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详述维吾尔人被虐待的魔鬼细节(图)

2021-07-11 21:04 作者: 成容
手机版 正体 9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新疆和田地區的一座高度警戒的建築設施 中共集中營 關押維吾爾人
圖為2019年5月31日,在新疆和田地區拍到的一座高度警戒的建築設施,據信這是一座中共集中營,裡面關押了維吾爾人。(圖片來源: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7月11日讯】(看中国记者成容编译)专门从事亚洲事务报道的记者兼作家凯恩(Geoffrey Cain),采访了上百位受害者,将中共对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的恶魔虐待暴露无遗。凯恩据此写的《完全的警察国家》(The Perfect Police State),将于7月22日由“公共事务”(Public Affairs)出版。

海归大学生被任意拘留

据《每日邮报》节选的其中一个受害者故事,书中的描述是这样的:“梅塞姆(Maysem)被带走接受再教育的那一天,她甚至没有机会拿一件换洗的衣服。一条电话信息命令她和中国西北部新疆地区的所有维吾尔族穆斯林学生一样,到喀什(Kashgar)的‘街道管理’中心报到。”

一位当地政府官员告诉她,由于她曾在国外学习,她需要报名参加为期一个月的政治课程。这是强制性的,并且立即开始。

当她离开大楼时,她认出了她所在公寓区的一个女人,是被指定为“社区监督员”的格(Ger)女士。格女士把她拉到一边,说:“这不是我干的。大的变化即将到来。”她的声音很有礼貌,但很有威胁性。然后梅塞姆被捆绑到一辆车上。

这位年轻的中国学生,对阅读的热情一直让她的父母担心,她知道“大变革”已经开始。那是2016年9月,一周前,新的新疆省长陈全国被任命。据传闻,他打算镇压那些为政治独立和穆斯林的更大自由而开展活动的地下异见人士。抗议者被指责为恐怖分子。

梅塞姆是一名虔诚的穆斯林,但她的社会科学研究,也就是她在土耳其上的大学,是她最感兴趣的。当她被命令进入一辆汽车的后面,被带到再教育中心时,她主要担心的是,这个为期一个月的强制性课程,会使她返回土耳其和开始最后一年的研究生教育受到威胁。

仅仅过了一小时,她就意识到危险远不止这些。汽车在老城墙外的一所学校停了下来,但这所学校的门口有穿着迷彩服的士兵在站岗。里面的黑衣警察手持突击步枪和带刺的电击棒。

梅塞姆从车上被护送到一扇黑色的铁门前,她在那里接受了金属探测器的扫描。入口上方挂着一个牌子:“保卫我们的国家是每个公民的责任”。

大门在她身后砰然关闭。其中一扇门上有一条标语:“我是一个公民。我爱我的国家。我将使我的国家变得伟大。”

她被带入一个大厅,大厅里有一个接待员,房间的每个角落都有摄像头。梅塞姆开始解释她没有做错什么,并问她为什么被带到这里。接待员呵斥道:“不要问问题。你坐着等吧!”

十分钟后,几十名衣着光鲜的男女老人在警卫的护送下涌了进来。一位戴着炫耀性珠宝的老年妇女喊道:“这是什么意思?你知道我是谁吗?我的丈夫为副省长工作!”

大约十名身穿黑色特警制服的警察站在房间的前面。其中一人宣布,灌输课程每天将持续六个小时。然后他说:“我们有个问题。这个地方正在变脏。我们必须打扫卫生。谁想做志愿者?”

他把梅塞姆从人群中拉出来,“你看起来是这里最年轻的人!你可以擦窗户。”

当她抗议说她是个学生,不是清洁工时,他问她:“你有什么重要亲戚吗?”然后他召来了另一名警察,说:“把她带到拘留所。”

经过短暂的汽车旅行后,她被推入另一扇铁门,走过一条走廊,这条走廊上装饰着穆斯林女孩在戴面纱老师面前畏缩的壁画。对面墙上是快乐的汉族妇女,她们带领着一班满脸笑容的孩子。

梅塞姆被带入一个用墙围住的院落。中间矗立着一个用木头、铁和皮筋搭建的中世纪酷刑器具。她吓得一哆嗦,意识到这是一个臭名昭著的“老虎凳”。

那是在中午时分。八月沸腾的太阳高高挂在天空中。当她开始抗议时,十名警卫将她团团围住:“这是个错误,我不应该在这里,我没有做错什么,我来自一个好家庭。”

其中一个警卫说:“让我们给这个婊子看看谁是老大。”两个人把她按在地上,扯掉她的鞋子。“荡妇!”看守们喊道,“婊子!妓女!”

