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民間傳說:隋煬帝的真面目(圖)

2021-11-05 10:40 作者: 菲菲
手機版 简体 14個留言 列印 特大

隋煬帝好享樂、不顧人民死活,強硬開鑿一條大運河,終致天怒人怨。
隋煬帝好享樂、不顧人民死活,強硬開鑿一條大運河,終致天怒人怨。(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大約在一千四百多年前,中國出了一個愛享樂、又好出風頭的隋煬帝。他一登上王位,就一天到晚和他的妃子飲酒賞花,什麼事也懶得管。

可是,時間久了以後,隋煬帝又厭煩了,便想到風景優美的江南去玩個痛快。

這時,最會拍馬屁的大官,出了個怪主意,說乘船到江南去,不但能沿路欣賞好風景,還特別平穩舒服。可是,哪來的一條現成的河流,是從北方流到南方的呢?拍馬屁的大官又說:「沒有這樣的河。就派人在路地上開呀!」

貪圖享樂的隋煬帝遂下了一道命令:要開鑿一條大運河,從京城洛陽一直通到江南的江都城。還要用金子造一條龍船,要造得豪華的像水上的大宮殿,好讓他一路舒舒服服的遊覽。

這時,許多大臣都擔心地勸隋煬帝說:「陛下,開運河可不是開水溝,那要花無數的人力和錢財,會害苦老百姓的呀!」荒唐的隋煬帝當然什麼勸告也聽不進去,他為了享樂哪還管百姓的死活。

龐大的開河工程開始了。兇惡的士兵到處抓人來做苦工,幾十萬人像牛馬一樣辛苦的挖泥土,搬石頭,打木樁――好些人因為日夜泡在水裡,泡得兩條腿都爛了,卻還是沒法休息,每天都有好多百姓不是累死,就是病死。運河仿佛是一條大惡龍,一寸寸的往南伸展,也一口口的把好多人吞食掉了。

運河開啊開,傳說開到了河南雍邱這個地方,奇怪的事發生了。這天一早,一個工頭慌慌張張的向監督大臣報告:「前頭擋著一座小廟,小廟後面是一座千年古墓。聽說古墓裡埋了一個成仙的隱士。運河的工程最好是避過小橋和古墓,不要去碰它吧!」而監督大臣卻不耐煩的說:「皇帝的命令,誰敢不聽。只管開過去,管他是誰的墓。」

工人費了好幾天的功夫,又害怕又不情願的把小廟推倒。正要挖古墓時,突然「轟隆」一聲巨響,古墓裂開了一個車輪大的洞,黑漆漆的,好像直通地心一樣,裡面還飄出一陣陣陰氣,寒得大家頭皮發麻。

監督大臣心想:「墓裡既然埋的是成仙的隱士,說不定還有什麼稀奇寶貝。如果能拿去獻給皇帝,豈不是升官發財的好機會?」可是,誰也不想下去。士兵開始用鞭子打工人,讓他們下去。大家卻都站在洞口發抖,不敢下去。

突然後面傳來一個洪亮的聲音說:「別打了,我去瞧瞧吧!」說話的人叫狄去邪,這人身體強壯,膽子也特別大,平時他常和那些兇惡神氣的士兵作對,現在看到大家被欺負的可憐樣,就勇敢的站出來。士兵們用好幾捆麻繩,才把狄去邪送入洞底。啊!原來洞底有一條通道。

他吸一口氣在黑暗中摸索著走了好久,「吱吱」就在他鼻子前面,突然閃過一團巨大的白影。啊呀!是一隻尖聲怪叫且如牛般大的白老鼠,牠兩隻碗般大小的眼睛,閃著凶光,刀一樣銳利的大牙,直向狄去邪的頭咬過來。狄去邪慌忙往後一跳,大白鼠撲了個空。「吱吱」尖叫了幾聲,卻沒有追過來。原來大白鼠的兩隻腳上鎖著又粗又重的鐵鍊,沒有辦法掙脫。狄去邪拔腿就跑,一路跌跌撞撞,突然闖進一間全是大石頭砌成的房間。裡邊亮得刺眼。

