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達功:上海是「針插不進,水潑不進」 ──老虎屁股摸不得嗎?


當年毛澤東要發動文化大革命在北京遇到阻力,毛說彭真領導的北京市委是「針插不進,水潑不進」,中宣部被稱爲「閻王殿」,於是不得不跑到上海行事。如今,在SARS疫情問題上,北京市沒有「鎮插不進,水潑不進」,衛生部也沒有成爲「閻王殿」,罷免孟學農、張文康的官,似乎表明胡溫體制有意進行吏治整頓,似乎是要對人民負責。但對於上海,的確成了「針插不進,水潑不進」的獨立王國,上海市委和上海市政府繼續隱瞞SARS的真實疫情,這對於上海人民、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都是一個危險。

截止到4月28日,上海SARS病例依然是兩例,疑似病例12例。對此,不僅上海人有懷疑,世界衛生組織和世界各媒體都表示了不相信。WHO一位專家日前在上海表示,上海可能有幾十起SARS病例,而不是像上海公布的那樣,只有兩起。據《時代週刊》報導,當局害怕外資會像逃離香港那樣逃離上海,因此中央有關領導這個星期早些時候向上海市委下達了指示,一定要繼續宣傳上海是一個「沒有SARS」的城市。《時代週刊》還說,上海這個一千六百萬人口城市中的一些醫務人員已經向外國專家和記者表示,上海官方的數位不可靠。上海第六人民醫院的一位醫務工作者對正在上海訪問的世界衛生組織專家說,上海SARS數位嚴重縮水。《時代週刊》援引一名在上海傳染病院的一名醫生的話說,該院接收了30多名SARS病疑似病人住院治療,這一所醫院的疑似病人就是上海官方公布的全上海SARS疑似病人數位的兩倍。 法新社報導,世界衛生組織疾病流行部門負責人大衛•赫爾曼說:「我們在上海的工作小組明確表示,他們認爲上海的薩斯病例遠比當局承認的要多。」

筆者從澳洲在線看到一篇報導,題目是《SARS當前 上海官員有難言之隱?》,文中記述了4月23日上海市政府的記者招待會:

「在世界衛生組織官員到滬考察SARS之際,上海市政府二十三日的中外記者會帶給人們的是更多的疑問,可惜出席的市府副秘書長薛沛建未做說明。」

「臺灣中國時報徐尚禮24日報導,記者會前,就有官員說『不要提問』。記者會正式召開後,中外記者滿座。果然不見衛生官員,有人說『都陪世衛官員去了』。等薛沛建念完稿,陪同的新聞辦焦揚女士突然說『記者會結束』,中外記者再也無法沈默了。」

「『爲甚麼不能提問,爲甚麼汽車展必須停止』?駐上海一女外國記者連連追問。但出席官員只顧快速退場。」

「『這是不可思議的,嚴重影響上海形象,哪個國家都不敢這麼做』。雖然官員己經離去,一位已五十多數的中國老記者仍在喃喃自語。」

「兩週前,同樣在國際貴都飯店的記者會上,薛沛建侃侃而談,還以人格格保證上海很安全,各項展會照常舉行。在場的三、四位衛生局官員還不時反擊提問的外國記者。而兩週後,上海不過增加一個SARS病例,衛生官員卻不來了,薛沛建也不回答任何提問。難道上海SARS有其難言之隱?」

還有報導說,中共上海市委官員最近對媒體發出警告說,「上海的SARS病例資訊仍然被列爲國家機密」,國有媒體公布的SARS資料不能超過政府批准的數位。

上海SARS疫情胡溫即使不知道實際詳情,也可以清楚上海在隱瞞。儘管胡溫敢向北京市和衛生部下手,我想也是經過太上皇江澤民和「上海幫」同意的,否則可能會形成僵局。但胡溫決不敢向上海下手,上海是江澤民和中央上海幫的發源地,況且此期間,江澤民就在上海坐鎮,哪一個敢在太歲頭上動土?哪一個敢摸老虎的屁股?上海已經形成了針插不進,水潑不進「的獨立王國,也只有江澤民可以指揮上海,胡錦濤、溫家寳恐怕也只能望」海「興嘆。

2003年4月29日

大紀元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