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一專欄】中國GDP下降40%與失業率超50% (上)(組圖)

——中共滅亡在即之宏觀數據分析

2019-11-11 06:32 作者: 王尚一

手機版 简体 3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9年11月11日訊】導言:中共滅亡勢不可擋。《中共滅亡在即》揭穿中共謊言,分析世界與中國局勢演化,並且做出系統詳細的預測。目前,所有分析和預測幾乎全部實現,中共滅亡近在眼前。同時,部分中國大陸民眾卻繼續支持中共,短期延長中共生存時間,堅決為中共陪葬,支持中共的臺港澳和海外華人也將承受相應後果。

《滅亡》包括三個主要部分。首先,總結我過去數年對中國和美國的準確分析和預測,說明中國全面崩潰的系統進程。其次,分析川普(特朗普)政府肢解中共的戰略系統操作,以及中共的對策,明確中共必然在川普的肢解打擊下滅亡。第三,預測中共滅亡前的最後階段,包括經濟和社會大崩潰,以及中共因經濟基礎垮臺而滅亡。其中強調,隨著川普加稅,中國GDP將下降40%。40%是分水嶺,意味著中共體制由此進入全面解體階段。

中共滅亡前的最後階段與《滅亡》的預測吻合,即經濟和社會亂局。亂局包括大通脹與亂世、GDP下降40%與失業率超50%(宏觀數據分析)、中共體制收入減半(宏觀數據分析)、金融和房地產大崩潰、IT業崩盤與網監失控、港臺變局、川普肢解中國的基礎思路(中國經濟清空)、中共義和團的覆滅、最壞的結局。

中共以謊言維生。陷入亂局後,中共無力改變局面,只能掩蓋經濟的全面崩潰。《中共滅亡在即》已經提前說明,中共會全力封殺各種真實信息,試圖以官方的謊言數字維持穩定。全球經濟金融系統與中共勾結,共同宣揚中共謊言,支持中共生存。當然,川普為了表明打擊中共的有效性,會提出中國經濟變差,現實狀況完全印證《滅亡》的預判。而川普雖然不清楚中共說謊的程度,但是作為商場老手,知道中國經濟已經陷入危機。

本文用系統分析揭穿中共謊言,明確在2019年4季度,保守估計中國GDP下降40%以及失業率50%。保守的意思是,GDP下降幅度只會更大,失業率更高,意味著中國經濟正在全面崩潰中,本文針對行業,進行跨行業和領域的數字評估。現實中,各地多數工廠裁員或關門,鐵公基和房地產大量停工緩建,各類寫字樓和市面蕭條破敗,大量農民工返鄉,農業經濟活動巨額虧損,都充分表明經濟崩潰的嚴重程度。

本文包括幾部分,川普徵稅與中國GDP下降40%,宏觀GDP下降40%與失業率超50%,農業GDP相對穩定和失業率超70%,出口產業GDP相對穩定與失業率超50%,房地產與配套GDP下降50-60%與失業60-80%,鐵公基GDP下降50%與失業率超60%,汽車與其它消費GDP下降40%與失業率超50%。

一、川普徵稅與中國GDP下降40%

《滅亡》中關於川普徵稅推動中國GDP下降,主要包括總體效果和具體節奏兩個部分,目前在全面實現中。

1、川普的階梯式增稅,推動中國GDP下降40%。川普增稅按照2500億和2650億(後改為3000億)兩部分,分階段實施10%和25%的階梯增稅,最終目標是達到45%。在川普增稅的過程中,會對中國GDP產生相應影響,導致GDP下降40%。

中國經濟的真實狀況其實早已觸目驚心
中國經濟的真實狀況其實早已觸目驚心……(圖片來源:Sean K/Adobe stock)

由於中國經濟屬於美國的附庸經濟,依賴程度極其嚴重,川普加稅對中國經濟造成根本打擊。而中共一直利用宣傳機器,與中外經濟學家和金融機構合謀,宣揚中美貿易戰對中國經濟影響不大,僅僅造成中國經濟0.2%的波動。《滅亡》專門指出,這個群體和經濟機構,為了利益,以編織謊言為中共站臺。他們試圖支持中共與川普對抗,有效打擊川普。揭穿這些謊言的關鍵,是根據真實的經濟邏輯,推演川普肢解中共的行動和重要影響。