警卫们把梅塞姆抱起来,把她拖到椅子上。这迫使她背部直立,她的双腿沿着长椅以令人痛苦的凸起角度伸展。她的前臂和小腿上被戴上了手铐。她告诉凯恩:“这种不适感是极端的。我们都听说过老虎凳。他们就是这样杀鸡儆猴的,通过扭曲你的身体来折磨你。”

其他囚犯围在一起观看。她说:“他们就像从车祸的头部创伤中恢复过来的病人,失去了他们的自我。他们似乎不能思考,不能问问题,不能表现出情感或说话。他们只是空洞地注视着我,然后被赶回大楼。”

看守们把梅塞姆留在阳光下,直到她的皮肤发红、发烫。当他们终于解开带子时,他们命令她站起来。一个人说:“你要举起你的手臂,再站立几个小时。”

他拿着一根警棍站在她身后。警卫告诉她:“你知道,如果你移动会发生什么。”她不停地问自己:“我怎么会在这里?”

抗议
2021年7月1日,中共百年大庆这天,中共驻伦敦大使馆前,爆发了支持新疆维吾尔人的大型抗议活动。(图片来源: 看中国摄影图 成容/看中国)

未进集中营的女人被任意强奸

即使对于那些没有被关进营地的人来说,那里的日常生活也是地狱般的。如果你是女人,你可能每天早上都会在一个由政府指定的陌生人身边醒来,以取代你已经“失踪”到营地的伴侣。中国当局坚持认为,发生这种情况时,男人不会占女人的便宜。

每天早上上班前,这个思想改造者会向你的家人传授国家美德,即忠诚、思想纯洁以及与共产党的和谐关系。

他会通过提问来检查你的进展,确保你没有被政府所谓的“思想病毒”和“三害”(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所“感染”。在上午的灌输之后,你可能会听到敲门声。当地的社区监督员由国家任命,负责监视一个由十户人家组成的街区,将检查你的房子是否有“违规行为”,例如有三个以上的孩子或拥有宗教书籍。她可能会说,“邻居们举报了你”。

每天中午,如果你是女性,你必须服用政府规定的避孕药。不过,你仍然是幸运儿之一:政府经常传唤女同事到当地诊所进行强制性绝育手术。政府说它想减少少数民族的生育率,声称这将导致经济繁荣。

晚上,在家里,你的孩子告诉你,他们那天在学校学到的爱国主义和和谐的党的美德。你不要为他们的课程而争论。老师告诉学生们,要举报那些不同意他们的家长。

吃完晚饭,看完晚间新闻,在安装在客厅的政府摄像机前,你和政府的思想改造者同床共眠。他有权力在床上为所欲为,因为他是国家派来的。如果你抵制他的挑逗,他就会编造一个指控,举报你,你就会被送进集中营。

无处不在的监视系统

如果你开车去加油站或杂货店买东西吃,在每个地方,你都要在入口处,在武装警卫面前扫描你的身份证。扫描器旁边的显示屏会闪烁出“值得信赖”的字样,这意味着政府已经宣布你是一个好公民,你将被允许进入。

收到“不值得信任”通知的人被拒绝进入,在快速检查记录后,可能会面临进一步的问题。也许面部识别摄像头拍到了他在清真寺祈祷。或者摄像头记录了他买了六包啤酒,人工智能(AI)系统怀疑他有酗酒问题。他可能永远不会知道原因。但每个人都知道,任何一个小插曲都会导致国家降低你的可信度排名。

警察接近并询问他。他们在智能手机上用一个名为“一体化联合作战平台”的APP仔细检查他的身份,该平台由政府利用数百万个摄像头、法庭记录和公民间谍收集的关于每个公民的大量数据组成,所有这些数据都由人工智能处理。

在“预测性警务方案”下,人工智能确定他将来会犯罪,并建议将他送到一个营地。警察们把他带走。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再教育后,他可能会在某个时候回来,也可能永远不会再见到他。

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在你身边排队的人身上或在工作中,最好不要注意。其他人可能会举报你,希望得到政府的奖励或更强的信任排名。

