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文件揭达萨克秘密研究 被《柳叶刀》割席(图)

2021-09-26 20:14 作者: 成容
手机版 正体 9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武汉病毒研究所
2021年2 月 3 日,达萨克(右)、费舍尔(Thea Fischer)(左)和调查 COVID-19 冠状病毒起源的世界卫生组织(WHO)团队的其他成员,抵达武汉病毒研究所。(图片来源:Getty Images图HECTOR RETAMAL)

【看中国2021年9月26日讯】(看中国记者成容编译报导)在重磅文件披露,达萨克(Peter Daszak)在2018年提议帮助武汉病毒研究所基因改造更致命的蝙蝠冠状病毒后的几天里,隶属于《柳叶刀》科学杂志的一个COVID-19起源工作组的主席,已经解散了该委员会,因为它与有争议的研究员达萨克及其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有联系。

柳叶刀Covid-19溯源委员会彻底脱钩达萨克

据《每日邮报》报导,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萨克斯(Jeffrey Sachs)周六(9月25日)告诉《华尔街日报》,他对与达萨克的联系感到担忧,达萨克在6月份回避该职务之前一直领导着这个特别工作组。

达萨克住在纽约,他的职业生涯致力于倡导所谓的冠状病毒“功能增益”研究,以使冠状病毒对人类更具致命性,他认为这是检测和预防全球大流行病的最佳机会。

本周爆出的令人震惊的文件显示,他在2018年提议帮助武汉病毒研究所改造蝙蝠冠状病毒,通过插入与SARS-CoV-2相似的基因特征,使其更具致命性。造成Covid-19的病毒学名是SARS-CoV-2。

对于与蝙蝠有关的造成COVID-19的冠状病毒,是否首先从野生动物,或在实验室环境中跳到人类身上,目前仍没有确凿的证据。

但是,从大流行病的早期开始,达萨克就竭力将实验室来源的假设描绘成“阴谋论”,包括策划了《柳叶刀》上的一封集体签名信,为自然来源是唯一的可能性确立了科学共识的外衣。

如果病毒确实来自于进行他所倡导的“功能增益”实验的实验室,那么这将是对达萨克研究的一个沉重打击。另一方面,自然起源将证明他毕生寻求防止下一次大流行的工作是正确的。

被解散的柳叶刀特别小组的几位成员,过去曾与达萨克或生态健康联盟合作过项目。

萨克斯博士告诉《柳叶刀》说:“我只是不希望有一个工作队,如此明显地参与到整个寻找(病毒)起源的主要问题之一,即生态健康联盟中。”

萨克斯说,一个新的柳叶刀Covid-19委员会(Lancet Covid-19 Commission),将继续研究起源问题,并将在2022年中期发表一份报告,但将扩大其范围,纳入其他专家对生物安全问题的意见,包括有风险的实验室研究。

震惊的“化解项目”

《柳叶刀》的这项决定是在重磅文件发布的几天后。而这份重磅文件显示,达萨克2018年向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提出的资金申请,寻求1420万美元资助武汉实验室的蝙蝠冠状病毒功能增益研究。

这份名为“化解项目”(Project DEFUSE)的提案,被泄露给了“分布式激进自主搜索调查COVID-19团队”(DRASTIC)的独立研究人员。

在该报告中,达萨克要求为一个精心设计的项目提供资金,以在基因上增强冠状病毒,并在中国云南接种蝙蝠,希望能阻止新病毒从蝙蝠跳到人类。

该资金申请被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拒绝,但该提案揭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研究路线,可以想象,该研究是由达萨克团队的中国成员独立进行的,其中包括臭名昭著的“蝙蝠女”石正丽。

由《大西洋》(The Atlantic)进行的一项彻底调查,无法让人对文件的真实性产生怀疑。负责监督部分提案的美国地质调查局(US Geological Survey)的一位发言人告诉《大西洋》杂志:“这是没有得到资助的提案。”

Covid-19病毒中的基因改造痕迹?

文件中披露的研究计划中最令人震惊的方面,是计划在病毒基因数据库中搜索新型的“弗林蛋白酶裂解位点”,这有助于病毒攻击宿主。

根据该提案,一旦确定这些弗林蛋白酶裂解位点的“高风险”版本,将通过基因工程嫁接到类似SARS的蝙蝠冠状病毒上。

这一揭示令人震惊,因为导致COVID-19的病毒SARS-CoV-2就有这样一个弗林蛋白酶裂解位点,这增加了它的力量和致命性,但在自然界的其它SARS样冠状病毒中从未观察到类似的特征。

实验室泄漏理论的支持者,长期以来一直指出这一事实是实验室起源的证据,甚至是基因工程。

实验室泄漏论者说,自然界中很可能有一种类似SARS的冠状病毒具有弗林蛋白酶裂解位点,但它只是还没有被发现。

达萨克的2018年提案,要求在“人性化小鼠”上测试不同的基因工程病毒株,以了解哪些病毒对人类最致命。众所周知,武汉实验室正是使用这种具有人性化肺部的小鼠来进行研究的。

一旦确定了最致命的病毒株,达萨克建议尝试在云南省接种这些病毒,云南省位于武汉西南约1240英里处。

达萨克认为,他的工作将通过降低危险的SARS类冠状病毒从蝙蝠自然扩散到人类的可能性,来防止全球冠状病毒大流行,例如现在正在进行的大流行。

他的提案说:“我们的目标,是化解亚洲新型蝙蝠来源的高人畜共患风险SARS相关冠状病毒外溢的可能性。”

达萨克是该提案的首席调查员,该提案还列出了武汉的石正丽和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UNC Chapel Hill)的巴里克(Ralph Baric),后者是一位美国病毒学家,他因在实验室进行冠状病毒功能增益研究而闻名。

在拒绝化解项目的提案时,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的管理人员指出,该计划“没有提及或评估功能增益(GoF)研究的潜在风险”。

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指出:“该提案几乎没有涉及或讨论伦理、法律和社会问题。”

尽管美国的资助没有得到批准,但该提案首次揭示了包括武汉在内的全球顶级功能增益研究人员,正在研究弗林蛋白酶裂解位点,并引发了中国是否资助类似研究的问题。

北京一再坚持认为,该病毒是从蝙蝠自然溢出到人类的,否认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泄漏是一种可能性。

COVID-19大流行病的全球死亡人数目前为455万。在美国,自去年3月以来,该病毒已造成68.8万人死亡。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