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日多艱辛?鑒真和尚都等成了眼瞎老人(組圖)

2017-12-19 19:00 作者: 劉新宇整理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鑒真和尚,唐朝僧人,他曾東渡日本傳戒律。(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唐代玄奘西行取佛經於印度、鑒真和尚東渡日本傳戒律是中國佛教歷史上兩件大事。現在我就講講鑒真和尚東渡日本的故事。

日本佛教界欲聘請大唐高僧

佛祖釋迦牟尼在生前曾對他的弟子們說過一句話:「以戒為師」。戒律的傳授在過去的佛教界是極其神聖、重要的大事。過去戒律的傳授是要由德學兼備的高僧,設立專門的傳戒道場,把所有的戒律一條條地詳細講解,每講完一條都要詳細地詢問能否做到,往往整個傳戒的儀式要好幾天的時間。

佛教自公元六世紀傳入日本以來,至公元七、八世紀也達於鼎盛時期,成為日本的主要宗教。但從佛教正統傳承上來看,當年將佛教傳入日本的僧人中沒有具備授具足戒資格的高僧(佛教戒律可分為五戒、八戒、具足戒等幾個等級,具足戒就是佛教所有的戒律),因此日本佛教戒法不全。日本佛教界高僧向日本政府提出需從唐土聘請傳戒高僧,並推薦榮睿、普照這兩位年輕的僧人去唐土聘請傳戒高僧。在這個歷史背景下,榮睿、普照肩負著重任,於唐玄宗開元二十一年(公元733年)隨第九次遣唐使(遣唐使是日本政府派出的學習中國文化的使團)來到中國。

榮睿、普照來唐後,在洛陽、長安學習佛法達十年之久,這期間雖然在長安聘得了一位名叫道璇的僧人去日本傳戒,由於道璇的學問資歷還不夠理想,加上僧員不足,仍不足完成正規的受戒儀式。

鑒真隨名師德高望重

榮睿、普照從大安國寺的一位名叫道航的僧人那裡,得知揚州鑒真和尚是一位學識淵博且德高望重的高僧。榮睿、普照為了完成來唐的使命,終於在唐天寶元年約同了長安的僧人道航、澄觀、洛陽的僧人德清、高麗的僧人如海一起來揚州拜謁鑒真,邀請鑒真並請他推薦德學兼備的傳戒師同去日本傳授戒律。

鑒真生於唐垂拱四年(公元688年),揚州人,俗姓諄於,自幼便喜歡鑽研各種學問。他十四歲在揚州大雲寺出家,潛心研究佛教經典,同時對醫藥學也作過深入鑽研。鑒真二十歲時,隨他的老師道岸律師遊學二京(洛陽、長安)。當時,道岸的師父文綱、師兄弘景均應召來到京城,鑒真跟隨這些名師學習佛學知識。鑒真從學的融濟、文綱律師是律學始祖道宣的弟子,道宣與唐代藥王孫思邈有極深的友誼。他們兩人在醫學和佛學方面是互相影響、互相學習的。鑒真從這老師那兒獲得許多藥方,其中日本常用中藥「奇效丸」,據說,此方是鑒真通過弘景而得自道宣。

鑒真師徒願東渡

當榮睿、普照來大明寺拜竭鑒真時,看到鑒真確實是一位學識淵博、「並世無二」的大德高僧,他們懷著虔敬的心情向鑒真陳述了來意,並向他頂禮說:「我國在海之中,不知距齊州幾千里,雖有法而無傳法人,譬猶終夜有求於幽室,非燭何見乎!願師可能舍此方之利樂,為海東之導師可乎?」

鑒真平時已傳聞日本的情況,今看到他們一片誠意,深感日本是一個「有緣之國」。當時就問徒眾說:「誰有應此遠請向日本國傳法者乎?」可是在揚州的徒眾一個也不出聲,一位叫祥彥的僧徒出來說道:「彼國太遠,性命難存,滄海淼漫,百無一至。」不等祥彥說完,鑒真又開口道:「另有誰願意去?」仍舊無人回答,於是鑒真第三次開口道:「是為法事也,不惜身、命!諸人不去,我即去耳!」鑒真大師的回答,語氣是如此的堅決,在座的弟子不禁為師父的決心所感動,於是祥彥等十七位僧徒紛紛表示願隨師東渡傳戒。那時,鑒真已有五十五歲。

自從鑒真接受日僧邀請,他不僅要克服「滄海淼漫」的自然障礙,而且還要面對更為複雜的社會阻力,在十一年的時間裡,前後六次東渡,五次失敗。

鑒真師徒東渡的阻礙多

唐天寶二年(公元743年)三月,鑒真作了一切東渡的準備,正待啟航,不意浙東一帶出現了海盜,隨行的僧徒中間又發生了意見糾紛。道航認為高麗僧人如海學行欠缺,不應帶他同行,如海遂向官府誣告,說道航等私通海盜,淮南採訪使班景倩立即將榮睿、普照、道航等人拘捕,事後真相大白,榮睿等人已飽嘗了四個月的鐵窗風味。當釋放時淮南採訪使仍認為「今海賊大動,不得過海!」第一次東渡計劃失敗了。

