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放生 可能比殺生更殘忍!(組圖)


放生 動物
如此「放生」不會積德 也許真的「放過」才會(網路圖片 下同)

【看中國2019年11月19日訊】2016年4月,有十多人抬著幾大籮筐魚在北京河北交界的潮白河邊祈福,甚至還有人給活魚「愛」的親吻,人魚吻別,整個場面猶如童話故事一樣唯美,但是很快就真的成了生離死別。

隨著儀式結束,這些人將魚全部潑進河水裡,當時的河水連顏色都是黑的,散發出惡臭。那些被祈福的魚兒,沒有足夠的福氣熬過河水的折磨,很多魚一下水就翻肚皮了。

放生瞬間成了殺生。


2012年9月2日,北京什剎海前海水面上出現了一片翻白的死鲇魚。據瞭解這批鲇魚是前天上午放生的。

這也並不是放生者們鬧出的第一出鬧劇。

很多人對放生擁有一種強烈的執著信念,而且還覺得放生的動物越凶猛,就越有靈性,放生行為也就越有功德。打開放生貼吧,你會看到一個全新的世界。

每天各種放生戲碼輪番上演,放生的動物也是五花八門,從魚籽到草魚,從泥鰍到草龜,從毒蛇到食人魚。世界萬物,皆可放生。

為什麼中國人這麼喜歡放生?本屆放生者們究竟有多野呢?

世上沒有什麼是不可以放生的

這年頭放生物種可謂越來越野。

不久之前,河北井陘縣南張井村村民在山坡上發現多條1米多長的蛇,荒山野嶺,眾蛇出沒,這麼多設可把村民嚇壞了。當地林業部門接到報案之後迅速上山搜鋪並且展開調查,最後抓回十多條身長1到2米的菜花蛇,估計是人為放生的。

2016年6月1日,四川成都,許多放生的蛇被村民打死。數百條放生蛇爬進小村,村民無奈每天打蛇。

更早一點,8月11日,北京昌平一男子在河溝旁釣魚時發現一條2個月大的小鱷魚。經鑑定為東南亞的暹羅鱷,該鱷魚成年後可達2米,生性凶猛,疑似違法放生。可能放生黨們沒有想到這條鱷魚還是個潛力股吧。

除了放生物種越來越野,放生形式也跟著推陳出新,以往固定地點放生,現在還有人打「放生游擊戰」。


2016年02月22日,山東省濟南市,眾多市民來到大明湖南岸,以每斤4.5元的價格購買鯉魚和鯽魚,集體將魚兒放生到大明湖

今年,有兩個小哥相信放生毒蛇可以帶來福報,於是流竄至雲南西雙版納和江西井岡山放生毒蛇。這兩人的這趟放生之旅橫跨多個省份,遊走超過1500公里,真可謂無比虔誠。可惜最後沒帶來福報,反而帶來了罰單。9月29日林區森林公安局依法對這倆違法當事人做出林業行政處罰,同時這倆人還得面臨民事訴訟。

除了放生各種刷新人們認知上限的生猛動物以外,放生界的創意和腦洞從未停止。當放生猛獸已經不足以讓放生組織者在競爭激烈放生江湖當中立足,部分放生者就另闢蹊徑。

最有創意的恐怕就是下面這家,他們放生的不是猛獸,而是礦泉水。請注意,可不是什麼水都可以得到放生的待遇,被放生的水可是已經「修道成仙」的。被放生之水,要經過焚香,禮佛,還有念詞,再誦大悲咒21遍,最後再禮佛三叩首才算完,經過這麼些工序,這水就不少普通的水了,而是大悲咒水了。組織者鼓吹一碗水有四萬八千蟲,仔細想想,放生一次就幾十上百上千,放生一次抵得上百次。真是高效率放生。


2017年4月29日清晨,四川南充,在嘉陵江南充段,來了一群放生者,他們用車拉來七八袋魚在江邊放生,還跟魚說話

放生者自有一套「神化」理論,他們把自己放生的動物都在心底裡供奉為「仙」。每當自己放生的動物,例如烏龜或者鱉下水之後轉身游回來,放生者們便會立刻掏出手機拍照發微博和朋友圈。

