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的「朋友」習近平是共產主義受害者嗎?(組圖)

2019-02-08 10:17 作者: 徐榮

手機版 简体 1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川普的「朋友」習近平是共產主義受害者嗎?
川普的「朋友」習近平是共產主義受害者嗎?(JIM WATSON/AFP/Getty Images)

中國黃曆大年初一,川普國情咨文中提到了習近平,他表示「非常尊重習近平」,但後來提到共產主義,他表示「美國永不接受社會主義」。

1917年11月7日,俄國爆發了「十月革命」,建立了世界第一個共產黨政權。2017年,「十月革命」爆發百年之際,川普政府宣布這一天為「全國紀念共產主義受害者日」。

去年「全國紀念共產主義受害者日」,川普講:「共產主義把人類與生俱來的人權置於其聲稱的全體幸福之下,結果是消滅宗教自由,剝奪私有財產、言論自由,甚至經常奪取生命。」「共產主義和對共產主義的追求,終將破壞人類精神和福祉。」

那麽,川普的朋友,當今世界上最大的主產主義國家的當政者習近平,算是共產主義的受害者嗎?

彭麗媛下放農村 父親天天打掃廁所

2013年,《紐約時報》發表《習仲勛傳透露「紅二代」成長歷程》的文章提到,一名「太子黨」的歷程,其中帶有一種徹骨的恐懼。

彭麗媛和丈夫習近平在中共的紅色恐怖下都有著黑色的童年。彭麗媛全家因外祖父是地主、舅舅在臺灣而受牽連,遭批鬥。習近平因為父親的冤案在文革時被打為小反革命份子,送進少管所強迫勞動。 

彭麗媛的童年在家鄉山東菏澤市鄆城縣度過。《環球人物》2011年第152期文章通過採訪彭家的鄰居魏中平,透露了彭麗媛一家在文革期間遭受迫害的細節。 

文章透露,在文革期間,彭麗媛的爸爸彭龍坤因為當縣文化館長,在當地屬於當權派,沒少挨批鬥。後來被下放到農場勞動改造。彭麗媛的媽媽因為是劇團臺柱子,出身不好,又有海外關係,被趕下了舞臺。彭麗媛9歲那年,和媽媽一起被攆回了農村。 

彭龍坤被罰勞動改造期間,天天打掃廁所。彭麗媛和媽媽隔一段時間去探望爸爸一次,主要去送換洗的衣服,有時也帶上幾斤糧票和一兩元錢。 

但她們每次只能隔著廁所的牆,偷偷把東西遞過去。彭麗媛常常躲在樹下望風。有人來了,她就學鴨子叫,發出「嘎嘎嘎」的信號。匆忙中,爸媽顧不得說幾句話,趕緊告別。 

習仲勛險被活埋 被紅衛兵打聾一隻耳朵

習近平的黑色童年眾所周知。1962年,習近平9歲時,他的父親,副總理習仲勛因為劉志丹的弟媳李建彤所寫小說《劉志丹》而被牽連受到迫害,被打倒,挨整16年。

早在1935年10月,時任中共陝甘邊根據地蘇維埃政府主席習仲勛就曾在「陝北肅反」時,被當成「反革命頭目」——右派前線委員會書記,差點被活埋。當時,原紅26軍營以上幹部和西北軍委機關、陝甘邊縣委書記和縣蘇維埃主席以上的幹部幾乎全部被捕,230多人被殺害。

習仲勛被誘捕後,最初關在王家坪,後來押往中共陝甘晉省委駐地瓦窯堡。押解途中,給他頭上套了一個只露兩隻眼睛的黑帽子,肩上還讓扛了兩桿長槍。

習仲勛後來談及這段往事時說:「晚上睡覺時仍將人捆著,腳上、脖子上也加了繩子。『左』傾機會主義路線的執行者搞法西斯審訊方式,天氣很冷,不給我們被子蓋,晚上睡覺捆綁著手腳,繩子上都長滿虱子;一天只放兩次風,有人拿著鞭子、大刀,看誰不順眼就用鞭子抽,用刀背砍。」在黑監獄外邊,已經挖好了活埋他們的坑。

