階級鬥爭,一抓就靈:金庸父親被槍決內幕


【看中國2017年8月1日訊】1. 小平會見金庸,談他父親被殺之事

1981年7月18日上午,鄧小平以中共中央副主席的身份,會見香港《明報》社長查良鏞(金庸),並同查良鏞妻子和子女合影。

鄧小平坐下後,抽著煙,笑著對查良鏞說:「中國共產黨的第十一屆六中全會之後還有三件大事:一是要在國際上繼續反對霸權主義,維護世界和平;二是實現臺灣回歸祖國,完成祖國統一大業;三是搞好經濟建設,這是最重要的事情。」

在這次會見中鄧小平談到了實現臺灣回歸祖國、完成祖國統一大業問題。已經宣告中國要在新的形勢下面臨一系列新的歷史課題,而香港回歸,也是題中應有之義了。

鄧小平還談到了中國共產黨,對歷史問題有錯必糾的態度。這正是十一屆六中全會的主題。查良鏞的父親查樞卿在50年代初被人民政府判死刑處決,這對查良鏞來說當然是難以想像和接受的悲劇。

鄧小平主動與查良鏞談起他父親被殺之事,說:「團結起來向前看。」

查良鏞點點頭,說:「人入黃泉不能復生,算了吧!」

2. 金庸不僅是作家,還是《明報》社社長、主編

不久,海寧縣委、縣政府與嘉興市委統戰部、市僑辦聯合組織調查組,對查樞卿案件進行了複查,發現是件錯案冤案。遂由海寧縣人民法院撤銷原判,宣告查樞卿無罪,給予平反昭雪。

查良鏞得知後,專門馳信海寧縣委領導:「大時代中變亂激烈,情況複雜,多承各位善意,審查30餘年舊案,判決家父無罪,存歿俱感,謹此奉書,著重致謝。」

查良鏞就是金庸。是寫過《射鵰英雄傳》、《天龍八部》和《鹿鼎記》等,許多精彩武俠小說的著名作家。

他的作品影響了整個華文世界。

同時,他又是香港創刊於1959年、頗有政治思想鋒芒的《明報》社社長、主編。在海峽兩岸及海內外有著重大的影響力。

鄧小平新時期,第一個接見的香港同胞是他。而且又談的是臺灣回歸等問題,這是意味深長的,後來中央正式明確了「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對臺政策,香港澳門問題隨之迎刃而解。

金庸後來成為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成員,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委員,他與董建華的父親董浩雲關係密切,與董建華也是惺惺惜惺惺。

在1996年左右,特區行政長官之人事問題成了熱點,有人說金庸會參與候選,有意出任首任行政長官。金庸得知這樣的傳言哈哈一笑,實際上,他一開始就推薦並看好董建華出任首任特區行政長官。

3. 刀起頭落,哢嚓幾秒

刀起人頭落,哢嚓只幾秒。歷史記載:五十年代初開展了一場所謂「鎮反」運動。

80後、90後,絕對沒有經過那血雨腥風的恐怖年代。

當時,中央成立「五人小組」,首先,秘密摸排逮捕名單;爾後,全國各地在深夜突然襲擊,將相當一部分,已安排工作的國民黨的軍政人員逮捕。

建國初期,什麼法律文件,司法部門均不健全。不經審查,被捕國民黨的軍政人員,今夜從被窩里拉出來,第二天清早,刀起人頭落,哢嚓只幾秒;如湖北省洪湖、公安、江陵等小縣城,一天殺人三百餘那是家常便飯。

我父親所在部隊團連幹部,參加過廣州鎮反,乾脆用機關鎗掃射。

大土坑早由被殺人員頭天挖好,他們自己何曾知曉?

自己挖坑埋自己。

那時節,鄉政府都有殺人權。

要殺人比殺雞更容易;更方便;更快捷。

這一下,大開殺戒。著實讓舉國上下,領教了什麼才叫殺人如麻?

喜歡金庸小說的人都知道,金庸並不姓金,而是姓查,本名查良鏞。「金庸」是他的筆名,由「鏞」字一分為二而得。

1924年2月,金庸出生在浙江省海寧縣袁花鎮。海寧查家在當地是數一數二的世家望族。在查家祠堂內的幾十個牌匾上,記錄著族中功名人士,其中官至翰林的並不鮮見,而查家最有名的先祖當算是查慎行、查嗣庭兄弟了。

