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瑜的“太监穿西装”到底骂了谁?(组图)

2019-04-22 23:30 作者: 陈嘉宏

手机版 正体 3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韩国瑜批评台湾军队没军法,就像“太监穿西装,即使穿上Armani西装,他还是太监”,再怎么增加国防预算也无济于事。
韩国瑜批评台湾军队没军法,就像“太监穿西装,即使穿上Armani西装,他还是太监”,再怎么增加国防预算也无济于事。(图片来源:自由时报/王荣祥摄)

男人当兵其实没什么了不起,尽管有人因规律的生活与训练而锻炼自己的体魄,但多数人常为其森严的戒律与乏味的操演而苦,甚至觉得不堪回首。不过男人总喜欢对女性聊自己当兵的往事,因为这是多数女性不可能有过的经历;“聊当兵”不仅会让自己觉得阳刚、像个男人,甚至会莫名其妙冒出些许英雄气概。

韩国瑜批评台湾军队没军法,就像“太监穿西装,即使穿上Armani西装,他还是太监”,再怎么增加国防预算也无济于事。当蔡英文要他把话收回去时,韩国瑜又接着说,他当过兵,怎会不知道军队军法与战斗力的重要,他只是陈述军法对国家的重要性,不认为有收回的必要。韩并回呛说“蔡总统还没当过兵咧!”“急着修理我韩国瑜,脑袋是坏掉了”。

没当过兵的国家领导人很多,德国总理梅克尔、英国首相梅伊、美国总统川普,就连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没当过兵,用“没当过兵”来质疑女性总统做不好领导军队的工作,违反国际通例,实在逻辑不通。但如果观察韩国瑜的语络,他其实不在意逻辑,他真正想表达的是对一位女总统做不好军队领导的寓意;这种寓意与男性喜欢吹嘘自己当兵的日子一样,本质上是一种虚伪的阳刚之气;说得更白一点,其实是一种大男人、性别歧视,某个程度甚至可称为厌女症。

可怪的是,当蔡英文回应:“有没当兵跟有没有战力是两回事”时,韩国瑜又说:“怎么可以这样模糊焦点、然后把它变成男女之间、有当兵跟没当兵?完全搞混焦点。”行文至此,恐怕很少人看得懂韩国瑜意欲为何?“总统没当兵”是他说的,“把它(问题)变成男女之间、有当兵跟没当兵,完全搞混焦点。”也是他说的,那到底他想指涉什么问题?又是谁在搞混焦点?

这其实已经成为“韩流”到处吹的惯用模式:先是随意批评一件事,当别人开始认真回应时却又随即宣称“没有格局”、“模糊焦点”、“小鼻子小眼睛”、“又在搞政治斗争”,绝不就实质问题回应。从台湾的经济发展困境、法律人总统、军队战力与军法问题,韩国瑜的战场开了一个又一个,不过他从不打算深化辩论,而是打了就跑,跑了再用空泛的政治语言或形容词断后。但媒体从不细究,韩粉支持者同样如痴如醉,气球也越吹越大。

韩国瑜的确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政治奇才”。
韩国瑜(高雄市政府提供)

韩国瑜就任时说:“中央管军事外交国防,我们从来不会去碰触,从来不会有任何逾越的发言。”不过,就其上任近五个月以来的表现,他对高雄市政显然兴趣缺缺,两岸军事甚至外交才是他的发言重点,而媒体高度关注,更是让他食髓知味。不过。用“太监穿西装”来隐喻“军队没军法”,起手势就有侮辱军人之嫌;用“你还没当过兵咧”来质疑蔡英文的领导军队的能力,更有性别歧视之意。现在回头说蔡英文在跟他“打政治口水一点意思都没有”、“脑袋坏掉了吗”,其实说这话的人正是始作俑者。

韩国瑜的确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政治奇才”,光凭这些没有主张的话术,就耍得媒体跟风,韩粉团团转。据闻,韩国瑜即将在近日内就是否参选总统做出正式声明;诚心地建议韩国瑜,打消参选总统的念头,做好高雄市政,把机会留给其他准备更多更久的国民党参选人,打好自己的政治地基,回馈厚待他的高雄市民,这对高雄市、对国民党,甚至对台湾才是好事。

※作者为《上报》总主笔 原标题:陈嘉宏专栏:“太监穿西装”骂了谁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