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议院报告:情报界压制COVID-19起源异议(图)

2021-05-28 02:56 作者: 肖然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20年5月27日,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空拍。(图片来源: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27日,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空拍。(图片来源: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5月28日讯】(看中国记者肖然编译报导)美国众议院共和党情报监督小组近日的一份报告显示,COVID-19起源异议被情报界“压制”,与此同时,中共干预2020总统大选也被情报界淡化。

《华盛顿时报》资深军事调查记者格茨(BILL GERTZ)报导,共和党人在报告附件中指出,“我们认为情报界没有以及时的信息和分析来支持政策制定者。另有证据表明,其失败在大流行的后续发展中继续存在。”

报告写道,“共和党成员知道有指控称,[美国情报机构]压制了与大流行病起源有关的不同意见。并且,情报机构依赖‘外部’专家,这些专家的纠葛和背景尚未被披露。该报告没有具体说明可能有冲突的外部专家。但特别提到了生态健康联盟,这个位于纽约的病毒研究组织的主席达兹扎克是病毒非自然来源说最直接的批评者之一,该理论认为病毒并非来自动物宿主,而是武汉实验室的研究人员意外或故意泄露。

生态健康联盟在冠状病毒监测和研究方面获得了超过1亿美元的美国政府资助。早在大流行初期,达兹扎克在2020年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上组织了一封科学家的联署信,批评实验室泄露说是阴谋论。

共和党专家小组还表示,“尽管知道中国军方的参与,美国政府还是直接或间接与中共进行了危险的科学研究。”

报告说:“委员会必须确定(情报机构)在监视或评估与这些努力有关的美国政策风险中扮演什么角色。”

拜登本周已限令情报机构90天内提交病毒起源报告。 

报告结论:“大量间接证据”支持病毒实验室逃逸说

上周公布的20页报告是基于该委员会获得的机密信息,报告得出结论:“大量的间接证据”表明,该病毒极有可能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逃脱的。

“为什么这很重要?这有关生物武器、关于生物战,非常令人担忧。”共和党众议员努内斯(Devin Nunes)上周告诉福克斯新闻。

病毒来自实验室的证据包括中共从实验室泄露致命病毒的记录,包括与COVID-19相似的SARS或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的逃逸;还包括美国外交官在2017年发出的警告,即武毒所(WIV)在没有使用适当安全程序的情况下从事危险的病毒研究。

中共在WIV的军事研究也让人怀疑这次大流行是否可能与报告所说中共 “有记录的生物武器计划”有关。

大家已经知道,WIV的几位研究人员在2019年秋出现了类似COVID-19的症状。华尔街日报周末报导说,WIV的三名工人需要住院治疗,中国官员没有披露这些病症的细节。中共政府否认病毒是从WIV或任何其他实验室泄露。相反,还断言该病毒是由美国军方引入中国,或通过冷冻食品包装进入中国,不过已被大多数病毒专家否定。

福奇的疑问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拜登的首席医学顾问福奇博士最初批评了实验室泄密理论。但在本月稍早,福奇突然改口说他不再相信病毒是自然产生,并呼吁继续调查来源。

报告说,助长对该病毒始于实验室的怀疑的另一个因素是,北京多次努力掩盖2019年12月在武汉开始的疫情的真实情况。

努内斯先生援引了情报界的一项指令,即分析应旨在防止报告中的“偏见、政治化或其他问题”。

报告表明,情报机构严重依赖外部专家,这些专家误导了情报界,使其认为该病毒很可能是以自然发生的疾病爆发开始的。例如,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在2020年4月30日的一份声明中说,美国情报分析人员“也同意广泛的科学共识,即COVID-19病毒不是人造的或转基因的。”一年后的2021年4月,国家情报局局长海因斯告诉国会,实验室泄漏理论和动物传播理论是两个主要假说。在作证之前,许多科学家和他们在主流新闻媒体中的支持者都将病毒实验室泄密事件视为右翼鼓吹的阴谋论,不过最近科学界和主流媒体风向也开始变化,纷纷质疑病毒从实验室泄漏。

川普政府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C.O’Brien)去年夏天说,情报机构在病毒爆发初期未能认识到病毒的严重性。

报告还指出,迄今动物来源理论的证据很少,而实验室逃逸的证据更多。“尽管进行了密集的搜索并测试了8万多只动物,中国研究人员未能找到[COVID-19]可能跳出的原始蝙蝠种群或物种。最近的一篇科学论文“表明该病毒有几个特点,如果放在一起,不容易用自然人畜共患的假说来解释”。

努内斯议员要求国家情报局海因斯提供所有关于病毒的情报,包括承包商和外部专家的报告,以及2021年1月国务院的《事实说明书》背后的所有情报,这份说明书是第一份公开报告,揭示将大流行病与WIV联系起来的证据,包括该研究所与中共军队的关系。

共和党人还在寻求对中国实验室正在进行的所谓“功能增强”研究的危险性的任何情报评估。功能增强涉及修改病毒,使其对人类更具感染性,可能导致像COVID这样的大流行病。

“[情报界]是否了解在WIV进行的危险研究的全部范围?有哪些……知识上的差距?”努内斯先生在4月16日给海因斯女士的信中问道。

共和党人寻求的其他信息包括外国科学家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之间的合作细节,以及情报机构是否就这种合作产生了任何威胁报告。

情报界淡化中共干预2020总统大选

报告发现,同样被情报界“压制”的还有中共干预2020总统大选。

在川普卸任前几天,间谍机构分析师之间的情报压制被披露。时任情报总监拉特克利夫在1月指责美国情报分析人员淡化中共在干预11月3日总统大选中的作用,是政治化行为。情报分析家反而强调了俄罗斯对选举的干预。

国家情报局局长海因斯在1月的提名听证会上承诺“向情报界发出明确的信息,希望我们能够提供非政治性的、不加修饰的情报”。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