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威爾式的廢話(圖)

——動物莊園的政治正確

2018-05-10 08:00 作者: 二大爺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動物莊園》(圖: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8年5月10日訊】如果我沒有記錯,白宮新聞發言人5月5日對中國的表態算是措辭最為嚴厲的「怒懟」。這篇聲明的起因是:民航局在今年4月份,對36家外國航空公司包括多家美國航空公司施壓,要求修正所有網站和宣傳材料上將港澳臺稱列入國家一欄的做法。

我們在網上買機票、訂酒店、甚至網購選擇目的地的時候,下拉菜單中會有(國家/地區)一欄,無論是歷史沿革,還是實際運營的角度,諸多國外的商家都習慣於把港澳臺作為一個地區單列。問題就出在這裡了——事實上這種完全出於為方便營銷並沒有任何政治暗示的東西,成了近年來大國日益高漲的民族主義的標靶。

倒在這個所謂的「分裂圖謀」大坑上的公司今年1月以來就有5家:

美帝萬豪酒店在給會員發送的調查問卷中,選項裡赫然將港澳臺、西藏與其他國家並列,被認為「嚴重侵犯了中國領土完整」,中文版APP被勒令關閉一週,3次道歉並更正;西班牙服裝品牌ZARA、美帝醫療公司美敦力中文官網將臺灣列為「國家」被要求道歉並更正;日本家庭用品公司無印良品在《2017年秋冬傢俱目錄冊》因為沒有印刷釣魚島,被要求整改道歉;最近一個,德國奔馳公司因為在廣告中引用了大和尚的話語,被認為「辱華」,要道歉……

看完這些事例,真的為國人的玻璃心感慨萬千。喝鴻茅酒,立鴻浩志的國家,政治正確都是不走正常路。

前面的軟柿子捏的這麼酸爽,碰上了美國航空才算是捏到真石頭了。

白宮發言人針對這個事情所用的回應措辭是:「Orwellian nonsense」,直譯就是奧威爾式的廢話,再引申翻譯就是極權國家的胡說八道。在講究中性用詞的外交領域,用nonsense這種嚴厲的詞彙是極其罕見的。那麼白宮這個「奧威爾的廢話」有什麼深意?

奧威爾是個生前潦倒,不太受關注,死後才爆得大名傳奇作家。他寫了很多小說,有兩部被後人不斷的解讀、引申,成為諷刺和解析極權體制的不朽之作——這就是《1984》和《動物莊園》。

這兩本書都是以蘇俄為藍本的寓言式作品。《動物莊園》用一群動物在莊園裡鬧革命,成功後互相鬥爭、清洗、壓迫的故事,映射了蘇聯從十月革命到斯大林時期的歷史事件,幾乎每一個俄國的紅色領袖都能在其中對號入座。而《1984》則更為深刻,通過虛構的極權國家大洋國,對蘇聯的體制進行了辛辣的諷刺和預言。在這個被黨的領導「老大哥」所統治的國度裡,思想自由是一種死罪,獨立自主的個人被消滅乾淨,每一個人的思想都受到嚴密的控制。有四個強力部門:和平部負責戰爭;富裕部負責定量配給和令人民飢餓;仁愛部負責酷刑和洗腦;真理部負責供給新聞娛樂教育和藝術……

奧威爾的創作是有深厚的閱歷背景的——他年輕的時候既有當過殖民地警察的中產履歷,也有混跡社會底層,當洗碗工、教師、書店店員甚至碼頭工人的履歷。「貧困的生活和失敗的感覺」讓他成了一名左翼人士,並和妻子一起作為國際志願者參加了西班牙共產黨領導的共和軍,介入西班牙內戰。結果因為他所在的西班牙共產黨被斯大林認為是「托派」組織,這個滿懷熱情的紅色青年飽受監視、追殺的苦楚,夫妻倆差點被自己的同志肉體消滅……

正是這段不堪回首的紅色履歷,讓奧威爾對斯大林為首的國際共運以及蘇俄模式有了深刻的體會和反思。他在《動物莊園》的序言中寫道:「我一直確信,如果我們想使社會主義運動恢復生機,就必須得摧毀俄國神話。」在《1984》的寫作動機中,奧威爾進一步發展了這樣的思想:「極權主義思想已經在每一個地方的知識份子心中紮下了根,我試圖從這些極權主義思想出發,通過邏輯推理,引出其發展下去的必然結果。」書寫成後不久,奧威爾即患病不治。

這兩部不朽的作品經常被視為反極權反烏托邦的代名詞,因而在冷戰時期的社會主義陣營遭到集體封殺。其中《一九八四》直到1985年才有簡體中文版刊行,且出版初期被列為「內部讀物」,只允許特定人群購買閱讀。

奧威爾極富前瞻性,甚至可以說是準確預言的作品在冷戰後在學界大獲追捧。後來奧威爾這個詞作為定語產生了一系列的常用詞彙,都是用來形容極權體制的思維。比如這個「奧威爾式的廢話」,就是指當權者利用手段操縱特定政治語言,以達到某種不可告人的目的。

瞭解了這些背景,可能讀者諸君對於白宮的措辭會有更深的理解。其中更有直言不諱的說「中國的網際網路壓制舉世皆知。中國向美國人和其他自由世界出口其審查制度和政治正確性的努力,將受到美國及其西方盟友的堅決抵制。」

諸位如果翻翻美國對中國的外交聲明,自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這是當之無愧的最嚴厲。其實美帝公司受中國監管,被強行指導業務的事情並不新鮮,谷歌、推特、臉書都是,為何白宮當年沒啥表示?反而是在並不是特別嚴重的航空領域,對幾個小菜單的修改反應空前激烈,所為者何?

大家有沒有注意到,境外航空公司在4月25號就收到了民航總局的函,當時白宮並沒有表態。在美國規格極高的貿易代表團鎩羽而歸,貿易戰已箭在弦上的當口,白宮突然選擇在此時發表措辭如此罕見,極端強硬、極端直白的聲明。意味不可謂不深長,絕非隨意而發。

這對於我們進一步瞭解貿易戰最深層的動因有極大的幫助,諸位不妨去美國大使館的公號上讀讀——那裡也許不存在刪帖或者封號的危險。

言語的衝突說起來都是文明的碰撞。就像當年的大清堅持要求外國使節行下跪大禮一樣——他的眼裡絕對沒有文明社會的國家平等、協商對話一說,有的只是強大時的盛氣凌人、弱小時的搖尾乞憐,不大不小的時候就嚷嚷我大清自有國情在此,尊嚴不容侵犯……只有被打服了、打怕了,才想起好好說人話。

只是那個時候,往往已經晚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