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科學」問題爭論中的盲點

2007-03-12 02:22 作者: 仲維光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文章摘要: 唯物主義者們不加追問、盲目教條地相信,人的感官能夠反映世界,人們能夠正確地認識世界。如此就使他們相信世界上有一種唯一的真理,而他們能夠獲得這個真理,如此,就應驗了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玻恩(Max Born)所說的,這是世界上一切罪惡的根源。

我現在所生活的德國,應該說是世界上最保守、最排外的地區之一,但就是這個德國,最近二十年來一個很重要的變化是,中醫已經慢慢地進入到德國的民眾生活中來,預料近期中醫還會在德國有相當程度的發展,況且德國的保險公司已經開始有條件地支付中醫醫療費用。我想這個變化,在西方其它地區生活的人也應該能看到。

然而與此同時,最近在中國大陸卻出現了一場逆人類變化方向的、帶有毀滅性的鬧劇。以何祚庥為首的一群人掀起了一場對中醫的討伐,認為中醫是「科學」,要廢除中醫。這的確是一個不僅讓西方民眾難以理解,而且讓西方學界也瞠目結舌的現象。不僅如此,接下來的爭論,所使用的方法、語言,論述方式,實際上無論正方還是反方,都令西方的科學界、科學思想和科學史界如入雲霧山中,無所適從。

要想完全說清楚這個反差,當然不是幾千字所能夠完成的。但是,只就表面的提問,三言兩語,其實也能夠讓中國的知識精英們深思。

在現今西方,不要說中醫,乃至風水都開始越來越流行,沒有人因為它不是科學而抨擊反對。難道科學的發源地西方學界竟然不如中國的何祚庥們對科學是何物理解深刻?在現今世界,多元論已經普遍被思想界接受,多元文明、多元文化、多元思想,何祚庥們爭論的難道不是早已被扔到垃圾堆中的「唯科學」論?

科學(Science)是什麼,在西方來說,其實更準確說是對共產黨社會外的一般學術界來說,不管對於研究它的科學家和科學思想家來說,還是對於審視它,敵視它的非理性主義者、環保人士來說,都是一個定論。它是產生於希臘的一種描述世界的方法。這種使用人的「推理」的 「理性」的描述方法與觀察和實驗密切聯繫。這個方法在近代,由於採用了數學等嚴密體系,因此,近代科學在西方又被稱為嚴密科學(Exact Science)。在這樣一種意義上,中醫當然不是科學,風水也不是科學。因為中醫使用的概念術語之間並沒有嚴密的邏輯推理關係,而且它的概念、術語和結果也沒有確切對應的觀察和實驗手段可以確切地證實或者證偽。

然而,問題的關鍵是,中醫不是科學又怎樣,難道這是中醫不應該存在,必須廢棄的一個充分必要理由嗎?而這個反對中醫的主張問題又究竟是源自於何處呢?

原來這問題就出在對於科學的共產黨教科書式的特殊理解上。對於共產黨社會以外的世界來說,科學是一種描述現象的方法,絕對不是一種價值判斷。科學史的發展告訴我們,科學家為了更好地、更準確地描述世界,乃至能夠預言更多的現象,從而順應、把握應用這些自然現象,他們使用的描述方法也在不斷地變換,或者擴充。從古希臘亞里士多德對於運動的思辨,到近代對運動的數學描述,從幾何學、代數學,群倫、拓扑到東方世界的「有」 「無」轉換觀,展現的就是描述方法的變化發展。

但是,筆者在這裡必須強調的是,在這個意義上「數學」不能夠稱之為科學,這在西方是公論。

人類對於世界的認識和探索,當然不只是這一種描述的方法。想像、思辨、感悟,詩歌、文學、哲學、音樂、繪畫、宗教都是人們對於世界和生活的認識和探索。所有這一切都不是科學,但是都有它存在的價值。它們組成了人類豐富多彩的生活。為此,人們不只是在現在,而是從古以來就看到科學的描述是一種極其有限的描述方法。

但是,我們如何能夠把一種描述的方法絕對化為一種唯一的價值判斷呢?原來把科學作為一種價值判斷,問題就出現在那個唯物主義身上。唯物主義者們不加追問、盲目教條地相信,人的感官能夠反映世界,人們能夠正確地認識世界。如此就使他們相信世界上有一種唯一的真理,而他們能夠獲得這個真理,如此,就應驗了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玻恩(Max Born)所說的,這是世界上一切罪惡的根源。

美國的科學史家席文八十年代初期到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所作訪問學者的時候,我曾經拜訪過他。他對於中國當時中醫研究院所自豪地宣布的,已經開始使用計算機為病人看病開方,感到不解。他說,西方已經看到西醫的侷限,認為用計算機看病,把病人當作一成不變的機器是非常荒謬的,怎麼中國學界視而不見。席文談到,他開始做中國科學史研究的第一篇報告就是討論重新定義Science,也就是定義他使用的科學的概念,他說為避免誤會,他描述中國科學史,用的是Sciences。對於中國人所焦慮的中國古代有無科學的討論,席文也覺得很奇怪。他在文章中明確地提出,有無科學並不影響中國文明的偉大。

現在時過二十多年,中國的學術界、思想界居然仍然還是非常的反常。中醫不是科學,在西方的學者聽來,不是一句否定性的話,而是肯定、甚至讚揚性的。它恰恰說明瞭現今中醫存在的寳貴價值,它為人類健康帶來的可能的理解和治療方法。在中國知識精英那裡,居然是一句否定性的話,匪夷所思!

同樣的道理也存在於對法輪功的攻擊。法輪功不科學,這對於一個科學工作者來說,簡直就是一句廢話。法輪功探索的本來就是科學領域以外的內容,說它是科學反而是一種風馬牛不相及,甚至可以說是對它的貶低。

中國的學界,與其去爭論「偽科學」問題,實在是不如去反身探究認識論的唯物主義基礎究竟有無可能,質問自己衡量問題的尺子是否有問題?質問馬克思主義究竟是不是Science?當然同樣的道理,即便馬克思主義不是「科學」,在某種意義上,如作為浪漫主義的文論,對不平等的反抗聲音,它也還是有它存在的理由的。只不過作為「科學」,作為唯一的真理,它是站不住腳的。

至於何祚庥們的科學觀和自然觀,則更等而下之,不過是一種依靠權力、依附權力宣傳教條,拿到自由探索的世界、正常的社會,不僅毫無討論的價值,而且沒有任何存在的可能。

這一輪對中醫和中國傳統文化的廢棄的討論只能使人再次想起文化大革命。它讓人們再次感到,不僅進行文化革命的思想基礎一直存在,而且這個文化革命在中國社會也一直是在繼續。(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