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搞大會 高舉馬克思 原來是這樣(圖)

2018-05-04 08:43 作者: 李文隆

手機版 简体 7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0年9月,德國工人正在移除柏林的一座馬克思雕像。雕像是1986年前東德共產黨頭子昂內克豎立的。
2010年9月,德國工人正在移除柏林的一座馬克思雕像。雕像是1986年前東德共產黨頭子昂內克豎立的。(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5月4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文隆綜合報導)5月4日,中共當局要在北京大會堂舉行大會(下稱「馬大會」)紀念死去200年的德國人馬克思(馬克思生於1818年5月5日)。馬克思到底是個什麼鬼?馬克思信仰邪教的真相已被揭露。有加媒指,馬克思催生了人類歷史上最惡毒的邪惡集合,本不應有數千萬冤魂,但這很可能正是他的目標。

有關「馬大會」,中共官方報導稱,中國中央廣播電視總臺所屬中央電視臺、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中國國際廣播電臺將對這個「大會」進行現場直播,人民網、新華網、央視網、中國網和人民日報客戶端、新華社客戶端、央視新聞客戶端也將同步直播。規格空前。

此外,中宣部指令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中央廣播電視總台聯合攝製了2集有關馬克思的電視記錄片,於5月3日、4日晚8點在中央電視臺綜合頻道首播。

馬克思歷來被稱為中共的「祖師爺」,中共黨控制的宣傳系統,不但對黨員,還要對全國人民洗腦,不但對中國洗腦,並且藉所謂「大外宣」將洗腦宣傳擴散全球。

不過,在國際上的有識之士看來,卡爾.馬克思絕對是個負面形象。死去200年的馬克思,到底是個什麼鬼?其背後的真相又是如何?

5月3日,加拿大《國家郵報》發表了Tristin Hopper題為「卡爾.馬克思:本來不應有數千萬冤魂」的評論文章說,卡爾.馬克思這個德國異見人士在流放中度過了他的大半生,其畢生的理念是通過一場革命,便可在地球上實現所謂的人間天堂。但他催生了現代歷史上最持久、登峰造極的苦難悲劇。

文章援引作家Jonathan Chait的話說:「在歷史上,每一個共產黨國家都迅速地演變成為壓迫民眾的夢魘,這一事實相當重要。」

文章歷數自從1917年以後,每當一個國家試圖向馬克思主義的烏托邦演變時,或遲或早,那裡的數量巨大的百姓就會陷入飢荒,被囚禁或被射殺。

文章認為,馬克思十分清楚,他希望他的追隨者們使用暴力,以便在社會上強行施加他的清除式想法(sweeping ideas)。《共產黨宣言》最後寫道:「共產黨人……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隨後發生的一系列的恐怖事件,從根本上源於這一核心理念。

據1997年歐洲學者出版的《共產主義黑皮書》估計,20世紀的共產主義政權奪走了9400萬人的生命。雖然馬克思在作品裡沒有明確主張大屠殺,但是他對所有令暴行得以發生的事情都非常熱衷。

文章說,在共產體制下發生的飢荒令人震驚。這些飢荒不僅空前慘烈,而且往往完全是人為造成的。在烏克蘭、中國和朝鮮,也有數以千萬計的百姓因飢餓而死。發生飢荒時,那裡的土地肥沃,莊稼健康,風調雨順。

僅以中國為例,毛澤東的「大躍進」時代,4500萬人被活活餓死。最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在飢荒最嚴重時,毛澤東繼續出口大量食品,為了向外界表明,他的馬克思主義實踐依然奏效。歷史學家Frank Dikötter在著作《毛氏大飢荒》中寫道,中國災害的建築師們依然能夠為其行動辯解,因為他們「有一種共識: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這一理念在共產運動史上經常被提及,在馬克思的文章裡也有許多相似的說法。他在1848年寫下這樣的話:「只有一種方法能夠簡化和縮短殺死舊社會的死亡的痛苦以及新社會誕生的陣痛,那就是革命的恐怖。」

文章說,東德相比較沒有飢荒,也沒有勞改營,而且作為蘇維埃半球最富裕的國家,公民們可以購買質量低劣的汽車和牛仔褲。不過,東德維持秩序所依靠的是世界上最無情壓迫的秘密警察隊伍,還有,常規性地射殺翻越邊境者。