同年十二月下旬,鑒真一行八十五人,在十二月下旬的一個月明之夜從揚州悄悄開航。但船到浪溝浦即遇風暴,浪擊破船,停留一月修船,再度下海,船至揚子江口,又遇風浪,停泊一月,再次啟航,不幸在衢州群島觸礁船沉,船上東西全被海浪捲走。全體人員登上一個荒島,後被官船送回明州(寧波),大部分人遣送回鄉,十七位僧人被送到浙江鄞縣阿育王寺。第二次東渡又失敗了。

第二年春,鑒真一行受聘到越州(紹興)龍興寺講律授戒,天寶三年(公元744年)秋歸阿育王寺。因越州僧人不理解鑒真東渡的意義,向官府控告說榮睿引誘鑒真,官府隨即逮捕了榮睿,普照因躲在民家未被逮去。榮睿在押送解京途中,在杭州得病,假稱病死,才得脫難,第三次東渡計劃又夭折了。

天寶三年冬,鑒真派人先去福建購買船隻,備辦海糧,自己率徒眾三十餘人,聲稱巡禮聖跡,秘密從浙江小路往福州取齊。但揚州龍興寺的弟子靈佑不忍鑒真遠適異域,發起僧徒阻止鑒真赴日,江東道採訪使遂下牒諸州,追蹤攔截,鑒真一行在黃岩禪林寺被官差截獲,強行押解回揚州,第四次東渡計劃又成了泡影。


鑒真第六次東渡圖。(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鑒真五渡遭顯難意更堅

在這樣的形勢下,榮睿、普照感到再留在揚州龍興寺使得官廳對鑒真的監視會不放鬆。為了迴避風潮,他們遂移居同安郡(安徽安慶附近),在那裡足足等待了三年。唐天寶七年(公元748年)兩位日僧來到揚州崇福寺,鑒真又悄悄作第五次東渡準備。「買香藥,備辦百物,一如天寶二載所備。」鑒真及其弟子,加上榮睿、普照共有十四位僧徒,其他尚有申請同行的三十五人,船員十八人,共計六十多人。

他們在六月二十六日夜從揚州新河秘密登舟,尚未出海,即遇風浪,飄到浙江海面,先後在三塔山、署風山各停住一月。十月十六日登程後又遇狂風怒濤,在大海中整整飄流了十四天,最後飄到了海南島。然後輾轉從雷州海峽,經由廣西、廣東、江西、安徽,返回揚州,一路上歷盡艱辛,前後歷時兩年。日僧榮睿在路過端州(廣東肇慶市)不幸逝世,埋骨異鄉。跟隨鑒真始終如一的祥彥,在途經吉州時也病死了。鑒真因受暑熱得了眼疾,治療無效,不幸雙目失明。鑒真雖遭受接二連三的沉重打擊,但他了解到日本眾生對佛法戒律的渴望,明確赴日傳戒是他作為一個佛門弟子的使命,以「不遂本願」決不罷休的堅強意志,又準備作第六次東渡壯舉。

鑒真抵日本創善德

天寶十二年(公元753年),日本第十次遣唐使藤原清河歸國前,特來揚州拜訪鑒真,鑒真決意乘遣唐使船渡日。為了避開官府及僧人的阻攔,鑒真及其弟子於十月十七日夜秘密乘船離開揚州,普照從鄭山阿育王寺趕來,大家會合後,一行二十四人搭上了遣唐使船,於十一月十五日夜啟錨。這樣,鑒真一行又踏上了第六次東渡的征途,次年(公元754年)二月到達當時日本的首都奈良,那時鑒真已經是六十六歲失明的老人了。

鑒真抵日後,講律授戒,許多日本僧人得以完成正規的受戒儀式。從此佛教中的佛法在日本才算具備了完整的傳承。

鑒真初到日本後,便治癒了光明皇太后的疾病。隋唐年間,雖中國醫藥知識及醫藥典籍相繼傳入日本,但日本人對於鑑別藥物品種的真偽、規格、好壞尚缺乏經驗。鑒真抵日後,儘管雙目失明,但是,他利用鼻子的嗅覺、舌頭的味覺、手指的觸覺,將有關藥物的知識傳授給日本人,矯正了過去不少錯誤;同時對於藥物的收藏、炮炙、使用、配伍等知識,也毫無保留地傳授給日本人。據日本《皇國名醫傳》裡指出,自鑒真東渡日本面授醫藥知識,使日本人真正掌握辨認藥品之知識,從此日本醫道才完備。十四世紀以前,日本醫道把鑒真奉為醫藥始祖,直到德川時代,日本藥袋上還貼有鑒真的圖像,可見其影響之深。

鑒真東渡日本,把盛唐文化全面地介紹給日本,對日本的佛學、醫藥學、工藝技術等都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日本因此稱他為過海大師。

鑒真在日本傳法十年,於公元763年6月21日圓寂於奈良唐招提寺,享年七十六歲。鑒真逝世前一年,由他的弟子思托根據鑒真的形像,製成等身大小的乾漆夾貯坐像一尊,即是現存唐招提寺開山堂內的鑒真像。這是日本最早的以真實人物作為對像的優秀塑像,是日本美術史上的一件重寶。

寫至此賦詩一首,遙贈鑒真,以作本文之結尾:

東渡扶桑傳戒法,滄海淼漫不足懼。

愈挫愈勇志愈堅,為法當能舍己身。

六次跨海功方成,至此東瀛教法全。

日出之國佛緣結,過海大師美名垂。

(資料來源:《東征傳》等)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