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環境不改變 香港人沒有生路(組圖)

中共是中共 中國人是中國人

2019-11-11 10:33 作者: 顏純鉤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市民悼念於停車場高處墮下不治的科大學生周梓樂(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11月11日訊】網上有一段視頻,在大陸某地城市,一個七八十歲老太太帶著兩個三四歲小孩,不知因為什麼,被十來個武警包圍,兩個小孩哭叫不停,老太太被武警推搡,最後兩手扳到身後,遭武警帶走。

周圍沒什麼人,也沒有什麼衝突的場景,一個老太太帶兩個小孩,能幹出什麼壞事,需要十來個武警一起去對付,把她當作罪犯來處置?

看到這個視頻,便覺大陸人和我們一樣,都處在惡警的暴虐之下,我們都是被統治者、被壓迫者、被殘酷加害者。

最近美國副總統彭斯和國務卿彭佩奧,先後在一些公開場合的演講中,主動將中共和中國人民分隔開,中共是中共,中國人是中國人,不應混為一談。

筆者認為,不論從實質上講,還是從策略上講,這都是明智的。

中共政府蹂躪中國人,不自今日始,從來都是這樣,只是很多實際發生的悲劇,我們都看不到,很多中國人也都看不到。大部分中國人,對那些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悲慘遭遇,一般都採取明哲保身的態度,他人受難,自己歲月靜好,除非有一天厄運落到自己頭上,否則他們不會覺得政府有問題。

這當然是很悲哀的,但多年的奴化教育,資訊的封閉,造就了無數順民,這種情況不可能在短時間內糾正。

香港反送中以來,因為中共的宣傳伎倆,很多大陸人都將這場運動視為港獨運動,這當然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也是挑撥大陸人與香港人關係的一種手段。在目前的條件下,不可能希望大陸人在短時間內覺醒。

但,即使如此,也並不意味著大多數大陸人是香港人的敵人,他們也是受害者,他們只是未能像香港人一樣,百年來享受資訊自由、思想自由的社會環境,所以容易被矇蔽,但他們的處境,他們所受的痛苦,和我們是一樣的。


香港民眾11月2日發起「求援國際堅守自治」的集會(看中國/龐大偉)

在中共和中國人之間,我們既然不會選擇站在中共那一邊,客觀上已選擇站在中國人一邊。因為中共和中國人,本來就是對立關係的兩極,他們之間,實際上也有不可調和的矛盾,這種矛盾在某些時候、某些地方,甚至是非常尖銳的。也就是說,從大環境來看,不管香港人當不當自己是中國人,實際上,中國人應該是我們的盟友,只是有些是現實鬥爭的盟友,有些是潛在的盟友。

筆者認為,我們不應該籠統地拒絕大陸人,應該具體分析具體對待。那些在香港反送中現場前來挑釁的,只是極個別的失智者(有理智的人不會自討苦吃),大部分大陸人是誤解,或者不理解。很多大陸人相信,香港年輕人是因為買不起樓,缺乏社會上升階梯,因此走上反抗道路;也有不少大陸人相信香港年輕人受美國政府的影響和操縱,這些都是中共惡意宣傳的結果。

數百萬香港人爭自由的抗爭,竟是美國人挑動而起,那美國人的政治能量也太厲害了;同樣的,中共統治著中國人,竟無法爭取數百萬香港人同心同德,那中共也太不中用了。

筆者認為,大陸人對香港人的誤解或不理解,不是一成不變的,可以利用各種方式加以糾正,而要糾正他們的看法,唯有靠香港人自己。

反送中運動中的和理非有數百萬人,這數百萬人各有親友在內地,如能把全面準確的資訊,通過各自的渠道傳播出去,讓對方自行去分辨真假,澄清謬誤,從而使他們的錯誤印象慢慢糾正過來,那不只對香港人爭自由的運動有支持的作用,也足以推動大陸社會向更合理的方向轉化。

須知,大陸的政治環境不徹底改變,香港人是沒有生路的,如果中共挨過這一波經濟危機,它將變得更加穩固,更專制更恐怖,那時,香港人的處境將會更惡劣。我們只有不斷耐心地說服大陸人,講真相,講道理,講普世價值,把我們認識的一些政治生活常識向大陸人解釋,才能促進他們自己的覺醒,而只有他們自己覺醒了,才能對中共獨裁統治有根本認識,他們也才能去推動政治的大變革——一系中共被迫自己改,一系中共不改而中國人最終自己改。

美國政治人物主動將中共與中國人嚴格區分,因為客觀上二者本就是對立的關係,不是統一的關係;另外,把中共和中國人混為一談,策略上也是錯的,那將使中共繼續得到中國人的支持,使中國人更甘心情願接受中共奴役和驅使,這對中國的改變,對香港人的生存,反而是一種破壞作用。

爭取中國人的覺醒,當然不是容易的事,而是一件長期的工作,但如果我們不從今天開始,就重視這個根本的問題,我們將無法改變自己的命運。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