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風波】內地生發文指曲解民主 遭陸媒「批鬥」(圖)

2017-09-14 13:07 作者: 鐘靈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文大學內地生撰文分析日前民主牆風波,遭陸媒群起攻擊
中文大學內地研究生撰文分析日前民主牆風波,遭陸媒群起攻擊。(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看中國2017年9月14日訊】(看中國記者鐘靈綜合報導)日前香港多所大學出現民主牆風波,一名中文大學內地生因就有關事件撰文,指撕毀中大民主牆標語的內地女生曲解民主原意,結果在網絡引發罵戰,多個陸媒亦將他「起底」,群起「批鬥」。

《蘋果日報》報導,事件源於唐姓研究生日前在微博發表一篇名為《民主牆、內地生與「你國」》的文章,文章以旁觀者角度分析了民主牆風波的起因,並指出熱傳一時的內地女生撕毀港獨單張一事反映內地生曲解了民主原意,至於張貼港獨標語,因為香港《基本法》23條尚未立法所以並不違反法律,是在言論自由的保護之下的,而張貼標語的人只是代表了他的立場,並不代表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或香港人,因此不應把事件升級為學生間的互鬥。

文章還質疑發起張貼反擊標語的「內地學生學者聯誼會」來源,及其為何可以代表中大內地生和教授,且有意挑起內地與本地同學間仇恨的動機。文末亦點名批評「愛」字頭組織和「珍惜群組」到中大滋事,並直斥他們是收錢辦事的「老戲精」。

唐發表文章後隨即引發了網絡罵戰,大量內地網民在他的微博上留言攻擊,指他是「港獨分子」,唐亦留言反擊,一句「我不跟支蛆小號一般見識」,卻成為了他被大陸媒體群起攻擊的「罪行」。

多個內地媒體昨日發文,指唐「以一種可恥的方式火了」、「他用『支那蛆』這種最具羞辱性的語言來辱罵自己的同胞和生養自己的故鄉」、「他在中文大學接受的教育……他把讚美留給了西方國家,把最惡毒的言詞留給了自己的祖國。」唐亦被多家媒體惡意「起底」,指他曾是四川瀘州的高考狀元,而12日晚上唐的母校瀘州天立國際學校的官方網站亦將他除名。

唐事後發表微博聲明,指自己從未說過「支持港獨」,並稱已連繫律師準備告那些誹謗他「支持港獨」的人,至於使用不當言詞「支蛆」則是自己一時衝動,並表示抱歉。

然而內地媒體仍未「息怒」,連日來仍將唐立為「人辦」鞭撻。唐昨日再度發表聲明致歉,指自己從未「支持港獨」並不再參與任何有關此事的討論,並刪除相關文章。

***

以下為唐原文節錄:

……

事實上,自從中午看到有人在朋友圈發圖,說有人貼表情包回應時,我已經氣到無法午睡、無法思考和無法上課了。

Come on?貼表情包?上一次聽到這個短語還是帝吧網友“出征”某海外知名社交媒體的時候。什麼時候大學生,而且是中大的大學生,跟這幫人一個水平了?這超出了我的理解範圍。

民主牆上此時已經是百花齊放。除了最先引起爭端的“香港獨立”的單張,還有為數眾多的“CUSU IS NOT CU”的單張,當然還有大量的表情包,以及幾張認認真真用文字表達意見的單張。

……

“香港獨立”這個論點不要說在香港主流社會了,就算在中大local和老師中,也根本沒什麼市場,為什麼要替這幫人吸引關注?為什麼要以一種容易引起全體local與全體內地生對立的方式表達觀點?

……

二 前因

這件事原本的焦點根本就不是內地生。

開學第一天中大校園各處確實出現了大量的“香港獨立”的宣傳物品,不過很快中大校方就以“違法”與“違背大學立場”為由將其拆除,引發了巨大爭議。要知道,這是中大校方官方第一次拆除學生的宣傳物品(先不要忙著說是學生會貼的,我手上沒有相關證據可以顯示這一點)。

香港媒體和中大師生、校友都在討論此事。因為我們都相信,值此多事之秋,中大尚能保障各方言論自由。而此事弔詭之處在於,五十年來,泛民甚至本土傾向的宣傳物又不是第一次出現了,就連2014年佔中之時,中大也從未出手封鎖過任何宣傳品,佔中違不違法?違不違背大學立場?也沒見你學校封。

這是這起風波的開端,但事情在9月5號(週二)傍晚發生了轉機。

一名內地女生(下稱“女主角”)將民主牆上的“香港獨立”的單張撕掉了,並與學生會的同學發生了爭執,這段視頻,經過人日、團團、環時等官老爺的欽定轉發(雖然引用的來源還是海外某知名視頻網站,這些細節都讓我覺得更加魔幻),相信各位已經都看過了。

他們的爭執點主要是怎麼使用民主牆(大意如下):

女主角:民主就是你能貼,我能撕。違法的東西不能貼。你說你們是學生會,代表學生,但是我也是學生,我不同意。

學生會同學:你有不同意見可以貼上去,但是你不能撕別人的單張。

女主角:你都貼滿了,讓別人怎麼貼?這麼多相機,你們是要曝光我嗎?侵犯我的隱私權嗎?

