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柏橋談川普新政】請歐巴馬下令徹查中共黑客(圖)

2016-12-15 09:10 作者: 唐柏橋

手機版 简体 5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唐柏橋(唐柏橋提供)

【看中國2016年12月15日訊】美國白宮日前表示,總統歐巴馬已下令中央情報局(CIA)針對今年總統大選期間所有網路攻擊展開調查,重點是針對俄羅斯黑客,並暗指俄羅斯企圖影響大選。我看到這則新聞,心裏冒出一股莫名的怒火,不吐不快。

歐巴馬執政八年,世界秩序大亂,各國人權狀況急劇惡化,全球民主體製麵臨危機。與此同時,世界民主國家的領袖美國的國力迅速衰退,而全球獨裁國家的領袖中國的國力大幅提升。民主美國的世界領袖地位自二戰以來,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面對巨大的挑戰。共產主義思潮似有捲土重來的跡象。這一切都與歐巴馬對中共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專制政權採取無限容忍的政策有關。

八年前中共還要看美國的臉色,如今美國要看中共的臉色了。2011年中共領導人胡錦濤訪美的時候,中國鋼琴家、中共附庸機構中華全國青年聯合會負責人朗朗在白宮彈奏了一首革命歌曲《我的祖國》。這是抗美援朝影片《上甘嶺》主題曲,是歌頌抗美英雄的歌曲,在中國家喻戶曉。當時我們通過媒體向中共表達了抗議,同時希望歐巴馬譴責中共當局這一傷害美國人民的感情的作法。可是歐巴馬居然發表聲明說,這只是一個藝術作品,不應該做過多聯想。這是一個分水嶺,從此以後海外親共華人對於攻擊美國再也沒有忌諱了。這種攻擊最初是在口頭上,後來慢慢演變成網路攻擊和其它各個領域。可是歐巴馬似乎對於來自中共的任何攻擊都毫不在意,完全聽之任之。

中共的網路攻擊

今天當我看到歐巴馬要徹查來自俄羅斯的黑客攻擊時,我原本已經麻木的神經再一次甦醒過來。我的第一反應就是「Really?他為什麼過去一直不徹查來自中共的網路攻擊?」

事實上,中共對美國的網路攻擊比俄羅斯要嚴重得多。美國政府過去也承認中國是對美國進行網路攻擊最嚴重的國家。他們的攻擊範圍涵蓋政府部門、軍事設施、金融機構乃至民間組織,甚至交通指揮中心,可謂無所不在。據美國政府披露,去年來自中國的黑客駭入美國人事管理辦公室(OPM)系統,至少有400萬現任或前任聯邦僱員數據外泄,其中包括僱員的工作任務、績效評分和培訓等。據報導,他們還製作了類似臉書一樣的系統,對竊取的信息進行分類處理,方便在必要的時候挑選有用的信息。

中共對大型金融機構和商業公司的攻擊已經對美國的經濟造成了巨大損失。我的一位朋友在摩根大通銀行擔任高管,他說他們銀行遭到中共黑客攻擊而不敢聲張,因為害怕會造成客戶大量流失,影響公司業務。谷歌最後退出中國市場也是因為中共肆無忌憚地攻擊GMAIL信箱和要求他們向中國政府提供客戶的個人隱私信息。

谷歌專門提到中共曾經大規模攻擊像我這樣的中國異議人士信箱,竊取我們的信息。事實上,我們雖身在美國,但每天受到數十次甚至上百次黑客攻擊,大多數來自中國境內。曾經有一次我的計算機遭到攻擊,經專家查證,來自中國長沙一家公司,而這家公司就是國安部下屬的服務公司。我們曾多次報告FBI,從未引起重視。其實這一點也不意外。

據報導,美國白宮和國會甚至國防部都經常遭到中共軍方發動的黑客攻擊,而美國政府也早已瞭解,可是歐巴馬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誓言要徹查到底。更沒有採取有效的措施予以反制。如果他真要採取反制措施的話,他有很多辦法讓中共知難而退。比如像凍結俄羅斯總統普京和他的合作夥伴在美國的資產一樣,凍結中共各級領導人在美國的資產--他們的家屬基本上都在美國或其它美國的盟國,拒絕侵犯人權的中共官員及他們的家人進入美國,公布中共人權惡棍在美國的來歷不明的巨額財產並予以追繳,對中國低價進口產品徵收高額關稅,要求在中國的美國公司必須遵守美國的勞工法,在各國法庭起訴中共國企違反壟斷法,在美國針對大陸公司大規模侵犯知識產權的行為進行民事訴訟,甚至將侵犯美國國家利益的中共官員的家屬驅逐出境等。

