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須知的幾件事(圖)

原標題:又到「十字路口」,金融何去何從?——2017年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前瞻

2017-07-12 09:03 作者: 姜超、梁中華、李金柳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五年一度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即將召開,金融工作會議會對下一階段重大金融改革問題進行定調。經過梳理歷次會議召開的背景和提出的改革措施,並基於宏觀經濟和金融業發展的現狀,對本次會議做一些前瞻判斷。
本次金融工作會議會對重大金融改革問題進行定調。(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7年7月12日訊】五年一度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即將召開,金融工作會議會對下一階段重大金融改革問題進行定調。經過梳理歷次會議召開的背景和提出的改革措施,並基於宏觀經濟和金融業發展的現狀,對本次會議做一些前瞻判斷。

前四次做了哪些改革?

第一次會議:1997年11月。會後撤銷了央行省級分行以保證金融調控權集中在中央,設立保監會代替央行分管保險事宜;專門設立四大資產管理公司剝離四大行的不良貸款,維持金融穩定。

第二次會議:2002年2月。成立銀監會,替代央行專門履行銀行業監管職責;實施農信社改革,成立匯金公司充當中、建、工行的股改出資人。

第三次會議:2007年1月。實施《公司債券發行試點辦法》;設立中投公司以承擔外匯儲備的投資管理工作;匯金公司注資國開行,國開行推行自主經營、自負盈虧、自擔風險的商業化運作;創業板正式上市;農行掛牌上市,國有四大行全部完成股份制改革。

第四次會議:2012年1月。提出「確保資金投向實體經濟」,「防止虛擬經濟過度自我循環和膨脹」。

第四次會議後中國經濟和金融領域發生了哪些變化呢?這些變化決定了未來幾年中國金融工作的方向,接下來重點看一下。

最近五年有哪些變化?

首先,宏觀經濟增速連續下降。GDP同比增速從8%以上下降到不足7%,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從20%以上下降到10%以下。工業部門去槓桿、去庫存、去產能問題突出。

寬鬆貨幣發力,財政更加積極。2012年至今央行總共7次降准、8次降息。廣義財政也在發力,貨幣和財政刺激經濟的力度可以說並不亞於金融危機時期。然而貨幣卻大量流入了資產領域,資產泡沫膨脹。

2014、2015年股債雙牛,但2015年中股市異常波動後,房地產市場接力,成為投資的新熱點。多數指標均顯示國內房地產價格偏高,接下來都承受著泡沫風險,需要小心翼翼地消化和控制。與貨幣寬鬆相伴隨的是金融監管整體趨松,金融機構瘋狂擴張。

如果計算一下近三年的年化增速,私募基金高達130%,基金子公司專戶123%,基金公司專戶74%,券商資管51%,均在50%以上;基金公司公募規模增速45%,信託業23%,保險20%,增速都遠遠高於GDP增速和M2增速。銀行業近三年年化資產增速15%,但非銀機構資管規模高增長主要還是承接了銀行業相關業務。

瘋狂擴張的背後,是金融風險的積聚。流動性風險、信用風險和整個經濟的系統性風險在上升。整個系統變得非常脆弱:在房地產市場穩定時,一切看起來相安無事;而一旦房價風險暴露,金融體系也要遭殃。

未來金融業如何走?

金融安全和統籌監管是重點。無論是從前幾年金融業瘋狂擴張帶來的問題,還是從近年主要領導人和監管機構的表態來看,金融安全與金融監管都將是本次會議討論的重中之重。

2016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把防控金融風險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十三五」規劃提出加強統籌協調、完善金融監管框架,實現金融風險監管全覆蓋,將是下一階段金融改革的方向;今年4月的中央政治局會議就維護金融安全提出6項任務,新華社連發七篇評論,以「三個統籌」談金融監管的升級。

具體如何統籌監管?

第一,在總的方向上,金融工作會議有望將金融監管協調機制提到更高層面。

第二,從監管類型上看,在現行分業監管的基礎上,將會增強統籌協調,適當增加功能監管、行為監管。從級別上看,中央要求地方按照部署,做好本地區金融發展和穩定工作,意味著中央和地方金融監管的分工也可能進行協調統籌。資管業務監管的具體動作或已不遠。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