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色官是怎樣煉成的?(圖)

2019-04-16 12:12 作者: 熊飛駿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知識青年上山下鄉,在農村勞動
知識青年上山下鄉,在農村勞動。(網絡圖片)

中國人痛恨貪官,更仇恨色官。當然所有的色官無一例外都是貪官!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後,大隊幹部都大大地交了桃花運,癩蛤蟆紛紛吃上了天鵝肉……

本來男女比例就嚴重失調的中國,多數小官僚都有「地下二奶」,大官僚的「地下N奶」則動輒兩位數三位數。

多數官僚的大奶都是「一不做二不休」等級的,一年到頭難得有一次正常的夫妻生活。

平民的孩子沒房沒車,找媳婦成家本來就是人生奢侈品,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又被某色官暗中給戴了一頂綠帽子,「革命接班人」也不知道是哪個色官的基因。

那些狂熱為權貴吆喝站臺的年輕毛左,據說戴綠帽子的概率更高,色官好像對他們的革命伴侶情有獨鍾。

難怪毛左有時對色官也恨得牙癢癢!動不動就懷念那個美好的革命時代,說什麼偉大領袖時代哪來色官啊?有一個也馬上拉出去給槍斃了!

偉大領袖統御下的毛中國真的沒有色官嗎?

那是痴人說夢!

凡是上過山下過鄉的知青,對那年月女知青被土包子村官和軍幹霸佔的往事應該不會忘記。雖然七十年代初槍斃了幾個頂風作案的「出頭鳥」,可絕大多數村官軍幹們不但逍遙法外,且繼續當官獵色,長期玩弄女知青如故。

去年網路瘋傳一則微博:上世紀七十前代前期安徽省從知識青年中招收工農兵大學生,錄取的七十多名女知青在進行體檢時,居然沒一個是處女,且處女膜都不是陳舊性撕裂傷。

七十年代的中國不同於今天,未婚失貞的女子四面楚歌,生不如死。年輕戀人婚前性行為視同「反革命」和「壞分子」罪,輕則批鬥遊街,重則坐牢槍決。

按上述性犯罪標準,今天的年輕毛左們多數也被押往監獄和刑場。他們無限忠於滿腔熱愛的偉大領袖絕不會對他們法外柔情。

七十多名上榜女知青的新近處女膜撕裂傷顯然不是年輕戀人所為,而是土包子村官造的孽。

飛駿是農民的兒子,對上世紀七十年代的村幹部們依權霸女,「村村都有丈母娘」的淫亂景觀記憶猶新。

今天的「村」在毛中國稱為「大隊」,「組」稱為「小隊」。

主要村幹部有大隊書記、民兵連長、貧協主任和小隊長。

大隊書記、民兵連長和小隊長多是以權獵色的色官!

大隊書記和民兵連長如果看上了哪家的年輕媳婦,總能想辦法弄到手。媳婦的老公發現了也只能忍氣吞聲,敢怒不敢言,稍有不滿就罰苦工挨批鬥。如果有暴力反抗行為,民兵連長就會帶上幾名甚至十幾名基幹民兵荷槍實彈上門把男主人抓走,隨便栽贓一個什麼「反革命罪名」,五花大綁,押送公社專政機關蹲大牢,甚至上刑場槍決。

那時的一個大隊有一個百人左右的武裝民兵連,擁有幾十支三八大蓋,幾支蘇制衝鋒槍和一挺輕機槍。機槍雖然很少派放子彈,但三八大蓋子彈卻是綽綽有餘的。童年的我就曾偷入過民兵連長的家偷步槍子彈,一次就偷了二十發,把裡面的火藥弄出來製造土炸彈炸魚。

這支荷槍實彈的民兵連就是大隊幹部可以隨意動用鎮壓不肯馴服者的武裝力量。如果村幹部要調戲、誘姦甚至強暴某人的妻子,此人就只能認栽或配合,若有反抗行為,民兵連就會猛撲上去「抓反革命」和「壞分子」。

今天農民工的留守妻子也有被村幹部誘姦的,但東窗事發後農民工還可以表示一下憤怒情緒,甚至把獵色的村幹部打一頓,而不用擔心色官指揮荷槍實彈的民兵連上門抓人。毛中國時期,農民工若因為妻子被誘姦而對村官動粗,等待他的將是批鬥、監獄和刑場。

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後,大隊幹部都大大地交了桃花運,癩蛤蟆紛紛吃上了天鵝肉,先前做夢都不敢想的城市大小姐,一個又一個被他們依仗職權弄到自己骯髒的床上,任其髒手摧花。如果某同行的男知青出面打抱不平,大隊幹部就會指揮武裝民兵猛撲上去,把對方打個臭死,然後栽贓一個「反革命」或「壞分子」罪名,五花大綁批鬥遊街。雲南有不少男知青因此被農村武裝民兵打成終身殘廢。

那時一個大隊有十來個小隊,也就是今天的「組」。小隊長雖然不能直接指揮武裝民兵強佔村組的小媳婦,但可以通過「派工」的職權把他看上的女人弄到手。例如把相中的女人派往一個偏僻的山溝田地去鋤草,然後他再前往誘姦或強暴。如果小隊長想長期霸佔勾搭上的某俊俏媳婦,就常派他老公去值夜工,最經常的通宵夜工就是照看稻場和倉庫,然後他再進入此人的家和他老婆雙宿雙飛。那時的農村都有長年派往遙遠的異鄉修水庫的水利工,被小隊長玩出感情的小媳婦,她老公就是長年水利工的首選。到了大冬天的農閑時節,村裡的青壯年全部去異鄉修水利去了,留守的小隊幹部想上某俊俏媳婦家就如入無人之境。

小隊幹部雖然無權直接指揮武裝民兵上門抓人,但可請示大隊幹部讓他們率領民兵去抓。如果大隊幹部不吃他的醋,他玩弄的媳婦大隊書記沒看上,這樣的請求大隊幹部們通常會答應。所以那些不肯乖乖就範的老公們,一樣會遭到武裝鎮壓。至於那些會配合懂譜的龜老公,小隊長就會給他派輕一些的活幹。這對老實巴交不知尊嚴為何物的農民來說真的很奏效。那些性格強悍身體壯健的小隊長,那個村組稍微有點姿色的媳婦差不多都被他一人霸佔光了。

遇上搞運動的時節,少數惡貫滿盈民憤極大的村官也會被百姓揭發揪出來挨鬥,然後去學習班改造思想。但村官再壞在上面眼中也是「自己人」,所以很少會一棍子打死,在學習班改造一段時間後就會上演「胡漢三又回來了」的鬧劇,繼續當官,奴役農民如故,並且變本加厲,當初出面揭發他的人自此惡運當頭。被愚弄的農民也因此吃一塹長一智,越往後的運動,站出來揭發村官罪行者就越少了。

毛中國的官和當今中國的貪官一樣「色」,並且權力更大手段更卑劣。今天的色官獵色主要用「權錢誘姦」手段,依仗職權霸王硬上弓者不是主流。毛中國的色官除了「權錢誘姦」外,還赤裸裸動用暴力霸佔,偉大領袖則給色官們提供實施暴力獵色的武裝力量。

所以懲治色官不能回到毛中國,那是雇佣大蛇來對付糧倉裡的碩鼠,找西門慶來對付唐伯虎。遏制權色交易只能依靠民主和法治。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