自2001年以来,中国一直在发动自己的“反恐战争”,以极端主义为借口,迫害维吾尔族穆斯林。在过去20年里,这已经升级为一项计划,要消除他们的全部身份、文化和历史,并强迫同化数百万人。

一位官员在2018年1月说:“你不可能把藏在田里的庄稼中的所有杂草一个一个地拔掉。你需要喷洒农药来杀死它们。对这些人进行再教育就像对庄稼喷洒农药。”

红裙子是不够“辟邪”的

作为一名在北京上大学的年轻女性,梅塞姆从未被她的教授们接受为完全的中国人。她皮肤白皙,是维吾尔族人,因此是外国人。尽管如此,她还是获得了高分,甚至获得了在国外攻读硕士学位的许可,即在土耳其的安卡拉(Ankara)。

在那里,她戴上了伊斯兰面纱,但当她宣布,2014年回国后将继续穿着传统的穆斯林服装时,她的父母感到很震惊。

相反,他们敦促她穿上鲜艳的红色和粉红色,这被认为是女性化的,并象征着“良好的共产主义价值观”。他们还希望她能对警察微笑。微笑和鲜红的衣服是赢得接受的最可靠方式。

但是红裙子还不够。当他们一家住在乡下的度假屋时,一位当地的党政官员敲开了门。他说,他收到了邻居的报告,他们家的室内院墙被涂成了浅蓝色。

蓝色是维吾尔族独立运动的象征。梅塞姆的家庭甚至没有一面维吾尔族的旗帜,这一点无关紧要。院子不得不重新粉刷成红色,这是值得信赖的颜色。

几周后,梅塞姆的母亲开门迎接一群警察。他们解释说,她的女儿被带去接受再教育,“以清除她头脑中的意识形态病毒”。

她的母亲立即开始给朋友和联系人打电话,恳求释放梅塞姆,或至少将她转移到一个能得到更宽松待遇的中心。最终,她与该市市长助理的助手进行了交谈。她指出:“我女儿没有被指控任何罪行。”

这位官员不以为然。他问道:“为什么你的女儿是特殊的?我们必须照顾中心的5000名妇女。命令来自高层,而不是来自我们的办公室。这不是我们能控制的。”

大学生的牢狱经历

梅塞姆与大约20名妇女共用一个牢房,由两个摄像头监视。牢房的大小和客厅差不多,所以妇女们几乎是肩并肩地站着。她们中的大多数人茫然地注视着空间,沉默不语。

梅塞姆说:“我不和她们说话,她们也不和我说话。没人相信任何人。警察指定了一个牢房的老大,她的工作是管理牢房,监视囚犯,如果她们违反了任何规则,比如与其她狱友打架或没有认真学习宣传,就告诉看守。”

第一个晚上,梅塞姆无法入睡。在她的床铺旁边有一个马桶,女囚们整晚都在使用。臭气熏天。

早上6点,警报响起。日光灯亮起,女囚们纷纷从床上爬起来。洗完澡后,她们做起了健美操和伸展运动,同时有一个女声通过扩音器宣读指令和宣传。

“现在向右伸展!向左伸展!向左伸展!保持住!跟着我念!爱我们的习近平主席!热爱共产党!让我们从思想的病毒中解放出来!我们都必须成为优秀的爱国者!”

然后,囚犯们被命令站在一排后面,弯曲膝盖,准备冲刺跑。一名女警卫喊道:“开始!”在一分钟内,囚犯们在院子里冲刺,直到他们到达他们的奖品:摆在地上的盘子里的发霉面包片。跑得太慢的人得不到早餐。

这几天都是灌输式的课程。有一次,老师在桌子上放了两个水瓶。一个是空的,一个是满的。“我说满的水瓶里是水。我也认为空瓶子里装的是水。你怎么看?”一个学生举起手,站了起来:“两个水瓶都是满的!”这就是“正确”的答案。