而在51年堆積屍體和粗獷公寓樓的歷史中,東德壓根兒就沒有和它向公民許諾的那個既無階級又無政府的烏托邦沾上邊。

另外,捷克前總統、不同政見者瓦茨拉夫.哈維爾有句名言:共產體制下的生活,是「在謊言裡生活」。

文章說,蘇聯曾經宣稱,他們正在建設一個「新人」社會。無私的、受過良好教育、自律的超人們將把世界引向真正的共產主義。但馬克思和這些描述一個都不符合。他是一個享有特權的孩子,整整10年揮霍家財。他與他低薪僱用的女僕有染,使其懷孕產子,卻拒絕承認那個孩子。馬克思似乎自信地表示,他理解工人的命運,可他從未做過勞動工作,也沒有下過工廠。

對於馬克思本人的真實面目,《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一書則在第二章闡述了馬克思信仰邪教。

書中說,馬克思出生於一個富裕的猶太家庭。在他六歲那年,他父親放棄了猶太教而轉信基督教,馬克思也在同一個教堂受洗成為基督徒。他曾在作文裡熱情洋溢地讚美上帝,但是後來神秘的事情發生了。馬克思突然對上帝產生了不可思議的仇恨,一個完全不同的馬克思出現了。

據指,西方的馬克思研究者發現,馬克思的轉變是因為受到撒旦信徒的影響,也成了撒旦崇拜者。而撒旦就是魔鬼。

而馬克思自己的作品中則展現了其變異的過程:

馬克思18歲時寫了一個叫《Oulanem》的劇本,其中寫道:「毀滅,毀滅……伴隨著一聲狂野的嘶吼,說出對全人類的詛咒……黑暗中,無底地獄的裂口對你我同時張開,你將墮入去,我將大笑著尾隨,並在你耳邊低語:‘下來陪我吧,同志!’……如果存在一種吞沒一切的東西,我將跳進去,以毀滅這個世界。」

書中說,馬克思心裏那種莫名的仇恨、莫名的狂暴,讓人不寒而慄。

在另一首詩《演奏者》(The Fiddler)中,馬克思寫道:「啊!我將黑血之劍,準確無誤地插入你的靈魂……我從撒旦手中將它換來……我奏響渾厚、美妙的死亡進行曲。」在《蒼白少女》(The Pale Maiden)中,馬克思寫道:「我已失去天堂……現已注定要下地獄。」

在《人之傲》(Human Pride)一詩中,馬克思承認,他的目標並不是改善世界,而是要毀滅世界,並以此為樂。「帶著輕蔑,我向世界挑戰,在世界的臉上,到處投擲我的臂鎧,這侏儒般的龐然大物倒下、抽泣、傾沒,但它的倒塌仍不能熄滅我的喜悅。那時我將如神一般,穿越已成廢墟的王國,凱旋而行。我說的每一個字都是火與業,我感覺與造物主平起平坐。」

馬克思在《絕望者的魔咒》(Invocation of One in Despair)中說,「在詛咒和命運的刑具中,一個靈攫取了我的所有;整個世界已被拋諸腦後,我剩下的只有恨仇。我將在上蒼建起我的王座,寒冷與恐懼是其頂端,迷信的戰慄是其基座,而其主人,就是那最黑暗的極度痛苦。」

馬克思給他父親的信中寫道:「一個時代已然落幕,我的眾聖之聖四分五裂,新的靈必須來進駐。」「一種真正的不安佔據了我,我無法讓這躁動的鬼魂平靜下來,直到我和疼愛我的你在一起。」

馬克思父親在給兒子的信中不無焦慮:「只有你的心保持純潔、有人性的跳動,不讓魔鬼令你的心疏離美好的情感,只有這樣,我才能快樂。」

馬克思還在《關於黑格爾》一詩中狂妄地寫道:「因為我通過冥想發現了最深奧和最崇高的真理,所以我如同上帝一般偉大,我以黑暗為衣裳,就像‘他’那樣。」

馬克思的這些作品、通信和西方學者提供的大量考證都是公開的,但被共產黨國家故意忽視。

書中說,信仰邪教、仇恨上帝的馬克思被選定,他把共產主義變成了信奉無神論的邪教,要用無神論共產邪教來與神作對,完成共產邪靈毀滅人類的使命。「於是,一場利用無產階級來把人間攪個天翻地覆、血雨腥風的悲劇登場了。」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