我看完視頻後,女主角最有效的反駁是,牆上沒位置貼反駁的帖子了。雖然我不喜歡這個女生,我也要說一句,你敢撕走單張,已經比很多人有種了。當然,這句表揚出於我的感性,而不是理性,坦然承認。

沒錯。我仔細看了視頻,事發之時,民主牆四塊大區域,從左往右第一、三和四塊貼滿了“香港獨立”的單場,第二塊沒貼,貼了一些其他組織和活動的宣傳品,不過所留空位也不多。(學生會今天下午兩點出了通知,不允許相同單張占領太多位置,並予以清除,我覺得他們動作慢了。)

而女主角其他的論點,說實話,不太經得起推敲。

第一,女主角對民主的理解,恕我不能苟同。民主牆向來由學生會管理,自從去年開始有人撕掉民主牆上他人單張後,學生會甚至不惜安裝了一個監控攝像頭,想要防止單張被撕。民主更加不等於“我不同意你,我就要封你的口。”這個點不展開了,再展開就容易被封號了。

第二,學生會代表誰,有沒有權不讓她撕。老實說,女主角原先以為是學生會貼的,有此一問,也是應該。可是學生會還真是中大學生一人一票(我知道內地生不屑於投票,可是不好意思,“法”理上,學生會還真能代表你)選出來的,根據民主牆管理守則,學生會不准她撕單張也完全沒毛病。女主角應該是新生(我猜的),沒有在上年投票,也確實可以說“我沒授權”。但是選舉是有任期的,選舉結果是要承認的,這是代議制的基本規則吧?我的美國朋友再崩潰,也改變不了特朗普要當四年總統的現實。

第三,違不違法。這個問題是女主角以及今天在場的內地生的最核心的論點:“言論自由的邊界是法律”。《基本法》列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部分,沒問題,完全沒問題。可是發布“香港獨立”的主張,卻是言論邊界的問題,與實然層面的主權歸屬是兩個問題,說白了,這些單張實際上在說:“我們這些貼單張的人,覺得香港應該獨立。”而《基本法》又保障言論自由,所以這個問題就要尤其小心。

如果這件事發生在大陸,根據《刑法》第103條第2款“煽動國家分裂罪”一條,違法無疑,且必須負上刑事責任。但在“一國兩制”下,這條法律在香港不適用。在香港討論得飛起的“23條”本地立法,談的就是這條法律,但是現今仍未立法。(麻煩你們注意一下,我說的是事實,別衝上來問我,那博主你贊成23條立法嗎!!!你贊成港獨嗎!!!)

至於香港建制派法律界人士津津樂道的《刑事罪行條例》第9條,則列明“不可憎恨或藐視…政府(以前是女皇陛下),或激起叛離。”由於此法條乃英國殖民時期所立,有點兒類似於古代的不准背叛皇上的感覺。香港回歸後,這條法例其實形同虛設,不僅實務上極少踐行,而且從中央和香港政府大力推動23條立法來看,《條例》第9條也應該不會適用,否則大可以通過人大釋法的方式,闡明第9條的含義,收拾港獨。

因此,綜合以上資料,我個人傾向認為發布“香港獨立”宣傳品,在現今香港法律體制下,不違背法律,受言論自由原則保護(歡迎法律界專業人士斧正)。

第四,有沒有人預先安排媒體“釣魚”內地生?眾多香港媒體拍下這一視頻後,越傳越離譜,竟然傳出了“學生會陰謀釣魚內地生”這種笑話。事實上,學生會的人一直想防止校方再次撤走宣傳品,因此一直在派人留守,而正如我之前所講,這件事週一就已經成為新聞,因此有本地媒體在此蹲守,不足為奇。學生會一度在社交媒體上以及通過個人渠道呼籲同學前去支援他們,但響應者寥寥,這也是為什麼我之前說他們根本沒市場。

而節奏一旦帶起,就已經失控了。內地的公眾號、媒體、微博、網友們接連狂歡,為女主角瘋狂打call,順便把學生會、中大乃至香港diss得體無完膚,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還跑到我院招生微博底下瘋狂評論和叫罵。

三 我想我們需要反思

不過這些大家都應該習慣了吧?讓我心痛的是身處中大的內地生,尤其是本科生,在這次事件中的反應和做法。

當我第一眼看到大家要去貼海報反駁的時候,我開心極了。五年以來,學校裡其實發生過不少與大陸、內地生有關的政治風波,有的還關乎同學的切身利益比如宿位,但每一次,大家都彷彿只在朋友圈發發言,從未有過實質的行動、有組織的表達和理性的思辨。但這次不同,這次大家終於怒了,有反應了,要參與了。說實話,我真的挺開心的。

我也是內地生,在大陸接受了12年的教育,聽著爸媽“遠離政治”的忠言長大的。我完全理解“政治冷感”是怎麼來的。我無意批評“精緻的利己主義者”們,但是在一個現代、文明、開化的社會裡,一個社會的公民怎麼可能“遠離政治”?怎麼可能“不關我的事”?怎麼可能“反正我也做不了什麼”?