1967年,習仲勛寫信給毛澤東,其中提到,自己的一隻耳朵被紅衛兵打聾了。看管過習仲勛的紅衛兵孟德強在回憶文章《習仲勛「文革」蒙難詳情》(2013年發表於《長江日報》)中也提到,習仲勛在一次批鬥後,耳朵失去聽力。

習近平父親習仲勛被批鬥。
習近平父親習仲勛被批鬥。(網絡圖片)

母親舉報 習近平被抓進「少管所」

父親被打倒,習近平遂成「黑崽子」,時時處處受歧視。

13歲時,習近平因為說了幾句反對文革的話,被打成了現行反革命。被關押在中央黨校的院子裡。中央黨校召開批判六個「走資派」的大會,5個大人加習近平。6個人戴著鐵製的高帽子,未成年的習近平壓的受不了,只好用兩隻手托著。

習近平的媽媽齊心坐在台下,台上喊打倒習近平時,媽媽齊心被迫也要舉手喊口號打倒自己的兒子。批鬥完了,近在咫尺,母子不能相見。 

一天夜裡下大雨,趁看守不注意,13歲的習近平忍受不了飢餓跳窗戶跑回家,想讓媽媽給弄點吃的。萬萬沒有想到,媽媽不但沒有給他做飯吃,反而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冒著大雨向領導報告去了。如果不去報告,就是包庇現行反革命,媽媽也會被抓走,那時弟弟遠平和姊姊安安還是小孩子需要照顧。 

當著安安和遠平的面,習近平絕望的哭了,又絕望的跑進了雨夜。最後,頤和園一個看工地的老頭兒收留了他,讓他在一張連椅上熬過了一夜,第二天,就被抓進「少管所」勞動改造。他幹活的時候,有警察拿著棒子看著。等到習近平出來時,身體非常虛弱,全身都是虱子。

大姐習和平在浴室上吊

中共媒體《學習時報》在4月7日以《黃土高原上的知青歲月》為標題,選載了《習近平時代》的片段。文章記載的是習近平15歲到22歲,到陝西當知青的7年歲月。文章說,1969年冬天,習近平在陝北吃玉米糝子吃不飽,腹中飢餓而衣衫單薄。

文章還提到,那期間,習近平的大姐習和平去世,習回憶說:「我正在那兒挖防空洞,接到信以後,那個時候哭了。」

海外《名星》雜誌曾報導,澳大利亞記者高安西透露了一個殘酷的細節,「幾位親近的同事告訴我,不堪十年來的殘酷迫害,習和平在浴室上吊自殺。」

這期間,弟弟習遠平去看他時,僅一天就起了渾身水皰,原來,習近平為防虱子、跳蚤、臭蟲咬,在炕席下灑了厚厚一層666粉,他一年四季就睡在這樣的炕席上。

馬克思對全人類的詛咒

和馬克思一起建立了「第一國際」的共黨大佬Bakunin(巴枯寧)曾這樣闡述共產主義的革命:「在這革命中,我們必須喚醒人們心中的魔鬼,以激起他們最卑鄙的激情。我們的使命是摧毀,而不是教誨。毀滅的慾望是一種創造性的激情。」

從馬克思寫的劇本《Oulanem》中處處透露著馬克思暴虐世界觀:「我年輕的雙臂已充滿力量,將以暴烈之勢,握住並抓碎你。黑暗中,無底地獄的裂口對你我同時張開,你將墮入去,我將大笑著尾隨,並在你耳邊低語:『下來陪我吧,同志!』」

在《Oulanem》劇本裡,馬克思還寫著:「毀滅,毀滅。我的時候已到。時鐘停止了,那微小的宇宙倒塌了。很快我將緊抱永恆,並伴隨著一聲狂野的嘶吼,說出對全人類的詛咒。」

馬克思非常喜歡複述哥德的《浮士德》中惡魔Mephistopheles(梅菲斯特)的話:「一切存在都應該被毀滅。」這「一切」——就包括著那些為共產主義而戰的人,也包括黨魁。

過去,共產主義受難者超過1億人,共產主義受害者的具體數據更不容易統計,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有人死跟著共產黨,回應馬克思的詛咒:「下來陪我吧!」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