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前網傳全國聯動 三群體令北京高度緊張(組圖)

2018-09-29 12:38 作者: 林中宇

手機版 简体 1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來自不同省市的數百老兵,9月25日上午聚集在位於北京西城區的中央軍委辦公廳信訪局門前。
來自不同省市的數百老兵,9月25日上午聚集在位於北京西城區的中央軍委辦公廳信訪局門前。(圖片來源:自由亞洲電臺)

【看中國2018年9月29日訊】(看中國記者林中宇綜合報導)中國大陸各種社會問題頻爆,臨近「十一」,社交媒體上頻頻傳出相約集體維權的消息。有報導說,目前有三件事令北京當局高度緊張。

綜合網路9月29日消息,日前大陸社交媒體上傳出「十一維權周,各路訪民和P2P受害者大聯動」的集體維權呼籲信息,令當局高度緊張。

《新唐人》援引消息人士表示,當局最為忌諱的是全國聯動。網傳的這個發布,高層非常重視,已經下令追查什麼人發出的,不少人被問話。

報導認為,中共治下民怨四伏,「十一」前令當局極為緊張的三件事是老兵維權、P2P金融難民上訪、以及假疫苗受害者維權。


大陸社交媒體上傳出「十一維權周,各路訪民和P2P受害者大聯動」的集體維權呼籲信息。(網路截圖)

老兵維權讓當局犯難

近年中國各地退伍老兵維權活動頻密,不時上京請願,其中規模最大的是2016年10月,成千上萬的老兵包圍中央軍委辦公大樓,引發中共高層震驚。

臨近今年「十一」中共建政日,中共官方要求各地節前安撫復員軍人,以防老兵不滿而再次集結示威。日前四川老兵前往成都市政府投訴,卻意外流出副省長王一宏接談老兵代表的會談記錄,同時附有一份當局嚴控的名單,其中包括段光晨、童春松、黃治華等人,引發外界關注。

今年9月20日,老兵再度發起萬人進京維權,要求解決身份待遇問題,但卻遭到清場。雖然很多老兵被遣返,但仍不斷有老兵持續進京。

9月25日,來自中國各地退伍老兵,聚集在中央軍委政工部信訪大院維權,官方派出接談人員和老兵代表談判。經過四輪談判,直到晚上11點多,維權老兵獲得承諾:軍委官方承認所有退役志願兵士官、預備役軍官身份,等同公務員編製。

不過,老兵們表示受騙太多次,不相信當局會解決問題,堅持留在北京等結果。

上海退伍老兵陳先生對海外媒體說:「他們有可能是說一套做一套,現在是答應了,但是因為晚上考慮到太晚,堅持下去,這樣對大家都不好。好多人在39號院子裡面,連午飯都沒吃,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說談判成功了,但事實上不會成功的。」

老兵們還透露,目前在北京維權的老兵有上萬人,維權沒有結果不會撤退。一旦有人「十一」聚集,他們也會跟隨。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表示,老兵組織性、紀律性強,身份特殊,當局很難對他們扣上「敵對勢力」的帽子,若要打壓會顯得師出無名。若不打壓,就怕其他群體效法,受到老兵群體鼓舞也起來反抗,因此當局十分為難。


9月10日,大批四川退伍老兵聚集到成都維權,當局緊急調集大量警力尾追堵截,雙方發生暴力衝突。(網路圖片)

P2P爆雷涉權貴陰謀 金融難民對中共絕望

中國大規模P2P網貸平臺和私募基金的倒閉潮,令難以計數的受害人被迫走上集體討錢的維權路。維權事件持續發酵,上億P2P受害者成為當局嚴密維穩對象。

9月7日凌晨4時許,杭州31歲的王倩因P2P維權遭暴力打壓,令她對當局徹底失去信心,選擇自殺。

美國之音報導指,網上視頻和圖片顯示,這位年輕母親生前希望維權,但被警察暴力執法,她對當局處理P2P詐騙案件絕望。

王倩在9月6日的絕筆遺書中怒問,「人民的名義在哪裡啊」?還沒開始維權,派出所就鎖定你是維穩對象,限制你。去上海找股東要錢,出來驅趕金融難民的警察比維權的人都多。

她在遺書中說:「錢其實沒有那麼重要,還年輕能賺能活下去,但是這口氣實在受不了,這個國家太令人失望!」


P2P投資受害人王倩自殺。(網路圖片)