接觸政治、參與政治就等於要反動作亂嗎?什麼時候我們對政治的認知這麼扁平、膚淺、狹隘和扭曲了?微博上舉報貪官是參與政治,討論時事是在參與政治,和意見不同的人辯論是在參與政治,其實大家早就在參與政治了。你在學校裡要求學生會爭取蘋果的學生機是政治,爭取內地生宿位是政治,看不慣學生會不引入麥當勞那你就去反駁他們,這也是政治。

而香港的政治生態與大陸截然不同。這本身就是一個很好的地方,讓我們可以觀察另一種社會的情況,讓我們理解、研究、學習乃至對話。這是一種privilege啊大家知道嗎?這是一個全球流動的時代,有多少人有這個資本從一個地方去到一個截然不同的地方,可以打開自己,體察一種新的世界?我們為什麼要出來留學啊?為什麼來了香港還想去歐洲、澳洲、或者是美國交換啊?真的只是為了簡歷上好看點方便找工作嗎?我不相信。

我為什麼認為那張聲明海報上的“我們”應該改為“我”?不僅是因為每一個人的言論至多只能代表自己,更加是想每一個人都有表達自己的勇氣,踐行自己的權利,在校園政治中發出自己的聲音。這很難嗎?把“我們”捆綁起來,除了形成一個醜陋的、簡化的、龐然大物一樣的標籤,還有什麼用呢?沒錯,普通人是很喜歡用標籤,因為這很省事兒,所以人家罵蝗蟲,我們就罵港燦。

我接觸過不少了local,學生也好,老師也好。撇除開這些宏大的敘述和從媒體中看到的誇大的標籤,我接觸到的是每一個截然不同的個體。他們每一個個體的差異,遠大於”內地人”和“香港人”的差異。我們可以和生活在“另一個社會”的人緊密地對話和交往而非局限在自己狹小幽暗的空間中,這是一種privilege啊!這是要珍重的機會,不是人人都有的啊。

所以,以後再遇到不平事,正確的打開方式,尊重議事規則,在邏輯和事例上擊敗對手,用你的論述說服觀眾,取代他的論述。我希望我們能成為橋樑,而不是槍砲。

四 有一群人

說到內地生,當然不能不做一個小小的本科生與授課式研究生的區隔。事實上,我完全知道這樣的區隔有多麼無聊和狹隘。

……

不過,今天民主牆上的表情包,在我得到其他消息源後,比較憤怒。據我所知,比我小一屆的同學們除了策劃海報模板和今天下午的集合之外,表情包計劃好像並未得到大部分人的讚同。我以下所出示的截圖,也只能證明中大“內地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公眾號的讀者和部分碩士新生同學表達過要貼表情包的意向,實際行動是否是他們所為,我現在不得而知。

我倒是對這個CSSA比較感興趣,想知道你們一年拜幾次中聯辦的山頭?在哪裡發展會員?不包括本科生的話麻煩你們加個“研究生”,還包括“學者”?中大的內地教授也算你們的一份子嗎?你們認受性真是蠻大的。

還有一茬子事,大家熱淚盈眶忙著打call的“大爺大媽們”。我求你們了,平時多看看本地新聞行不行?這幫人叫“珍惜群組”,全名“珍惜香港民主自由群組”,這是一路什麼貨色,大家看看截圖就明白了。香港長期有一班大爺大媽拿錢辦事(早就曝光過了,不用跟我爭),或發起撐某些爭議議題或政策的遊行,或無腦攻擊反對派,這些“愛”字頭組織,早就成了過街老鼠了。

我不期待你們討厭他們,但請不要把他們捧上天好嗎?太尷尬了。還“愛國”,這是在侮辱這兩個字你們知道嗎?(btw,我知道我現在的語氣很不友善,甚至盛氣凌人,自以為是,坦然承認,這個點也送給你們打)

所以,別再天真地相信:這幫淳樸愛國的善良的中老年大爺大媽,聞訊趕來中大支援同學,匡扶正義,掃蕩港獨,來了一個小時又風一般地離去。全他媽都是一群拿錢辦事的老戲精,賤骨頭。

……

我為什麼經常在微博上說“你國”?或者類似的措辭。大約一年半以前,我看到別人用“你國”,我也會非常生氣。覺得沒必要,是在演戲給別人看,也沒真正討論議題嘛對不對。但是後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看到的一系列魔幻的政策新聞、社會時事、熱門評論(不復習了,不想再生一輪氣了)震撼著我的大腦我的眼球,我實在是沒有辦法接受被認為和這幫人處於一個“共同體”,被他們代表,被他們捆綁,被他們“團結”。所以我開始用這個詞。

***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