房子的正中央坐著一位紅衣老道士,雪白的鬍子拖到地上好幾尺。他正要走過去向老道行禮,老道卻突然喊道,立刻有四個神將般的武士,吃力的把剛才那只大白鼠帶進來。狄去邪趕緊躲在一根石柱後面,憋住氣,睜大眼睛吃驚地看著這一切。

老道士對大白鼠喝道:「可惡的白鼠精!我讓你蛻下一身皮毛去做人間的皇帝,希望你好好治理天下,沒想到你只顧享樂,害死那麼多人……」。

大白鼠惡狠狠的瞪著老道士,又舉起鐵棒似的長尾巴「唰!唰!」亂掃。老道士十分生氣的說:「阿糜,我警告你一次。以後你再胡來,虐待百姓,就要用白練繩勒死你!」說完,手上的拂塵一揮,一陣白霧突然蓋住了眼前的一切。

不一會兒,白霧散去,狄去邪發現只有他一個人站在黑黝黝的地道裡,什麼道士、白鼠、武士都不見了。他揉揉眼睛,定一定神,忽然看見前面好像有一點光,就摸索著走過去,一邊還不斷的想著剛才發生的怪事,心裡想:「阿糜?聽說皇帝的小名也叫阿糜……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不知不覺的狄去邪走出了一個洞口。

陽光亮得他睜不開眼睛,過了一回兒,他才搞清楚自己是站在一座山頂上。附近樹林裡走出一個砍柴的樵夫。狄去邪趕忙走上前去問他這是什麼地方。樵夫說:「這是少室山」。少室山離雍邱有幾百里路,騎馬也要幾天才能到。他也顧不得想這怪事,連忙下山,趕回雍邱。

一路上看到,田地裡長滿了雜草,一群群逃難的百姓,餓得面黃肌瘦。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走著走著狄去邪又迷了路,問路邊一位瘦老頭:「去雍邱往哪走?」老頭吃驚的說:「雍邱?雍邱早被土匪占了,你去送死啊?」「可是我幾個小時前還在雍邱挖運河呢,哪有什麼土匪呀!?」狄去邪實在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但是那老頭又說:」挖什麼運河,你作夢嗎?運河幾年前就開好啦。」 老人搖了搖頭接著說:「唉,說起運河就叫人心酸。皇帝也不知是什麼害人精變的,開運河死了幾百萬人。運河通了,他可開心的玩啦,然而十幾年來,土地沒人耕種,各地都鬧饑荒,有力氣的都去當強盜,沒力氣的像沒家的狗一樣,逃來逃去,真慘哪!」

狄去邪這才知道,原來他進洞才幾個時辰,洞外已經過了好幾年了。他回到家鄉,但是那裡也已經是一片荒野,家人已經不知去向,於是,他就跑到深山裡隱居了。

在山裡過了幾年。有一天晚上,狄去邪的茅屋裡,來了一位借住的過路人,兩個人就談起天來,狄去邪歎口氣說:「皇帝還是那麼貪圖享樂嗎? 他這麼不得人心,我看隋朝的江山,早晚會斷送在他的手裡啊!」

過路人驚奇的說:「什麼隋朝,現在已經是大唐的天下嘍!那個自私的皇帝,百姓們都那麼恨他,國家怎能長久呢?運河開好不久,各地的英雄好漢都起兵反抗他。他居然不放在心上,又到江南去遊玩。半路上,一個反叛的部下,用一條白練繩狠狠地的把他給勒死了,真是活該!」

「啊!原來那一回我闖入仙境,聽到的事都應驗了。」狄去邪仰望著天空,自言自語道:「原來隋煬帝就是那只可怕的白鼠精變成的!他只顧享樂,開了大運河,害死那麼多人。結果,真被白練繩勒死了啊!」

大運河大約從今天的河南省到江蘇省,是中國古代最巨大的工程之一,十九世紀鐵路運輸發達之前,一直是南北交通的大動脈。運河的開鑿工程極為艱巨,隋煬帝卻不顧一切,強課重稅,動員全國人力,在短短的六年內完成,好供他遊幸江南。當時百姓所受之苦,不下秦始皇時代。隱伏在民間的怨恨極大,最後隋煬帝也造到了惡報。

責任編輯:隅心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