响的不止工厂用电,还包括居民用电。从9月23日开始,东北三省在用电高峰时段部分拉闸限电。

在社交媒体上,不少中国民众表示,因为停电,手机没有信号、城市主干道红绿灯无法正常运行、部分商铺只能点蜡烛营业……

拉闸限电愈演愈烈的情况下,以至于一篇从限电讲到世纪通胀、中美金融大战的文章一度在中国网络上疯传。

其实此次限电,原因很简单——供需失衡。一方面,受中国性煤炭紧缺、煤价高企、煤电价格倒挂影响,目前不少省份出现供电紧张局面。另一方面,用电需求增加也是此次限电潮的重要原因之一。

限电带来的影响,最早发生于企业生产。

从9月22日晚上起,多家上市公司先后发出公告称,由于供电紧张,上市公司本身或旗下的子公司的生产线临时停产。

分地区来看,江苏省内,晨化股份、聚杰微纤、双乐股份、红宝丽、蓝丰生化、锦鸡股份、南京化纤、康平科技等A股公司发公告称,受供电影响临时停产。

浙江省内,迎丰股份、西大门等企业为降低供热负荷,被迫临时停产。

云南省内,*ST澄星、天原股份、神火股份、云铝股份等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减产停产影响。

山东省,上市公司中农联合于9月26日发布公告表示,其位于山东省泰安市岱岳区范镇的子公司,收到国网山东公司泰安供电公司岱岳供电中心的通知,要求公司降低用电负荷,导致山东联合部分生产线开车时间减少,预计将对公司产销量造成一定影响。

在制造业大省广东,东莞等地的工业企业被要求“开三停四”、“开二停五”甚至“开一停六”错峰用电。

9月26日,广东省能源局和广东电网有限责任公司联合发布用电倡议,提出“办公场所3层楼及以下停用电梯”、“商场、娱乐场所等要缩短广告灯、景观灯照明时间”等号召。

比较有代表性的是上市公司桃李面包,其在9月27日公告称,全资子公司江苏桃李、东莞桃李、长春食品、沈阳桃李、大连桃李、山东桃李、天津桃李、丹东桃李、哈尔滨桃李均接到当地政府限电通知。

*ST金正亦在27日公告,公司及子公司菏泽金正大生态工程有限公司、安徽金正大生态工程有限公司、云南中正化学工业有限公司分别接到当地发改委或者当地供电公司通知,通知要求公司及子公司降低用电负荷或限时限产。

被限电的不仅是工业用电,也包括居民用电。

从9月23日起,东北三省部分地方开始在用电高峰时段部分拉闸限电。

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浑南区多地突发停电,持续时间4-6个小时不等。

吉林省长春市也出现了居民区停电的情况。

黑龙江省多个市表示,因电路设施检修,数个区域停电,时间从早上7时到晚上8时不等。

限电给当地居民生活生产带来巨大影响:

停电时间越来越早,手机也没有信号。还有民众提到,因为停电导致城市主干道的红绿灯无法正常运行,部分商铺只能点蜡烛营业。因为停电导致电梯停运,有孕妇爬了24楼才返回家中。

据央视新闻,因突发限电导致排风系统停运,辽宁澎辉铸业有限公司在9月24日发生高炉煤气中毒事故。事故中,共有23人送至辽阳市中心医院救治。截至27日,23人仍在医院接受观察治疗,暂无生命危险。

电力短缺还带来用水问题,9月26日晚间,吉林市新北水务有限公司官方微信表示:“不定期、不定时、无计划、无通知停电限电,这种情况将持续到2022年3月份,停电停水变为常态”。27日,该水务公司因“措辞不当,内容不准”而道歉。

9月26日晚,吉林省常务副省长吴靖平表示,受中国性煤炭紧缺、煤价高企、煤电价格倒挂影响,目前不少省份出现供电紧张局面。

事实上,从今年上半年开始,电煤价格始终高位运行。中国电煤采购价格指数(CECI)编制办公室指出,截至8月23日,CECI进口指数到岸综合标煤单价已经连续7期上涨。

中电联9月16日发布的《中国电煤采购价格指数(CECI)分析周报》显示,9月9日,5500大卡、5000大卡电煤离岸综合价为1060.57元/吨、845.13元/吨,已经破千。

在此背景下,电厂盈亏平衡被打破。

9月初,大唐国际、北京国电电力等11家燃煤发电企业联名呼吁涨价,让煤电企业亏损的现状再次受到关注。京津唐地区某燃煤发电企业持续多日出现“发一度电,赔一毛钱”的情况。

今年电煤价格上涨期间,中国存煤量也在同步减少。

根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9月3日发布的《2021年上半年煤炭经济运行情况通报》显示,6月末,中国煤企存煤约5000万吨,同比降26%;中国主要港口合计存煤6298万吨,同比降8.3%;中国火电厂存煤约1.1亿吨,同比减少2100万吨,可用约18天。

9月27日,中煤集团表示,为进一步落实发改委保供稳价要求,中煤集团继低于市场价格10元/吨向江苏利港供应煤炭后,再次以低于市场价格10元/吨向浙能集团供应煤炭(“明州76”轮),保障重点电力用户用煤需求。

风电骤减供应下降,水电受季节性影响。

而外贸企业的实际生产量,很可能远大于订单量和成交量。

今年大宗原材料价格上涨,以及海运费暴涨,导致很多外贸企业订单量充足,利润率却在下滑。还有不少外贸企业接到海外客户的通知,要求延迟发货,甚至取消订单。这些订单的成品都积压在库房,生产它们却确实耗费了人力、物力和电力。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向媒体表示,电力供应紧张,不排除可能有“能耗双控”的原因。但辽宁省出现给居民拉闸断电,就肯定不是“能耗双控”能解释的。一是居民用电量占比小,仅占总用电量的15%;二是负面影响太大。“‘能耗双控’只会控工业,控高耗能,不可能动居民,压得再紧也不可能。”

责任编辑:辛荷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