雙重標準

這些年來,中共的人權狀況急劇惡化,而歐巴馬政府卻與中共的關係越來越密切,對中共侵犯人權的種種惡行視而不見。同時對古巴和越南等侵犯人權的共產專制政權國家不斷示好。而他們卻將已經過渡到民主體制的俄羅斯當成最主要的敵人,把經由民選產生的俄羅斯總統普京當成人權惡棍,而不是高度極權的卡斯特羅兄弟和極端殘暴的中共獨裁者們。川普(特朗普)僅僅說了一句「普京是一個強大的領導人」,親歐巴馬的主流媒體就對川普進行轟炸式的攻擊,把川普描繪成獨裁者形象。而歐巴馬跑去擁抱臭名昭著的卡斯特羅時,這些媒體卻將此吹捧為「破冰之旅」。當維基解密披露希拉里曾多次稱讚中共領導人老練、優秀、具有改革精神時,同樣是這些媒體不僅沒有譴責希拉里稱讚鎮壓過「六四」、法輪功、地下教會及藏人等少數民族的中共獨裁者,反而將她的這些言辭說成是政治經驗豐富,善於與獨裁者打交道。這是典型的「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點燈」。

更令人無法容忍的是,當這次歐巴馬信誓旦旦地表示要徹查俄羅斯企圖干預美國大選的黑客行為時,卻忘了他的親密戰友希拉里以各種不正當的手段直接或地間接收取了來自另一些比俄羅斯邪惡得多的獨裁政權的巨額競選經費,這裡自然包括中共。他們甚至曾經公開討論,要不要接受他國政府的捐款。通過捐款的方式影響美國選舉,其嚴重程度遠遠超過幾個黑客發表的信息。歐巴馬不去想辦法制止這種涉嫌出賣國家利益的違法行為,卻對幾個黑客發布的真實信息如此咬牙切齒。他的立場到底在哪裡?是站在美國國家利益的立場,還是站在希拉里團隊的立場?身為美國總統,這是嚴重的失職。而對於這些黑客的行為,如果他們披露的信息屬實,在我看來不僅不應該予以追究,反而應該感謝他們。感謝他們為我們揭露了美國政治的黑幕,讓美國民眾瞭解到事實的真相並做出正確的選擇,同時為美國司法部門提供了懲治違法犯罪行為的有力證據。

中共的滲透和收買

歐巴馬長期以來把俄羅斯作為頭號敵人,而對中共處處忍讓。這是極端錯誤的。事實上不僅中國的人權狀況比俄羅斯要惡劣的多,而且中共對美國造成的傷害也遠遠大於俄羅斯。無論是在北韓問題上,南海問題上,還是在中東反恐問題上,中共都是美國的頭號麻煩製造者。他們一直在對美國玩兩面手法,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現在幾乎已經把美國拖進不可自拔的泥潭。中共派過來的說客曾經對我說,他們已經找到了對付美國的辦法:用金錢和利益來收買美國的不良政客,讓他們為中共服務。事實上,這些不良政客為了獲得源源不斷的競選經費以維持他們的政治地位,甚至不惜出賣美國的國家利益,做出傷害美國人民的事情。美國現在有不少政客就是因為得到中共的經援和被中共滲透和收買的媒體的背書而輕易在當地勝選。兩年前美國最重要的城市紐約市市長的職位就差點落到中共代言人手裡。

中共不僅在美國政界進行滲透和收買,也企圖在其它各個領域影響美國人的決策。現在美國人尤其是美國政治人物隨便說一句讓中共不開心的話,都要開始衡量可能的嚴重後果。我的一位朋友郭寳勝最近遭到他所在的神學院勸退,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該神學院毫不掩飾地表示,他們勸退他的理由是他從事反對中共的人權民主活動,尤其是經常發表支持臺灣人民爭取獨立的言論。而我本人因為批評中國政府非常激烈,被幾乎所有被中共滲透和收買的中文媒體列入禁止報導的黑名單。我在美國從事人權民運活動二十多年,最近幾年明顯感覺到不僅中國境內的人權狀況正在急劇倒退,美國和其它西方國家包括臺灣的言論自由空間也正在急劇萎縮,美國和其它國家的主流媒體都在批評中共時變得小心翼翼,唯恐得罪中共。香港媒體稱之為「自律」。

一個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全世界幾乎所有的主流媒體都避免報導在中國遭受最廣泛最嚴酷的迫害的信仰團體法輪功,因為法輪功是中共最重點的打擊對象。如今連美國還沒上任的當選總統接一通來自臺灣民選總統的祝賀電話,都要遭到不僅是中共還包括美國政界和主流媒體的一致炮轟。好像川普做了大逆不道的事情一樣。

這些年來我最大的困惑就是,什麼時候美國政府和美國人民做什麼事情、說什麼話要看人權惡棍中共的臉色了?難道幾個美國政客被收買,全體美國人就要為他們買單嗎?所幸的是,歐巴馬時代很快就要結束了。否則,美國危矣。

編者註:作者唐柏橋是「六四」學生領袖,民主大學校長。著有《失敗之歌》及《我的兩個中國》。

(看中國編輯加註小標)

(看中國首發 轉載請註明來源、作者 侵權必究)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