查慎行是清代的著名詩人。當時稱為「一門七進士,叔侄五翰林」。

4. 金庸從來避諱「被哢嚓」

據說查樞卿不是那種土地主,他受過西洋教育。屬於那種過渡時代的中西混雜的人物。

金庸生母名叫徐祿,19歲與金庸的父親查樞卿結為夫婦。查樞卿與徐祿感情甚篤,先後生下五子和二女,金庸是老二。

1937年,日寇侵入江南,他的家鄉袁花慘遭轟炸,查樞卿夫婦帶著全家逃難,徐祿得急症病亡。當時,13歲的金庸尚在嘉興讀書。

金庸的繼母名叫顧秀英。11歲時,顧秀英押給查家當丫環,起先伺候金庸的祖母。徐祿病亡滿3年後,查樞卿續弦再娶,小他17歲的顧秀英便做了他的新妻子,先後生下四子二女。

關於這一點,在所有介紹金庸的書籍和文章中都絕少提到。

這是因為,在20世紀50年代初,金庸的父親查樞卿被地方政府判處死刑———刀起人頭落,哢嚓了。

5. 「鎮反」運動

殺人指標當任務佈置

在那殺人有硬性指標,高壓時期,與查良鏞的父親查樞卿,同時被哢嚓的,還有餓死不吃美國大米的朱自清之子朱邁先;還有不少具有民族氣節的國民黨抗日救亡將領;起義投誠人員。

同胞間互相殘殺。

尤其是。殺害已經投誠起義人員,殺的更過頭。傅作義北平起義,當了個水利部長,傅作義部下呢?都成為:刀下斷頭鬼;荒野亂遊魂;統統被哢嚓;瞬刻把命亡!

朱邁先曾投身抗日救亡運動,但在解放初期被當做反革命匪首。並立即哢嚓了。

朱邁先系現代文學家、民主人士朱自清的長子。一九五一年十一月,年僅三十三歲的朱邁先以」匪特」罪,被湖南新寧縣法庭判處死刑並立即執行。

一九八四年朱邁先之妻,傅麗卿奔走多年申訴,該法院才承認錯判,為死者恢復名譽。

傅麗卿堅信丈夫是無辜的。在朱邁先死後的三十餘年裡,她多方申訴,為他平反而奔走。

直到一九八四年,新寧縣法院,才認真複查舊案,承認一九五一年的判決書純屬錯判,恢復朱邁先起義人員的名譽,澄清事實真相。

八十年代初,年近花甲的傅麗卿帶著兩個兒子和一個媳婦,千里迢迢去北京探親。

這是她同朱邁先結婚後,三十六年第一次跨進朱家門。

她無比激動地拜見思念已久的婆母和弟妹們,孩子和媳婦,也叩見奶奶叔叔和姑姑,朱自清的家屬們才實現了真正的大團圓。

有人詩曰:月冷寒泉凝不流,棹歌何處泛歸舟。白蘋紅蓼西風裡,一色湖光萬頃秋。

6. 殺父之仇還說致謝,鬼才相信

查良鏞的父親查樞卿在50年代初被哢嚓,這對查良鏞來說當然傷春悲秋,是難以想像和接受的悲劇。他說:「人入黃泉不能復生,算了吧!」

後來,嘉興市委統戰部、市僑辦聯合組織調查組,對查樞卿案件進行了複查,遂由海寧縣人民法院撤銷原判,宣告查樞卿無罪,給予平反昭雪。

查良鏞得知後,專門馳信海寧縣委領導:「大時代中變亂激烈,情況複雜,多承各位善意,審查30餘年舊案,判決家父無罪,存歿俱感,謹此奉書,著重致謝。」

查良鏞在香港,當然亂說亂罵亂放;在武俠小說中,常指雞罵狗;殺父之仇還說致謝,只有鬼才信。

在《金庸大傳》中有專寫其父冤殺記述。

金庸出生時,查家有3600畝田地,租戶有上百戶,因此金庸的父親查樞卿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地主。

金父被平反,無非是說明:用財富積累劃分敵我;用財富積累劃分誰死誰活;多麼地荒謬絕倫。

7. 大地主被平反,有個會寫武俠小說兒子?

沒會寫小說兒子的小地主們呢……

你分別人田,白吃白拿也就罷了。

還不依不撓,叫地主腦袋瓜子搬家,實在過火。

這還不算,查樞卿生出個會寫武俠小說的兒子查良鏞,才宣告查樞卿無罪,給予平反昭雪。然而,成千上萬的小地主,也就幾十塊田,統統刀起人頭落,哢嚓了。

因為沒有生出個會寫武俠小說的兒子,就不予平反昭雪?

椐說:階級鬥爭,一抓就靈。

殺人。可以殺出經濟繁榮;殺人可以殺出國泰民安。

是否屁話,歷史自有公論。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