按照經濟邏輯,川普對中國的影響不是0.2%,而是40%以上。《滅亡》系統分析過川普的加稅行動對中國形成三方面影響:中國對美出口,中國對其他國家出口,中國的國內經濟。最關鍵的是,在中國經濟金融泡沫空前的背景下,中國處於金融大崩潰的前夜。川普戳破中國經濟泡沫,引發一輪輪的連鎖經濟爆破。每一輪爆破,不僅造成本行業/領域的收入和利潤下降,還影響到其它行業領域,成為新一輪連鎖爆破的鋪墊。

隨著經濟連鎖爆破,經濟運行必然大幅下滑,即GDP下降。隨著爆破蔓延,中國GDP快速下降,接近或者達到40%。所以,從經濟邏輯的角度,川普的每一步重大行動,都是影響中國GDP兩位數以上的下降。從此角度可以推論,中共統計局的對外GDP數字徹底造假,6%的增長數據完全可以無視。

實際經濟的變化按照經濟邏輯的方向演化。在現實中,川普的階梯式增稅模式以及對中國經濟的打擊程度,均符合《滅亡》的邏輯推演和結果預測,只是速度上,川普徵稅的進程比《滅亡》預測的速度稍慢。重要的是,川普增稅的態度非常堅決,引發外資踩踏式逃離中國,增稅速度不影響大局。外資的緊急行動也對中國GDP造成相應打擊,完全符合預期的經濟邏輯。

2、川普徵稅的每一步行動,都相應推動中國GDP下降。《滅亡》分析,在中國經濟金融連鎖爆破後,2018年底至2019年1季度,中國GDP不是增加,而是下降幅度達到10-20%。

《中共滅亡》預測,川普在對2500億美元增稅到25%後,中國將處於GDP降幅20%的水平。尤其對3000億美元商品開始徵稅,打擊中國出口,促使外資生產撤離中國,中國深層次金融泡沫破裂,真實GDP繼續快速下降。當3000億美元商品增稅到25%,GDP 將直奔下降40%。

現實中,中國GDP下降的速度和節奏,完全按照《滅亡》的預測發展。2019年5月,川普對2500億美元商品增稅到25%後,外資踩踏逃離,加快GDP下降。由於外資已經撤離,3000億美元徵稅的時間早晚影響不太大。2019年10月,除去中共70年大慶增加的1900億純消耗型之外,中國真實GDP快速下降已經達到40%。因此可以確定,2019年4季度的中國GDP,必然處於GDP下降40%的幅度或者更多。 

中國政府(中共)萬能論破產。雖然中共綁架全中國,與全球化權貴集團勾結,表現出強硬姿態。同時,世界主流經濟金融界都支持中共,混淆視聽,強調美國經濟將受到沈重打擊。但是,川普根本不理會專家的警告,持續推進對中共的肢解。川普加稅後,中國經濟進入死亡循環,而美國經濟基本不受影響。當中國經濟全面崩潰,世界將忽略專家們的謊言,聚焦於川普的強大。在川普的推動下,外資以踩踏的方式逃離中國,形成中國經濟典型的樹倒彌猻散模式。

川普精通經濟,但不真正瞭解中國社會,不理解中國經濟崩潰的狀況。川普說,中國經濟達到57年以來最差的數據,即1962年以來的最差,真實的情況則是,2019年中國GDP下降的速度類似於1960年。在1960年,中國經濟全面崩潰和大飢荒掩蓋不住,中共號召民眾過苦日子,後來餓死數千萬人。2019年4季度,中共再次號召大家過苦日子,因為經濟崩潰再次無法掩蓋。

二、宏觀GDP下降40%與失業率50%

GDP數據以動態數據為主,而失業率以靜態數據為依據。另外,中國存在大量的隱形失業人口,即表面就業,實際比表面失業更危險的人群。綜合考慮以上因素,才能得到相對可靠的GDP和失業率數據。

