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見過棺材嗎?那就是小號的樣子」(組圖)


馬三家--遼寧省女子勞教所
馬三家勞教所(看中國配圖)

揭露馬三家女子勞教所酷刑的雜誌《Lens》面臨停刊處罰,受害人口述記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正在網路傳播。獨立製片人杜斌接受了德國之聲的採訪。

4月中旬,杜斌在北京見到了一位從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出來的女人,給她一本雜誌《Lens》。一行人準備找一個僻靜的地方說話,但是當這位女人發現那本雜誌報導了馬三家的故事,就忍不住在街上停下來閱讀。隨後她生氣地質問同伴:「我的事為什麼只寫了這麼一點?!」同伴解釋說,「你當初不肯和我們一起去見記者,記者從我們口中知道你的事,只能寫這麼一點。」然後她和同伴大吵,負氣轉身離去。等到杜斌的記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播映以後,她再次找到他,要求給自己也做一個口述實錄。

杜斌說,這位女人在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備受折磨,精神有些失常,但是她和其他受害者一樣,掙紮在說與不說的邊緣。她們不願說有三個原因:一是在該勞教所遭受百般羞辱,她們難以啟齒;二是以為和她們原本在上訪的案子沒有關係;三是擔心揭露黑獄暴行遭致中國政府報復。

另外一位受害者,經多次說服都不肯開口,直到杜斌問她:「聽說你在小號裡難以呼吸,一直把嘴巴放在門縫處?」她突然崩潰,嚎啕大哭,邊哭邊講,幾個小時都停不下來,顧不了孩子在一旁哇哇大哭。她問杜斌,你見過棺材嗎?那就是小號的樣子。三四平方米的空間,吃飯睡覺和大小便都在裡面。幾個月裡連衛生紙都不給,不肯吃飯還要用子宮擴張器灌食。

杜斌也時常在心裏掙扎。他從多位目擊者口中得知,有一位受害者,在馬三家勞教所受盡凌辱,管教人員電擊她的乳房、陰道,用牙刷刷她的陰道,往她的陰道裡灌辣椒水。但是,她在面對鏡頭的時候對此隻字不提,杜斌也從不主動問及。杜斌還說,他也不能保證這些受害者講出來以後不遭到報復。但是,只要她們願意講述,他就會把馬三家勞教所裡反人類的罪行記錄下來。

「來自陰道的咆哮」

馬三家女子勞教所位於中國遼寧省瀋陽市於洪區馬三家街道馬三家村,是全中國300餘座勞教所之一。自1999年關押法輪功學員以來,該勞教所不斷地傳出酷刑、性侵害和長時間勞動等內幕,並於2000年被收入聯合國發布的全球婦女人權報告。2001年,被認為是中共海外喉舌的香港《文匯報》發表的報導中,該勞教所負責人駁斥這些傳言為此為編造的故事。

馬三家揭開中國勞教黑幕
中國江蘇省一處女子勞教所(2008)

2012年12月,美國俄勒岡州人朱麗葉·凱斯(Julie Keith)從連鎖店購買了萬聖節裝飾品,回家拆裝時發現其中隱藏了一張對折了八次的信紙。這封註明發自中國馬三家勞教所二所八大隊的信中說:「如果你偶然購買了這個產品,請幫忙將此信轉給世界人權組織,這裡處在中共政府迫害下的數千人將永遠感謝和記住您。」信中揭露該勞教所殘酷折磨關押人員,且勞動收入極低,每個月只有10元人民幣。經媒體報導,此信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

2013年4月,中國大陸出版的雜誌《LENS》刊登長篇圖文報導《走出"馬三家"》,首次在中國境內披露馬家三勞教所酷刑內幕。報導說,一位新近解除勞動教養的女訪民,帶出來一份眾多被關押者聯署的廢止勞教制度的呼籲書。呼籲書用蠅頭小字寫在一張皺巴巴的紙上,她包在裹緊的小塑料卷內,藏在陰道裡方才帶出勞教所大門。

