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錯了,馬克思還能是對的麼?(圖)

2018-05-07 09:40 作者: 胡平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馬克思
德國工人正在移除柏林的一座馬克思雕像(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5月7日訊】共產革命早已破產。作為共產革命的指導思想馬克思主義也隨之破產。不過一直到今天,仍然有人為馬克思主義辯護。

有些辯護者說,共產革命固然是錯了,但馬克思主義並沒有錯。馬克思主義是對的,只是那些共產黨都用早了,共產革命搞早了。共產黨過早地搞起共產革命,那本身就是違反馬克思主義的。馬克思說:「社會經濟形態的發展是一種自然的歷史過程」,它不能跳過,也不能用法令取消這個自然的過程。辯護者們最愛引用馬克思在《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裡的一段話:「無論哪一個社會形態,在它所能容納的全部生產力發揮出來以前,是決不會滅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產關係,在它的物質存在條件在舊社會的胎胞裡成熟以前,是決不會出現的。」

按照辯護者們現在的解釋,在馬克思的時代以致直到今天,資本主義這種社會形態所能容納的生產力都還沒有全部發揮,新的、更高的生產關係即社會主義乃至共產主義的物質存在條件也還沒有在舊社會的胎胞裡成熟,而共產黨在這時候就急匆匆地搞起共產革命,那本身就違背了馬克思揭示的自然的經濟運動規律,所以必然遭到失敗。在這裡,共產黨不是由於實行了馬克思主義而遭到失敗,而是由於違背了馬克思主義因此遭到失敗;所以,共產黨的失敗並不證明馬克思主義的錯誤,相反,它倒從反面證明了馬克思主義的正確。共產革命搞早了,所以錯了,但馬克思主義依然是對的。

上述辯護不值一駁。因為就在他們引用的那段馬克思名言之後,緊接著馬克思就指出:「所以人類始終只提出自己能夠解決的任務,因為只要仔細考察就可以發現,任務本身,只有在解決它的物質條件已經存在或者至少是在生成過程中的時候,才會產生」。這就是說,按照馬克思,消滅私有制這個歷史任務,只有在消滅私有制的物質條件已經存在或者至少是在生成過程中的時候才會產生。這就是說,當馬克思提出消滅私有制、實行共產革命的時候,歷史必然是已經發展到消滅私有制、實行共產革命的物質條件已經存在或者至少是已經在生成這樣的階段。

我們知道,各國共產黨是在馬克思的《共產黨宣言》的感召下搞起共產黨、搞起共產革命的。如果你要說共產黨搞共產革命搞早了,你也就必須說《共產黨宣言》寫早了發表早了,你也就必須說馬克思主義產生得早了出現得早了。可是按照馬克思主義,馬克思主義是應運而生的,所以按定義就是適逢其時的,根本不可能有「早了」或「晚了」的問題。既然實踐證明共產革命確實是搞早了,那也就意味著共產黨宣言產生得早了,意味著馬克思主義產生得早了,那也就進而證明馬克思主義並非應運而生,馬克思主義並不是它自己標榜的歷史發展進程的必然產物。由此可知,歷史唯物主義也並不成立。

恩格斯在《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的發展》一書中批評所謂空想社會主義者。恩格斯不無諷刺地寫道:在空想社會主義者看來,真理的被認識「只是一種僥倖的偶然現象」。它可以在現在被認識,也可以在五百年前就被認識。恩格斯強調,揭示人類歷史發展規律的真理這件事本身乃是歷史發展進程的必然產物。我們知道,馬克思主義是一套歷史決定論,而這套歷史決定論當然也是把馬克思主義自身當作歷史決定的。

於是我們可以得出結論,共產革命的破產也就是馬克思主義的破產;那種用「共產革命搞早了」的說辭來替馬克思主義打圓場的做法,由於它和馬克思主義自己標榜的歷史唯物主義互相矛盾,所以是站不住腳的;它反倒是提醒了我們,馬克思的歷史唯物主義也是站不住腳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