GDP增長/下降率的計算,主要以去年的數據為基礎,數據按照與上年同比的比例。2019年9月,GDP下降40%,是與2018年9月的數據相比。

失業率的數據,則是與總勞動人口基數的比例。比如,由於中國人口老化,2017年與2019年的總勞動人口基數接近。如果勞動人口基數不變,就業人口數目不變,失業率就會保持一個穩定的數據,2017還是2019,差距不大。

中國的真實失業率數據一直成謎
中國的真實失業率數據一直成謎,甚至官方也是絞盡腦汁製造維穩數據(圖片來源:tuaindeed/Adobe Stock)

GDP與失業率的計算基礎差異,形成兩者的基本差異。比如,在2015-2017年,中國GDP雖然繼續增長,但是失業率不斷上升,甚至明顯上升,達到20%以上水平。中共無力解決嚴重失業,就開動宣傳機器,鼓吹各種花裡胡哨的概念,讓民眾忽略失業率的嚴重性。

中共的掩蓋宣傳方式多樣。中共反覆鼓吹創新創業是一個重要手段。另外,大學生畢業後,找不到工作,又缺乏資金創業,中共創造新概念,提出大學畢業生慢就業也是一種新的、很好的生活方式。慢就業明確告訴大學生,畢業即失業變成新常態,找不到工作也不要慌張,慢慢找,實在找不到就在家呆著享受生活(繼續啃老)。

GDP主要影響中共,失業率主要影響民眾。GDP影響中共體制收入,對中共生存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後面將分析GDP下降對中共體制的影響)。失業率影響大多數民眾,真實失業率直接影響私營企業收入。早在中共提出創業創新後,我就反覆強調這是騙局。一個失業率接近或超過20%的社會經濟,如果不實施根本的經濟變革,不可能有真實的消費能力。創新創業,既加劇市場需求的萎縮,又增加惡性競爭的供應者。在更加惡性競爭的環境中,首先虧光的是新競爭者。結果正如我所料,15年後響應中共號召創新創業的人,絕大部分損失慘重。

較為合理地具體分析中國經濟崩潰,首先需要大致解析GDP的構成,以及相應GDP的下降幅度。隨後,由於失業率與GDP不完全相同,就需要與相應的GDP結合,另外分析失業率,才能形成較為準確的整體形勢判斷。

2018年,中國90萬億的GDP主要分三部分:

第一項,表面盤剝較少的經濟基礎部分,GDP總額22萬多億元,佔總GDP 的25%,中共盤剝6萬多億。22萬多億主要包括兩部分,農業總產值6萬多億(2017年數據),出口16.4萬億(2018年數據)。

第二項,中共全面盤剝的部分,即剩餘的75%,約68萬億,主要由鐵公基、房地產和汽車、家電和手機、各類產品和服務業構成。

第三項,央行印鈔與金融機構貸款。2018年,中國M2增幅為15萬億人民幣,貸款餘額增長16萬億。15萬億雖然不計入GDP,但是GDP增長的主要動力之一。在印鈔和金融機構貸款後,直接進入中共體制各環節,算作中共的收入。

2019年9月,中國經濟已經滑向或達到GDP下降40%的水平。進入4季度,GDP繼續下滑,按月計算的真實經濟數據達到GDP下降40%。當然,中共數據可以完全造假,即使GDP下降40%,中共統計局仍然能把增長數據定為6%以上。不過,具體的行業數據難以造假或者極易辨識,因此,通過行業數據匯總和分析,可以看到真實的GDP下降幅度。

失業率不僅與GDP 數據直接相關,而且與經濟形態和社會形態等綜合因素相關。在2010年之前,中國處於血汗工廠主導期。根據中共經濟部門的測算,GDP 增長1%,意味著150萬人的就業。中國需要每年GDP增長8%以上,吸納1200萬以上新增勞動力。2012年之後,鐵公基房地產比重日增,所謂的金融高科技大爆發,GDP增長的就業吸納能力日益下降。即使GDP增長達到8%,也無法維持年增加就業1200萬人。而且,隨著血汗工廠大規模減員和倒閉,大規模就業崗位流失。中共為維護社會穩定,號召創新創業,讓失業人口自己花錢解決自己的失業問題,順便讓中共從中賺取稅收。

