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数人为之流泪 柏林墙最后的枪声(组图)


柏林墙最后的枪声无数人为之流泪
柏林墙开放的那一天,成群的西德人在此等待东部地区亲朋的到来。(Three Lions/Getty Images)

1992年2月,统一后的柏林法庭上,举世瞩目的柏林墙守卫案将要开庭宣判。这次接受审判的是4个年轻人,30岁都不到,他们曾经是柏林墙的东德守卫。

两年前一个冬夜里,1989年2月5日,20岁的克利斯・格弗罗伊(Chris Gueffroy)成为倒在柏林墙下的最后一名遇难者。

当时刚满20岁的克利斯和一个好朋友,名叫高蒂安(Christian Gaudian)。他们渴望能翻越全世界警戒最为严密的一道高墙——柏林墙。

他们俩听说东德边界警察已经秘密取消了“格杀勿论”的命令。而告诉他们这个消息的是一个在图林根州服役的边防兵。

格弗罗伊和高蒂安决定尝试翻越3米多高的柏林墙。但不幸的是,他们不小心触动了警报,探照灯照亮了整片区域。

几声枪声响,一颗子弹由克利斯前胸穿入,高蒂安的脚踝被另一颗子弹击中。克利斯很快就断了气。他不知道,他是这堵墙下最后一个遇难者。

那个射杀他的东德卫兵,叫英格・亨里奇。当然他也绝没想到,短短9个月之后,围墙被柏林人推倒,而自己最终会站在法庭上因为杀人罪而接受审判。

辩护律师声称,这些士兵是执行命令的人,他们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不过这样的辩护最终没有得到法官的认可。

因为类似的辩护,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纽伦堡审判法西斯战犯时,已有先例。当时各国政府的立场不约而同:不道德的行为不能借口他们是奉政府的命令干出来的而求得宽恕。任何人都不能以服从命令为借口而超越一定的道德伦理界线。

柏林法庭最终的判决是:判处开枪射杀克利斯的卫兵英格・亨里奇三年半徒刑,不予假释。法官这样对被告解释他的判决:“东德的法律要你杀人,可是你明明知道这些唾弃暴政而逃亡的人是无辜的,明知他无辜而杀他,就是有罪。这个世界在法律之外,还有‘良知’这个东西。当法律和良知冲突的时候,良知是最高的行为准则,不是法律。尊重生命,是一个放诸四海皆准的原则;你应该早在决定做围墙卫兵之前就知道,即使东德国法也不能牴触那最高的良知原则。”

审判台下的旁听人群中,坐着被害人克利斯的母亲,她在法庭上第一次见到了儿子被洞穿前胸的照片,自然伤心欲绝;我在想,英格・亨里奇的母亲心情一定也很复杂。如果时光能退回两年,这位疼爱孩子的母亲会不会告诉儿子:一定要记住,你还有别的选择?

1961年8月14日,东德国家人民军的士兵竖起铁丝网,准备建造柏林墙。
1961年8月14日,东德国家人民军的士兵竖起铁丝网,准备建造柏林墙。(Keystone/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作家龙应台曾经问过一位曾经担任过边境守卫的前东德人,“您说,围墙的守卫在改朝换代之后受审判,公不公平?”

得到的回答是:“当然公平。……,是总理命令他们开枪的没错,可是没人命令他们一定得射中呀!……,开枪可以说是奉命,不由自己,可射中,就是蓄意杀人嘛!”

是的,英格・亨里奇完全可以有自己的选择,只要他愿意听从良知。然而如今,一切已经晚了,时光不可能倒流,他的母亲也无法帮忙。这件旧事发生在德国的昨天。但类似的审判,会不会发生在另一个国家的明天呢?

当英格・亨里奇开枪射击克利斯的时候,他没想到转眼之间,那个“背叛社会主义”的“叛国者”是无辜的,而自以为“捍卫社会主义”而不必为开枪负责的他却因为杀人罪而受到惩罚!

正义到来的如此迅速!而在审判到来之前,上苍已给每个人留下用良知选择未来的机会。

责任编辑:玉亮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