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原理】為什麼紙幣必須大幅貶值?(圖)

2017-09-07 08:20 作者: 如松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7年9月7日訊】大家對1929年的大蕭條很熟悉,羅斯福新政的核心就是貨幣貶值,將美元的含金量從一盎司黃金的價格從20.67美元調整為35美元,這也就是印鈔的手段——典型的凱恩斯主義。

造成1929年大蕭條的原因是通貨緊縮,資產價格和商品價格的大跌讓社會整體喪失了購買力,最終進入大蕭條。

引發1929年大蕭條的紐約股市大崩盤後聚集在華爾街上的大批民眾
引發1929年大蕭條的紐約股市大崩盤後聚集在華爾街上的大批民眾(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很多朋友和筆者說過,那時是金本位制度,和今天的紙本位制度完全不同。因為在紙本位制度下,央行可以隨便印鈔,可以將凱恩斯主義發揮到極致,不會發生1929年那樣的通貨緊縮,也就不會形成1929年那樣的大蕭條。

其實,這個說法是不恰當的。造成1929年大蕭條的核心原因是貧富差距惡化進而導致社會整體基本喪失了購買力,而通貨緊縮只是演化出大蕭條的路徑而已。除此之外,還有另外一個路徑也能讓全社會基本喪失購買力,那就是債務不斷膨脹!

一般來說,當經濟增速不斷提高或維持穩定的時候(相當於資本投資收益率穩定或穩定上升),加印鈔票保持一定的通脹率,有助於增加資本的投資慾望,推動經濟增長。此時,由於資本的投資回報率比較高,投資主體即便在投資的過程中部分借貸形成債務,也不會形成債務無法償還、或債務不斷膨脹的情形,因為投資收益足以償還債務。

可是,如果經濟增長速度不斷下滑哪?情形就會有所不同,這就是美國次貸危機以後的情形。

次貸危機是需求不足導致的後果(以前說過這個話題,不再重複),這意味著產能和需求之間已經產生了矛盾,這是造成次貸危機的根源。可是,次貸危機之後,各國央行加速印鈔,讓世界的產能不僅未能收縮,而且還繼續擴大。可是,需求不足的時候,經濟潛力就會下滑,這就形成了現在的狀態:經濟增長速度並沒有因為央行加速印鈔而恢復次貸危機以前的速度,甚至還在不斷下滑。其核心是資本投資收益率下降,也就直接導致債務加速膨脹。

在全球主要的經濟體制中,德國或許是唯一的例外,因為以往歐洲主要受到美國為主導的北約的保護,歐洲國家自己的軍費開支佔GDP之比一直比較低。德國由於生產力水平比較高,對歐元區內的其它國家產生了生產要素的虹吸效應;再加上德國的債務管理比較規範,讓德國的債務水平比較正常。截至2016年底,德國公共債務餘額為2.006萬億歐元,佔GDP的68.2%,但即便如此,也超過了歐元區的標準(60%)。其它主要經濟體中,到2016年底,美國、日本、義大利、英國、法國的公共債務率分別為104%、254%、134%、89.3%、96%,都遠超過經濟學家公認的警戒線80%。中國政府債務率雖然相對安全,但國企負債高昂,其最終擔保人依舊是國家財政,也並不能樂觀。

本來,如果世界繼續和平下去,部分國家(這主要取決於體制因素)還可以通過緊縮財政開支逐漸降低債務率,但三方面因素讓這種可能性幾乎為零:

第一,政府借貸一般是比較容易衝動的,但還債非常艱難,這更主要體現在財政支出具有很強剛性的國家;

第二,次貸危機之後的經濟恢復並不如意,即便央行印製了天量的鈔票,與次貸危機之前相比,經濟增速依舊低迷,特別是近幾年更低迷,讓政府財政收入增長受到制約;