大規模失業潮與GDP下降直接相關。2018年下半年,中國經濟金融連鎖爆破後,真實GDP 已經開始轉向負數。與之相對應的是,新一輪大失業潮爆發,不僅建築和工廠的農民大量返鄉,而且金融、IT等行業也大規模裁員。

隱形失業是需要強調的部分。隱形失業人群的實際狀況,比顯性失業的人情況更糟。隱形失業包括幾大類:

A、欠薪工作人員。很多企業人員,表面仍然工作,實際嚴重欠薪。如果企業在未來能補償欠薪,他們不算隱形失業。但是考慮到中國經濟只會繼續惡化,企業多在欠薪欠債後跑路或者倒閉,絕大部分被欠薪員工拿不到工資,屬於工作著的失業者。

B、創新創業和炒股人員。很多人響應中共號召開店,但一直虧損,個人的工作酬勞不存在。被蠱惑創新創業的人,基本百分之百無法維持業務,以虧損關門告終。還有很多人在國家宣傳機器和股市吹鼓手的蠱惑下進入股市創業,同樣越炒越虧,最終也回到顯性失業。

C、實際傳銷人員,以一些房地產公司員工和供應商為代表。在過去,傳銷一度吸引中國上億人口加入,很多人放棄本職工作,全職參與到傳銷系統中。在中國經濟全面崩潰的背景下,大量表面正常的企業,實際也加入傳銷系統。比如,房地產公司、大件消費品公司、金融公司等,要求員工買房、買大件消費品或者拿錢進入金融公司,不買就開除。有的房地產商拿房子給供應商頂賬,供應商賣不出去房子,等於拿不到貨款,這種傳銷模式,比安利等日用品傳銷、1024等金融傳銷,對民眾經濟的損傷更嚴重。

GDP下降40%相對容易算出,失業率達到50%的狀態需要多一些分析。GDP 的計算公式很簡單,GDP = 銷量 X售價。當中國生產的銷量下降,售價下降,GDP就下降。而失業率與GDP並不完全相關,即使在農業和出口方面,GDP表面上穩定,失業率也在大幅上升。

按照上述分類和計算公式,GDP與失業率的狀況,根據不同行業數據分析和匯總,大致計算如下:

三、農業數據分析——GDP相對平穩,實際失業率超過70%

農業GDP的變動估計不明顯,而農戶破產/實際失業率極高。其中的關鍵在於,豬肉養殖戶和蔬菜水果種植戶大規模虧損,而且無法恢復。農業細分兩部分:

1、肉蛋奶等環節:GDP 估計相對穩定

當銷量乘以售價,規模極大的豬肉GDP 有一定下降。在2019年9月,根據不同地區,豬肉價格大致上同比上漲100-200%,銷量下降50-80%,因為很多地區已經很少有豬肉可賣。豬肉供應急劇減少,同時豬肉價格暴漲。由於供應下降的幅度超過價格漲幅,兩者相乘,豬肉GDP應該下降。

雞蛋和其它肉類GDP 翻倍。雞蛋和其它肉類的價格隨著豬價暴漲,而且雞蛋和其他肉類供應有一定增加,意味著GDP翻番,但是雞蛋和其它肉類佔肉蛋奶的總供應份額較小。所以,肉蛋奶的整體GDP估計有一定漲幅,但幅度不大。

肉蛋養殖戶的失業率估計在50%至70%之間。其中,生豬養殖戶失業率超過80%,禽蛋養殖增加,吸收部分失業人員。主要分析如下:

A、在豬瘟之前,雖然生豬存欄數穩定,但50%的養豬人員已經失業。環保風暴和供給側改革瘋狂操作,各地強硬實施留大關小的政策。中共基層單位不僅強行關掉中小豬場,並到農戶家中強拆豬圈,中共的強制操作造成大量中小生豬養殖戶失業。從就業角度,中小養殖戶創造主要就業部分。大型豬場雖然規模大,但就業人數很少。即使生豬存欄數穩定,消滅就業人數也達50%。