王倩自縊後,P2P投資受害人自殺的消息頻頻傳出,激起金融難民的悲憤。9月12日,上海多平臺的金融難友,在上海銀監會前抗議政府監管失職,又有多人被警方抓走。

目前,對於P2P爆雷事件,中共官媒噤聲,官方對民眾推諉,難友們借微博發聲「被和諧」、帳號被封。集體維權活動又遭特警暴力清場,甚至給難民們扣上「衝擊政府」的大帽子,刑拘處罰。

P2P連續「爆雷」,受牽連民眾已波及軍隊內部人士。9月9日,網路流出一份軍隊內部通知,要求對軍隊人員在P2P平臺投資情況摸底排查,併進行維穩。

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網路流出的這份軍方緊急通報顯示,以浙江和上海為主的P2P倒閉潮,已經波及中國軍隊內部,軍方高層要求對軍隊人員在P2P平臺投資情況排查。

通知要求,高度重視網路投資對部隊安全穩定的影響,跟進做好穩控工作。通知特別強調,對平臺已經被關停,所投資金無法提出的,要引導當事人合法維權;對於損失較大的軍隊內部人員,要跟進做好思想疏導和管控工作,防止誘發過激行為和自殺行為。

報導引述E租寶受害人鄒女士表示,在受害者群體中,已經有軍人捲入,但因為這些軍人遭到嚴厲的管控,目前未能公開維權。

有分析文章認為,P2P網貸平臺爆雷是中共在割老百姓的「韭菜」,受害者投告無門,警方、法院不僅不受理,還威脅說受害者是非法集資參與人。而這些P2P網貸平臺,無一不是拿著工商營業執照和網際網路金融牌照運營的。從政府的態度和處置方法上就可以清清楚楚看出,P2P平臺一旦爆雷,政府則以維穩手段應對。這是權貴血洗百姓財富的陰謀,開始大勢宣傳P2P,把錢圈進來,這些權貴控制的平臺公司把錢轉移,然後官方下令清理,這是有計畫的打劫。

假疫苗維權遭打壓 當局努力讓受害人淡忘

今年7月,長春長生生物公司被舉報疫苗造假,假疫苗導致孩童死亡、殘疾的事件曝光,引發群情激憤。

在輿論壓力下,中共官方處置了幾名假疫苗涉案人員和一部分相關官員,然而,對於眾多疫苗受害者和家屬,官方卻採取推諉做法,讓很多受害人依然求助無門,無法獲得應有的醫療賠償。


疫苗受害家長持續在京維權。(圖片來源:自由亞洲電臺)

近期,陸續有多名假疫苗受害者或家屬到北京上訪,卻遭到當局打壓。不是被警察拘留,就是被地方政府派遣的「黑保安」強行綁架。

原復旦大學碩士譚華,因注射假狂犬病疫苗出現癲癇症狀。近日,她赴北京進行治療,她的母親卻因此在8月29日被派出所傳喚。譚母說,現在每天有8個黑保安在家門外監視她,而女兒譚華回到上海後,也下落不明。

河南鄲城縣董俊華的孩子董景昊打疫苗致殘,在多次維權無果的情況下,今年9月3日,董俊華和其他疫苗受害家長一起在京呼籲要求疫苗立法。當天下午1點,董俊華被北京警方拘捕,隨後交給地方維穩人員帶回,於第二天中午12點鐘左右,被當地警方以「尋釁滋事罪」刑拘,現關押在看守所裡。另有4名家長遭行政拘留。

河南輝縣疫苗受害者家長何方美和她的丈夫李新,於9月11日前往輝縣出入境辦理中心辦理護照時,被告知禁止辦理。出入境辦理中心的警察聲稱因為他們存在違法行為;何方美、李新夫婦要求警方依法出具書面材料,警方卻拒不出具。

2018年3月,何方美的女兒在同一個月內連續接種三針問題疫苗,目前徹底癱瘓在床。7月30日,何方美與二三十名假疫苗受害兒童的家長前往北京,在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外請願,要求妥善處理疫苗問題,但沒有獲得回應並被驅趕。8月17日,他們再次來到北京,先後前往國家食藥監局、衛計委、疾控中心等多個政府部門表達訴求,期間有部分家長被警察抓走。

外界人士擔憂,疫苗造假事件會與過去很多公眾事件一樣,被當局打壓,直至淡忘,使疫苗受害人的訴求得不到當局正視。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