報導說,2011年9月,另外一位被關押人員也利用陰道帶出了一份《勞教日記》。日記中詳細記錄了諸多被關押者遭受酷刑的情況,包括坐「老虎凳」、關「小號」、電擊及綁上「死人床」等等。

該報導引起輿論震動。知名學者艾曉明撰寫《陰道在咆哮》一文,稱「看完有關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的長篇報導,我相信,每一個人性尚存的中國人都聽到了來自陰道的咆哮」,秘藏在受害者陰道裡的信稿及日記「把勞教制度的暴虐和受害女性的痛苦無告,赤裸裸地展示出來」。艾曉明說,這讓她想到卡廷森林慘案及奧斯維辛屠殺。

《Lens》雜誌記者袁凌和實習生徐宵桐在進行採訪的同時,獨立製片人杜斌也正在拍攝記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杜斌以口述實錄的形式,上述《勞教日記》的作者劉華講述黑獄內幕。

4月19日,新華網發布消息,稱遼寧省相關部門組成調查組經過調查認為,《走出「馬三家」》一文存在嚴重失實的問題,文中所謂體罰、虐待勞教人員問題,均為不實之詞。《Lens》記者袁凌隨即發表聲明,要與遼寧教養院當庭對質,並要追究製造假新聞的調查組人員和法制網記者霍仕明、新華網的誹謗責任。目前,《Lens》延期出版,據傳將被停刊。

4月27日,杜斌攝製的《小鬼頭上的女人》在香港試映,5月1日正式放映。

揭發才能保護自己

51歲的劉華,成為這部記錄片的主講。劉華原籍遼寧省瀋陽蘇家屯區張良堡村,因為和原任村委會主任的丈夫岳永進舉報當地官員腐敗,長期遭受迫害。從2006年至2011年,她先後三次被地方當局以「危害國家安全、反黨反社會主義」的罪名送進馬家三女子勞教所。

杜斌說,劉華只讀過5年小學,並不是馬家三勞教所裡學歷最高的受害人,但是她最懂得傳播信息的重要性。早年在北京上訪被抓進看守所裡時,她就發現因為自己跟外國媒體有聯繫,警察對她不敢肆意妄為。進了馬三家勞教所後,她堅持每天寫日記,不僅寫自己的遭遇,也寫全部所見所聞。她藏了一支只有三四厘米長的筆,在布片上、衛生紙上密密麻麻地寫下,並想方設法請人帶出來,成為對這所黑獄最有力的控訴。

劉華也鼓勵其他姐妹大膽開口控訴。先後有二十餘受害者接受了《Lens》和杜斌的採訪。袁凌在採訪手記裡說,「在勞教人員那裡,我也發現她們竟然竭力保存了如此多的物證,又是在難以設想的艱難中保留和攜帶出來的」。

出生於1972年的杜斌曾在《紐約時報》、《中國社會導刊》等媒體工作,長期跟蹤記錄上訪者處境。攝影作品《寫出冤情》曾獲第14屆人權新聞獎「攝影特寫獎」,目前已出版《上訪者:中國依法治國下倖存的活化石》、《上海·骷髏地》等著作。自2011年以來,中國外交部拒絕簽發他為《紐約時報》工作的許可文件。

杜斌認為,馬家三黑幕披露已經十多年了,中國司法當局不僅沒有為此承擔責任,還在繼續掩護和縱容,令人難以接受。他說,最開始他們把這些酷刑用於法輪功學員,發現可以逼迫一些人接受「改造」,隨後就擴大到上訪者和其他勞教人員。

中共當局用各種方法讓底層受凌辱者長期沉默。杜斌意識到,讓他/她們開口說出來,反抗就已經開始了。

(原題目:馬三家:反抗從講述開始)

来源:德國之聲中文網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