B、豬瘟爆發後,進一步製造失業,失業率超80%。豬瘟快速擴散,在環保風暴中漏網的中小戶和散戶基本被消滅,又消滅大部分大型豬場。大中小養豬戶血本無歸,只剩少量大型豬場,有能力採取嚴格的隔離措施暫未受影響。生豬存欄可能剩餘1/3,但就業人數不及過去的1/5,即失業率80%以上。

C、80%的失業率無法下降。由於豬瘟極其頑固,無疫苗可防治,在可見的將來難以恢復生產。考慮到損失慘重和血本無歸,生豬養殖的實際失業人數既成事實,無法明顯恢復。

D、由於肉類價格暴漲,雞鴨和魚類養殖將大幅增加。其中,雞鴨養殖增長會很快,吸收一部分人口就業。但歸根結底,雞鴨養殖規模較小,只能部分填補生豬飼養的失業人數。

2、蔬菜水果價格下降明顯,糧價平穩,因此GDP下降明顯,絕大多數人失業

在GDP方面,水果蔬菜類價格暴跌,屬於供應增加和需求減少的雙重壓力造成,三重因素導致GDP大幅下滑:

A、供應大幅增加。由於城市失業率急劇上升,大量農村人口被迫返鄉。在中共返鄉創業的號召下,返鄉人員為了維持生計,指望通過水果蔬菜獲利。當大量人口同時種植果蔬,導致產品大量增加,供應過剩。

B、需求大幅減少,並將長期化。隨著城市經濟崩潰和大規模返鄉,對水果蔬菜的需求大量減少。同時肉蛋價格暴漲,擠佔民眾消費,人們普遍減少對水果蔬菜的購買。農民工大規模返鄉,民眾快速變窮,消費低迷,長期消費消失。

C、季節收儲冷藏的數量驟降,進一步導致價格暴跌。在過去,中間商在收穫季節大量購買水果,存入冷庫,供應全年的消費。這種操作整體上維持果蔬價格,讓農戶擁有更多收入。經濟崩潰後,收儲的中間商急劇減少。在收穫季節,大部分水果爛在地裡,農民失去收入。

在失業率方面,農民90%以上虧損或破產,可以看作實際失業。農民工失業回鄉後,在中共宣傳裡被稱為回鄉創業。農民首先考慮的是種植蔬菜水果,因為種糧虧本。蔬菜水果大量生產出來,價格暴跌,引發更大規模的農戶損失和破產。不僅新種植的農民失去希望,還拖垮既有種植戶。由於消費不可恢復地下降,供應長期過剩,當前虧損必然長期化,最終走向全面破產。所以,90%以上虧損可以視為失業。

糧農能獲利的極少,基本上僅夠口糧,需要從事其它工作維持消費,不算就業。按照這個標準,糧農就業率本身不超過1%,可以忽略不計。   

中共看到失業潮和返鄉潮,無計可施,只好動用喉舌鼓吹「回鄉創業」。結果,新返鄉創業的人,不僅不能創造就業,還將過去一直種植果蔬等經濟作物的農民拖下水。當農民之間惡性競爭,共同虧損,等於增加農村失業。兩方面結合,農村貧困和失業必將長期化。

需要強調的是,在農村失業率中,近期返鄉的農民不計算在內。中國長期的城鄉二元結構,製造出數量巨大的農民工。農民工表面是工人,戶籍和心理是農民。當城市經濟下滑,農民工大量返鄉,中共粉飾太平,不把返鄉人口計算到城市失業人口中。但是,本文在宏觀計算真實失業率,把農民工算作城市就業。農民工失業後,雖然人回到農村,但也算作城市失業率的一部分,在以下的其它行業數據中進行計算。

即使過去3年內返鄉農民工不算作農村失業率,只計算靠務農為生5年以上的農戶,農村失業率也超過70%。生豬養殖就業崗位大量被消滅,果蔬價格暴跌又拖垮長期農戶,保守估計的農村失業率超過70%。(未完待續)

(中國經濟文化研究所供稿,2019年11月4日)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