「看!小烏龜小王八會感恩會報恩啊!」事實上真的是龜仙回來報恩嗎?想多了吧。人家龜「仙人」游回來純粹只是想活著。龜鱉類動物分陸棲類,半水棲龜鱉類和水棲龜鱉類等。只有水棲類龜鱉可以生活在深水當中,但是水棲類龜鱉就喜歡溫暖,喜歡游回來晒晒太陽,沒惦記著放生者。


2016年11月13日,福建某地放生池,池中遊走烏龜的背上寫著放生者的名字

其餘大多數種類的龜鱉要麼只能生活在水位不能超過自身背甲高度的淺水中,要麼生活在陸地。2013年有人在常州青山公園放生,最終600只甲魚全部暴斃。真是逃過菜市場,也逃不過放生的修羅場,那些「甲魚仙們」心裏應該有很多句話要講吧。

放生便宜了誰

龜「仙」和魚「仙」一放生就直接歸西的鬧劇,始終無法阻止非法放生者們自嗨。跟著嗨的還有被放生者們養肥的人,例如各種為放生活動供貨的養殖戶們。

2018年1月,一些海口的放生組織在微信群上組織放生活動,放生的動物種類眾多,其中不乏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玳瑁和各種海龜。

這已經不是他們第一次組織放生活動,從2007年8年開始,他們的放生生意從沒斷過。各種放生動物明碼標價,放生一隻中海龜單價可達3500元,每日因放生所獲金額從幾萬到幾十萬不等。價格雖貴,但是掏錢的人還真不少。一些放生組織的QQ群裡,只是為了「救助大蛇」,每人都掏了幾百塊,甚至掏幾千。這些人看來真是已經有錢任性,連動物的影子都沒看到,就憑著群裡幾張照片就慷慨地掏出十萬八萬。

另外,很多做放生生意的組織也充分考慮到部分放生者想積累功德,但是又懶得去或者沒有時間去放生的需求,分分鐘上線「代放生」需求。

放生者沒空?沒事!只要出錢,不需要親自到場也會有人代替放生,還錄視頻為證,讓放生者宅在家就可以看著自己親手買下的動物放生。但是顧客花了錢,那些動物就真的被放歸自然了嗎?


2016年03月09日,濟南,在放生點的下游100米處,村民身穿連體防水服,帶著漁具站在齊腰深的黃河水中,散網捕撈剛剛放生的魚兒

不一定,根據一些媒體的報導,放生動物並沒有回歸大自然,而是被循環利用。很多放生活動結束之後,都有人把放生的動物再抓回來,等著下次放生賣個好價錢。說好的讓魚「仙」回歸天地,怎麼偷偷又把魚仙「請」回來了?

放生才是殺生

放生者總以為自己拯救了生命,積累了功德,卻想不到放生可能殺死更多生命。放生帶來的第一個問題,是外來物種入侵,很多動物在家裡養養可以,放到野外就是其他生物的災難,最典型的案例就是柳州食人鯧事件。


2015年3月28日,在山東省無棣古城舉辦的津冀魯三地聯合大型放生現場

2012年,柳州市民張先生在給狗洗澡時,突遭三條凶猛魚類攻擊,以至於手部被咬下一塊肉。經鑑定,該凶猛魚類為食人魚種類當中的桑氏鋸脂鯉,具有很強攻擊性。原產自南美洲的食人魚之所以能夠出現在地球另外一側的柳州,當然也是拜放生者所賜。許多放生者不顧對自然環境的影響,就直接將生物放歸自然。

放生的動物哪怕死了也會對生態環境產生影響。特別是對水質的影響就是比較直觀的。2016年,研究者針對存在放生現象的北運河水系進行調研,發現放生現象與水質惡化之間存在顯著影響。

 


2006年11月13日,南京烏龍潭公園裡飼養的烏龜。由於放生進池的烏龜太多,池塘的水質堪憂。

這主要是因為放生的魚類通常到了新的水域很難存活,這些魚翻肚皮之後,還成為污染水體的污染源,造成水面死魚叢生。

另外,放生者們似乎不清楚,這種盲目放生可能涉嫌違法。根據《野生動物保護法》等有關法律規定,放生必須辦理相關手續,取得合法資格,否則,都是非法放生。上文當中提到的雲南瀾滄江邊「放生」蛇事件,當事人被立案調查。

這麼看來,放生礦泉水還真是最功德無量的放生,至少它人畜無害啊。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