第三,多極世界的到來,地緣紛爭加劇,讓各國必須擴大軍費支出,加大了財政壓力,這在亞太國家中最為明顯。

根據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的報告,2016年全球軍事支出總額增加到16860億美元,比2015年增長了0.4%,但各地區分配不均。CNBC的報導稱,亞太地區是迄今為止軍費增長最快的地區,2016年該地區國家防務總支出達到4500億美元,比上年增長4.6%。世界前15個軍費大國中有5個來自亞太地區,過去10年該區域防務支出增長了64%。隨著中印邊界爭端、印巴對抗、朝鮮半島局勢、東海南海的各種糾紛不斷擾動相關各國,未來幾年亞太各國的軍費支出應該還會保持比較高的速度。美國CNBC的報告還顯示,歐洲的軍費開支2016年也在增加,達到3340億美元,比前一年增加2.8%,這與美國的軍事收縮緊密相關。2016年,法國、英國、德國和義大利的軍費支出總共佔全球支出的10%,義大利的增幅為11%。由於俄羅斯的威脅,讓波羅的海國家2016年的軍費支出出現了超常增長,拉脫維亞的防務支出增幅達到44%,立陶宛增加了35%。俄羅斯是全球第三大軍費支出國(這與其經濟總量並不相稱),2016年軍費支出為692億美元,比上年增長5.9%。戰火紛飛的中東地區,2016年軍費支出為GDP的6.0%。

2016年軍費支出下降的地區是中美洲和加勒比、南美洲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

以前說過,美國因為債務和財政因素需要修生養息,美軍收縮是大勢所趨。過去四年,美國的軍費一直在壓縮,阿富汗的美軍不斷撤出是原因之一。但在全球對抗不斷加劇的形勢下,美國也很難如意地進行持續收縮。2016年的軍費支出即再次上漲。CNBC網站報導稱,美國的軍費支出雖然比5年前的最高峰低20%,但去年卻增長了1.7%,達到6110億美元。現在,川普(特朗普)已經決定增兵阿富汗,朝鮮局勢繼續惡化,意味著軍費支出很可能再次進入上升的軌道,拖動財政支出加大。

美軍的收縮態勢,亞歐地緣政治紛爭加劇,將推動歐亞國家的軍費支出不斷上升。

制度性因素、財政收入增長不振和地緣紛爭加劇,讓各國基本不可能通過壓縮財政支出歸還龐大的政府債務,相反,隨著地緣政治紛爭的不斷加劇,只能加大財政支出,很多國家的債務率很可能還要繼續上升。

同時,因為次貸危機之後各國政府加速印鈔,讓資產價格不斷膨脹,導致各國居民負債率一樣高企。例如:海通證券姜超關於宏觀債券研究中說到:居民部門債務佔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比重,當前美國是106%,日本低於100%,中國達到90%,無疑都在很高的水平上。

當政府和私人部門債務率不斷膨脹的時候,再加上貧富差距惡化,最終就會導致以中下層人士為主體的全社會基本喪失消費能力,蕭條也就出現了。

所以,以往是因為通貨緊縮導致1929年的大蕭條,而現在,在全球數十年不斷執行凱恩斯主義之後,債務不斷膨脹一樣會導致消費能力的喪失和蕭條的出現。一旦能源等原材料價格開始上漲,通脹加速上升,貨幣利率只能提升,資產縮水而債務利息支出的增加,將讓社會快速喪失消費能力,也就會快速地進入蕭條週期。只不過這種蕭條不是以通貨緊縮為表現形式,而是以滯漲為表現形式。

所以,凱恩斯主義執行到極致,也會導致需求喪失,一樣是蕭條的結局。

一旦世界進入蕭條週期,各國政府又能有什麼對策?除了繼續印鈔之外,實際上什麼招數都沒有,因為政府不能創造絲毫的財富。此時,只能是通過更大規模的印鈔進行貨幣重置。

貨幣重置的本質就是人為製造通脹的跳漲。現在每盎司黃金價格是1300美元左右,如若美聯儲將金價推動到2600美元(可以是多種方式),就相當於紙幣價值貶值一倍,商品等資產也會升值(因為在蕭條時期,購買力不足,體現出過剩狀態,商品和資產的升值幅度將低於黃金),實際相當於用貨幣手段強行讓全社會的負債率下降。比如:企業的礦山等資產就會增值,債務不變的情形下,負債率下降。這樣也就可以讓經濟社會繼續運轉下去。

如果開啟比較大規模的戰爭,參戰國家很可能需要立即進行貨幣重置,因為各國財政以今天的債務狀況根本無法支撐戰爭,只能通過貨幣跳躍性貶值籌措軍費。

美國的通脹依舊低迷,但是金價卻衝破了1300美元的關鍵技術位,一樣要考慮上述因素。債務將成為當代社會無法解開的死結。

未來的世界,更多貨幣的面值向日元、韓元和委內瑞拉玻利瓦爾看齊,並不是什麼新鮮事。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