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之行,一路安檢!(圖)

2017-08-18 09:43 作者: 天狼孤星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北京 安檢
等待進入天安門的遊客(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7年8月18日訊】7月20日,在縣城二中工作的同學打電話說,北京有個民辦高校欲在我縣招生,組織部分初高中的班主任赴京,包車費住宿門票等,伙食自理,只需第一天到學校聽課觀摩,其餘時間就可以在北京各處景點逛逛,有幾個班主任因事不去,問我願意不願意去?我雖然已經去過兩次了,但八歲的女兒一直對北京充滿嚮往,尤其是她常常念叨課本中出現過的天壇,當然還有天安門、頤和園什麼的,這個天上掉餡餅的好機會不可錯過,於是,我不假思索地同意了。但是,隱隱地有點擔心,擔心孩子暈車。她連公交都暈得厲害,這麼長的距離,能堅持下來嗎?

7月30日一大早,我背上背包,帶著她們母女倆個,背上鼓鼓囊囊的行李包,裡面裝的是需要換洗的衣服、剃鬚刀,相機、充電器之類的東西,但是沒有帶牙膏與牙刷,是考慮到這些是賓館裡必備的,另外由於孩子暈車,上車前,讓她吃了半粒暈車藥,又在兩個耳垂下的穴位貼上暈車貼。

按約定,大巴車應該是八點到,為搶到靠前的座位,我們七點就出發了,到了乘車點好大一會兒,才三三兩兩趕來一些同行的人,七點四十左右,我同學夫妻趕到,八點鐘,所有人都到齊了,可車子還沒有來。直到8:30,眾人望穿雙眼之時,那輛半舊的大巴車才慢騰騰地趕來,這些平日裡衣冠楚楚的老師們一窩蜂地往車上擠。

好久沒有坐大巴車走這麼遠的路,850公里,司機說要11小時就可以到,這可怎麼挨呀?

為了讓女兒分心,不至於暈車,我把平時嚴格控制的手機給她,讓她玩上面的小遊戲,效果非常好,比去年因為生病去鄭州走高速強多了,那次,也沒準備什麼暈車的東西,在漯河許昌下了兩次服務區,把前天吃的東西都嘔吐了出來,相比而言,這次有備無患吧。所以,看到她一路高興的樣子,完全沒有一點暈車跡象,我那懸在半空的心,總算落了地。

在車上,幾個組織活動的人向我們介紹了行程安排,我頓時覺得一瓢涼水澆下來:接下來的三天,前一天半必須聽學校活動講解,第二天下午送到長城,第三天到十三嶺,且不包旅遊門票,最慘的是住宿,根本沒有什麼星級酒店,而是住到學生宿舍,八人一間!中間不得脫隊,不得自由活動——草!早知道這樣,舉辦方說天花亂墜也不來了!其中的一個組織者是個小胖子,他用半商量半威脅的口氣說:「不要讓我們失望,出現任何後果自負!」

真是賊船上去容易下來難,可這半路上,是沒有後悔藥可吃的!

正在沮喪地思考中,車子來到豫冀交界,過了高速收費站後,很多大大小小的車輛都排著長隊,以比蝸牛還慢的速度緩緩前進,最後停到一個空曠地方,司機提醒,每人準備好身份證備查,我把身份證還有孩子的戶口本拿在手裡,隨著眾人下車,在交警指揮下,待前面車上的檢查完畢之後,我們的人才陸續走進一間檢查亭,把身份證放到一個儀器上,上面隨即出現個人信息,還在主屏幕正中,顯示自己的面部,一切相符後,機器旁的通道打開,人才可以過去。

——將近一個小時,我們才全部檢查結束,回到大巴車上。

這漫長的等待中,看到對面無數快速行駛的駛出河北的車輛,不需要安檢,頓時生出莫名的羨慕。

司機發動了車,再次詢問還有沒有人沒上車時,領頭的組織者突然發現,少一個人,他就是另外一個組織這次活動的小胖子,那老幾慌慌張張過去一探究竟,又過好長一會兒,才垂頭喪氣地回到車上:「我們走吧,小陳(那個小胖子)的身份證被他姐在‘善心會’註冊過,被攔下來了,無法隨我們同去,再三交涉也不行,他已經被送回去了。」

非常滑稽,多麼諷刺,這個組織者半路打道回府了!

可能是剛才車輛行駛緩慢,汽油不充分燃燒揮發,氣味特別重,再加上反覆的走走停停,女兒不停地嚷著頭暈,我也沒有辦法,只得讓她靠著我的肩膀,勸她再忍一會兒。

無論如何,大巴車總算又前行了。

又過了幾個小時,大巴又趴窩了,朝外一看,遠方的「北京」字樣極為醒目,原來已到北京交界了。這次堵車的規模更加壯觀,收費站前一字排開的路口前,大小不一的車輛夾雜著,一動不動,空氣中滿是躁熱,司機吩咐:「準備好身份證,再次安檢!」

與上一個環節一樣,我們又走了一遍安檢通道,浪費了一個多小時,車子才繼續上路。

很快,估計不到三公里,車速又明顯減慢了,所有的車輛都向右行下了高速,緩緩駛過一條窄窄的小路,走兩步,停許久,再走兩步,再停許久,我才看出來,原來,把所有的車趕下高速,走到一個廢棄的加油站,目的就是進行第三次安檢!——我的天,這社會有那麼恐怖嗎?才過一個又來一個!

孩子哇的一下,嘔吐了,好在我提前準備好了塑料袋,但看著她那因暈車而發黃的小臉,還是止不住地心疼。

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時間已經過去12個小時了,我們才剛剛踏上北京的地界。

我打開手機上的高德地圖,知道我們在前往西六環的路上,前面依舊車流不暢,這著名的京港澳高速路,速度還沒有我們步行快,路兩旁,黑漆漆的夜,連一顆星星也看不到。

不知過了多久,車速突然加快許多,一直又走了四十分鐘,我們才來到北京西郊昌平縣的這個民辦高校!

時間已經晚上十點半了!

唉!安檢,安檢!有多少寳貴的時間,有多少重要的事情,都白白地浪費在它的上面了!早知道說破天也要坐火車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