在另一次测试中,被拘留者在两张桌子前坐下。左边的桌子上散放着房子和院子的模型。右边的桌子上放着微型AK-47突击步枪和一枚手榴弹。

梅塞姆没有得到任何指示。老师们只是看着她做什么。她发现,“正确”的反应是将模型房屋、树木和灌木重新排列成一个栩栩如生的家庭布局。

但是如果她碰了玩具武器,她就没有通过测试。诡异的逻辑是,只有具有恐怖主义倾向的人,才会觉得处理枪支和手榴弹很舒服,即使是模型。

对失败的惩罚是隔离一天或更长时间,然后再重复测试,直到她的思想得到“协调”。

狱警告诉梅塞姆,如果她的“受感染的思想”不被治愈,她将被判处强迫劳动--这是政府解决全国工厂工人短缺的办法。

根据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一份报告,在2017年至2019年期间,超过8万名维吾尔人被转移出新疆,进入至少83家西方公司受益的劳动计划,包括亚马逊、阿迪达斯、卡尔文-克莱恩(Calvin Klein)、盖普(Gap)和汤米-希尔费格(Tommy Hilfiger)。

大学教授被批斗

梅塞姆的母亲继续为女儿的获释奔走,但当梅塞姆看到一段宣传视频,其中有一张她认识的面孔时,突破性进展出现了。她在北京上大学时的一位导师被戴上了手铐。

他的名字叫土赫提(Ilham Tohti),七年前,当梅塞姆还是他的学生时,他是一位著名的经济学家和受人尊敬的维吾尔族知识分子。此后,他被判处无期徒刑,被指控感染年轻人的思想。视频中的学生一个接一个地开始站起来谴责他。

一位学生说:“土赫提教授是一个渗透到我们思想中的恐怖分子,现在我在再教育中心,党正在教我清除我头脑中的土赫提的病毒。”

另一名学生宣称:“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和分裂主义这三种病毒曾经存在于我体内,由于土赫提教授,这种病毒正在蔓延。但党治愈了我。党让我走上了正确的道路。”他们高呼:“爱党!爱国家!打倒恶棍土赫提!”

违心的“忏悔”

梅塞姆如梦初醒,终于掌握了中共对她的期望,她开始在笔记本上违心地写下悔恨和忏悔的声明:“我反思了党的教诲。我错了。党是伟大的。国家是伟大的。党是我的父亲和母亲,党已经纠正了我。”三天后,她被释放。现在她可以利用她的再教育的优势,让官员们相信她的思想已经得到净化,因此她可以继续在土耳其学习。

接下来是几周的填表工作,她向官僚们提交了无尽的文件:“我的出生证明、住房登记、证明我从小学到大学的文件,甚至我祖母和祖父的死亡证明。”

因为她没有使用之前的机票,所以不允许她乘坐飞机。官员们并不关心她错过了那趟航班,因为她被关在拘留中心。最终,她被允许登上一辆大巴,进行为期四天的穿越边境进入印度的旅程。从那里,她飞往土耳其。

在接下来的几周里,梅塞姆与她的父母交换了信息,向他们保证她很安全,并且在努力学习。她的母亲通过国家批准的微信发回了一些新闻片段。他们都很注意在信息中加入适当的爱国口号,承诺他们热爱党和习主席。

有一天,她母亲的短信的语气发生了变化。梅塞姆马上猜到,现在是由一位中共官员写的。她恳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些信息就停止了。梅塞姆现在确信她的父母都在拘留所里--她担心自己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凯恩:或仅次于犹太人大屠杀

新疆是中国西北部的一个地区,其最近的边界是哈萨克斯坦、阿富汗、吉尔吉斯斯坦和巴基斯坦。

该地区的大部分人口是维吾尔人(占中国14亿人口的不到1%),自2017年以来,估计有110万维吾尔人(十分之一),被政府指控窝藏“意识形态病毒”和“恐怖主义思想”,并被带往数百个集中营。一旦到了那里,他们未经审判,就被判处从几个月的拘留,到七年或更长时间的监禁。

许多集中营是由中学和其它建筑改造而成,变成了酷刑、洗脑和灌输的拘留中心。

这是自犹太人大屠杀以来最大规模的少数民族拘禁。由于中国政府极力压制有关该情况的所有报道,外界对它知之甚少。但在截至2020年9月的三年里,凯恩采访了168名维吾尔族难民、技术工人、政府官员、研究人员、学者、活动人士,以及一名准备叛逃的前中共间谍。一些人要求凯恩在发表他们的采访时使用假名。

他们的故事在日期、地点、地址和姓名等细微细节上保持一致。这些细节大多可以从卫星图像、泄露的中国国家文件和中国企业在线发布的年度报告以及凯恩自己在新疆的观察和旅行中得到证实。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